• 第九章 了结

  “嗯?这是?树枝?”我接过王一递给我的东西有些讶异,这是一截树木的枝干,大概有一米长小孩手腕儿那么粗,这要不是这东西放在一个红色盒子里,就这么一截枯枝,想来谁也不会觉得有什么特别之处,不过话说起来,那装树枝地盒子倒是有些门道,不说那红漆经久不掉定是上等,单上面一块梅花烙印,就镀了一层厚厚的金箔。

  我正暗自思量,不远处的胡小均看到我手中的枯树枝,竟然直接跑过来,说道:“这是…我们石槐村的槐树枝”

  “槐树枝?”我问道。

  “一定是,这一定是槐树枝。”胡小均有些激动道。

  我发誓这是我见这个铁面律师第N次激动了,整个一激动哥啊,一开始的那股淡定劲儿早不知道跑他哪个大爷家去了。

  “我们石槐村之所以叫石槐村,第一个原因是姓石的人比较多,除了我家和大根叔家,全村大多数人都姓石,第二个原因就是槐树,这后山不知道为什么,除了槐树其他树木都活不了,老一辈儿的人伐木,打猎,做生意,都靠这槐树生活养家,所以槐树在这儿很受欢迎,这才有了石槐村的名儿,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后山的槐树也都开始枯死,直到十年前,连最后一棵槐树也死掉了。”胡小均说着话,接过我手中的槐树枝,看了半响,接着道:“我知道外面社会认为槐树不吉利,是鬼树,不过在这儿,没有人会那么看它。”

  我没有说话,也许是不忍心打断他,也许是其他,社会本没有好坏,存好坏的永远是人心,槐树被人认为不吉利这是自古就有的,但真是槐树不吉利,还是用槐树的人不想它吉利,这又有谁说的准呢。

  又过了大概一个多小时,李大根和几个村民也都挖出几个一模一样的红色盒子,里面也都装着槐树枝,不同的只是长短和粗细,数了数不多不少整整四个。

  此时已经中午时分,刚立秋天气还有些炎热,一帮人嘻嘻哈哈大摇大摆的准备着回村,我和二叔走在最后,二叔边走边对我说道:“能确定么?”

  “放心,没跑了。”我说道。

  “呼,他娘的,害我来之前那么担心,原来是个伪煞局,看来之前那张鬼脸的尸心煞也是虚而不实,这世上竟然有这种高手,嗯,哎呀不行,这次事儿完了,说啥也得让王胖子涨涨价,我这精神损失费,他可得给啊。”长出一口气,二叔就是这么没心没肺,没说半句正事儿就又打起了王一的主意。

  “行了,虽然是伪煞局,你也别太掉以轻心,白天开棺晒它一天,今儿晚动手也省些功夫,不过我倒是挺佩服那个摆阵的人,以相应年轮的槐树为媒,红漆盒为咒,还有那个像梅花一样的古代铁秤印,要不是我以前看过这方面的书籍,呵呵,还真不好下结论。”回忆着之前那些挖出来东西时候的猜想,我不禁笑道。

  二叔哼声一笑不再多言,他很不服气有人比他强,而那个能摆出这种阵法的人,显然有实力挑战他的权威。没多久一行人便到了村子,几个村民一番客气后也都各自回家去了,我们几人都聚集在了李大根家里,因为之前我有交代晚上我和二叔会去后山做法,叫所有村民都不要出屋以免意外,所以这个时候,他们也不好来打扰我们,希望我们能够好好休息准备一番。

  只是一路回来王一心事重重,我叹口气,暗道他应该知道了些什么,于是走到他身边,拍拍一旁的石墩子示意他坐下,然后我自己也蹲在一旁递了根烟给他,说道:“你知道了吧。”

  王一拿烟的手微微一抖,点燃之后长吸了几口,方才说道:“真的…是么?”

  “嗯。”我点头道。

  q酷:;匠网唯|一~正G版‘g,◎其他都W是盗●版7G

  良久,王一才有些哽咽的说道:“唉,算了,这次带回去,也算是我这个当儿子的尽孝了,这趟有劳刘先生和葛先生了,现在我只求能让老人家落叶归根可以安息,咳咳…”说到这儿的时候可能太激动,王一硬是被香烟呛出了眼泪。

  李大根不知缘由,看到王一被呛的厉害,忙从屋里舀出一碗水来,递给王一道:“老王,没事吧,来,喝点水,顺顺。”

  扔掉手中的烟头,别过王一和李大根,我便回屋休息去了,想着今晚的行动,心里还是有些不踏实,尽管后山那处不是真的鬼煞局,但却并没有让我感到轻松,祠堂一役对我影响很大,说白了就是后怕,今天在挖后山坟的时候,我就想到了一件事情,就是我把祠堂和后山的顺序弄反了,如果是真正的鬼煞局,那么我先灭祠堂后上山就是正确的,可偏偏它是个伪的,一切就又都不好说了,总之今晚势必会有一场恶仗要打,唉,可能有意放松身心,想着想着我就睡着了。

  等我再醒来已经是晚上八点钟,是被李大根叫醒吃饭的,二叔这老小子也睡着了,在我脚边坐个凳子靠着墙,睡的鼻涕泡都冒出来了好几个,我使劲儿踹了他一脚,待他醒了之后两人吃过饭,收拾了一番要带的东西就出发了。

  晚上的石槐村很凉快,加上天气不错还有一弯残月,如果身边再有佳人相伴,那就更完美了,只不过这些我也只能想想而已,真实的我现在身边只有一个老不正经,边哼着不着调的情歌,边嘀咕我不该吵醒他的春梦,关键还是我们正在前往和不知名老怪相聚拼杀的道路上。

  后山,廖婆婆坟前。

  “死老太婆,你大帅爷爷我来啦,哇哈哈哈!”二叔拿着一把大砍刀,一脸张狂的撕下棺底上贴的符纸,然后急忙跳出棺材吼道。

  霎时间,阴风骤起,“嘭!嘭!嘭!”坟地里平放的廖婆婆的棺材突然被某种大力给丢了出来,接着我就看到了让我头皮发麻的一幕,只见一个满脸爬着蛆虫的老人,身穿黑白破衣凭空而立,长长的头发疯狂乱舞,每一根都像毒蛇一般,嘴中不停发生“咯咯咯”的叫声。

  “廖,廖婆婆”我颤抖着嘴唇喃喃自语。

  二叔好像也吓了一跳,不过应该是对前者的造型不感冒,说实话,这时如果给他换上一身道袍,形象绝对算得上一独眼道人。

  “咯咯咯,死!”廖婆婆没有张口,话是从肚子里发出来的,但依然阴森无比,说完之后如蛇般的长发肆意乱舞,其中一些直接冲向我俩。

  “哼,怨念深重,今天留你不得!”二叔一刀劈开眼前长发。

  而我一边闪躲一边对二叔高喊:“乾位,坎门,离火符!”廖婆婆虽然只是个伪煞局的产物,但仍不可小觑。

  二叔听罢赶紧挥动大刀踏起七星步,七步走完两脚刚好踏在乾位,坎门两处,接着从口袋摸出一张符念念有词,念罢直接贴在大刀上。

  在二叔行咒的时间,我绕着廖婆婆用朱砂扰乱她,可没多久就感觉体力不支,脚下一个踉跄绊倒在地,然后脚腕一痛,一股长发缠着我拖向廖婆婆,越勒越紧,我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大喊:“瞎子,快,快!小爷我要归位啦!”

  还好二叔这家伙靠点谱,赶过来一刀斩断那些头发挡在我身前,没等我感叹,这老小子神情嚣张手举大刀,一手竟然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点燃抽了起来,边抽边叫嚣道:“妖孽,不管你身前如何,如今你为害一方,还不乖乖受死。”

  廖婆婆当然不会理会二叔的叫嚣,不过看她那样子好像也挺惧怕二叔手中贴符纸的刀,踌躇片刻,突然仰天发出一阵凄厉的叫声,那声音就像一百只乌鸦被人同时掐中脖子一样刺耳,让人听了心神一晃,极为难受。

  我脑中念头一闪,脸色骤变急忙对二叔喊道:“快阻止她,她在叫尸。”

  二叔听我一喊,脸色也变的凝重,他快速从脖子上把挂着的一枚铜钱撕下,眉头一皱一口舌尖血喷在上面,大喊一声“敕”便抛了出去,铜钱化作一道金光射向廖婆婆,然而就在两者即将接触的瞬间,廖婆婆已经停下叫声,而与此同时她身前突然站起一道人影,刚好挡住了那枚铜钱,“嘭”“呲”瞬间而已,那道人影便被轰飞出去。

  吗的,这家伙太狡猾了!

  不多时后山坟地“嘭嘭嘭”起了五具尸,纷纷朝我们扑过来,虽说速度不快,但一个个面目狰狞,浑身上下没一块完整的地方,全都缺胳膊少腿儿,唯一相同的一点恐怕就是这些人都是男的,而且身上都有和我在祠堂遇到的鬼物一模一样的鳞状脓包,甚是恶心。二叔抓出几张符给我,告诉我这些行尸速度慢好对付,让我自己处理,他则要去会会廖婆婆,我接过符后没有推脱,拿出罗盘便冲了上去,这种时候行动才是最重要的。

  不理会二叔和廖婆婆的战团,我盯着眼前正在一一逼近的五具行尸,后背早就开始发凉,其实光听二叔那边时不时传出的骂娘声,就知道那老家伙多半不会出什么叉子,倒是我自己得好好掂量掂量。在我乱想之际,那些行尸却不会管这些,相继朝我冲来,浓烈的腐尸味扑面而来,我眼见如此,却知道不能再退,伸手一狠心咬破食指,找出一张“镇”字符,努力稳住心神,脚步移动穿梭在行尸之间,天知道我给自己做了多少心理建设才做到这些。

  “吼吼吼!”几具行尸互相碰撞却无奈抓不到我,急的连连怒吼,不过这倒让我心里放松不少,这些家伙比起祠堂的那恶心老兄来那可差太远了,简直就不是一个量级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