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再大意,我先贴了一张符在自己身上,然后抓了一小把朱砂继续紧盯着罗盘,上面的指针正在微微的转圈,许是刚才一番试探,那鬼魂吃了些亏,所以才没有继续攻击,我倒巴不得他多转一会儿,趁这功夫我偷眼瞧了下外面的天色,已经开始慢慢看不到光亮了,心中不免越发着急,有些后悔自己的冒失。

  此刻整个祠堂的温度开始慢慢下降,这是鬼魂气场开始慢慢暴戾的现象,看来那家伙是等不及了,心念刚落,突然罗盘指针一动就指向祠堂正门的方向,还没来得及等我反应,脚腕处猛然一紧霎时一股刺骨的冰冷蔓延至我的全身,不过瞬间便又恢复了,继而一声惨叫响起!

  “啊!”

  这…这是什么?我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事物,感觉头皮一阵发麻,脑中也出现了短暂的空白,只见在我两米外的地方突然凭空出现一道白影,一边往后退一边凄厉的惨叫着,披散的头发沾着血丝,指甲更是有七八厘米那么长,除了一只手臂有些煞白,其他裸露在外的皮肤上,都长满了一种暗灰色的鳞状脓包,五官早已溃烂,和上面的鳞状脓包和在一起,要多恶心就多恶心,此刻“它”正用那翻着白肉的眼睛恶狠狠的望着我,肚子里发出一阵如同野兽一般的惨叫。

  “他大爷的,呕…”我忍不住拍着胸口一阵干呕,这老兄的卖相,哪还用得着跟人打啊,光恶心都能把人恶心死。

  不过此刻容不得我多想,那鬼物刚才明显受创不小,现在正是我攻击的好时机,趁它病,要它命!我赶紧把身上仅有的两张符拿在手里,一个箭步冲上去,忍着恶心把手中的符贴了上去,那鬼物见我冲来也不闪躲,竟直接抓住我的手腕,顿时疼痛和刺骨的冰冷又一次蔓延至我全身,眼中也有些恍惚起来,直到那鬼物的脸冲我伸过来,我才一个激灵,赶紧牙关一紧,一口舌尖血就喷了出去!

  “啊呜!!”

  那鬼物捂着脸一阵惨叫,面目更加狰狞,趁这空档儿我立马把手中的符贴在他身上,转身又跑到供桌前拿起之前掉落的罗盘,然后把剩余的朱砂全部涂抹在罗盘底部,正当我准备咬破手指的时候,那鬼物嚎叫着又冲了过来,身上还在冒着青烟,不过好在两张破煞符到底还是对它造成了不小的伤害,动作不再像之前那么迅速,我慌忙躲开,“当啷”一声手中的罗盘又掉在地上。

  “我草!”我忍不住一声大吼,转身便准备去捡,这罗盘可是我现在唯一的法器了,在其底部有一个八卦法阵困字阵,是我爷爷传下来的,只要将特定的朱砂涂在上面,用食指血引用便可以封魂定魄,我自从做了风水师这一行当,还从没用得着过,之前都差点忘记了,现在这种情况,可成了我保命的唯一机会了。

  那鬼物见我回头,便伸着锋利的指甲又扑了过来,我边闪躲边朝罗盘掉落的地方移动,可这老兄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总在我快碰到罗盘的时候,就嚎着恶心的调子扑上来,眼瞅这家伙的速度开始越来越快,我也感觉越发的不妙,躲过鬼物的又一次攻击,突然我眼中一亮,刚才这家伙在扑来的时候,因为惯性直接冲向门口的方向,可是竟然好像撞在一道透明的玻璃上,被反震了回来!

  心中一动,也不知道从哪来的力气,我咬牙冲着那鬼物冲了过去,在临近的时候甚至能看见那恐怖的指甲在我眼中极速放大,暗叫一声大丈夫能屈能伸,我身子一低边咬手指边从那家伙的裆下蹿了过去,不理会后面的情况,我赶紧拿起地上的罗盘,在上面几处地方分别点了一下,然后转头便准备对付那恶心鬼,可当我刚转过头,却直直吓了一大跳,一张无比恶心的肉脸竟然直接贴了上来,一股恶心的腐臭味直让我胃里一阵翻滚,要不是它是站着我是趴着,中间还有些空隙,这个距离绝对是要接吻的节奏啊!

  jh看正版…章…节I上酷匠?网

  看着那鬼物咧着嘴,伸起大长指甲嚎着掐向我的脖子,我慌忙闭上眼睛将罗盘举起,感觉罗盘突然一重之后,四周便静了下来,等了片刻我才睁开眼睛,四下早已什么都没有,要不是之前那鬼物的恶心形象给我留下了阴影,我都怀疑之前的一切是否真实发生过!

  “呼”

  我长出口气,感觉像被抽干了所有力气一样,从兜里掏出烟,点燃之后深深吸了一口,等了大概半个小时,起身收拾了一番,才缓步走出祠堂,和我猜想的一样,只要消灭了那只恶鬼,鬼挡墙才会消失,没走多远就碰上正举着火把赶来的二叔他们一伙人。

  二叔见我狼狈的样子也不多问,只是围着我转了一圈,确认我没啥闪失后才瞪了我一眼,说道:“行了,啥也别说了,先回去吧。”

  李大根本来还想说什么,听我二叔这番话后,也就不好再多问,我知道他在担心祠堂的事情,有心告诉他,只是感觉身体有些虚弱,脑袋也泛迷糊,就简单的说道:“大根叔,祠堂的事解决了,别的等咱们回去再说吧。”

  石槐村,李大根家。

  我把在祠堂的经过告诉了二叔,此刻就我们两人在这里,因为李大根家屋子少,王一他们就都去了胡小均家住,我说的很详细,二叔是这方面的专家,捉鬼拿妖那可是他的老本行。

  “嗯,要我说,你小子还真是蠢的可以,当时要换成我,哪容那鬼物那么嚣张,早就三下五除二把它给灭了,不过好在你小子命够硬。”二叔吐了个烟圈,老神在在的说道。

  “少扯淡,小爷我是被恶心的一时大意了而已,不然能困的住我?”我一脸不害臊的抢过他手里的烟屁股,猛吸一大口。

  可这老小子倒好,坐在一边抱着双臂也不答话,似笑非笑的就这么看着我,我一看他那模样就来气,把手里的烟屁股吸完一扔,火道:“说,哪个孙子说我的血辟邪来着,说什么鬼都怕,老子真是信了你的邪,我看祠堂那老兄看见我的血比看到他二大爷还兴奋!”

  像是说到二叔的尴尬处,这老小子脸色微红,不过瞬间便又恢复到常态,一脸长辈式的腔调说道:“哎呀,大侄子真是可爱啊,说什么你都信。”

  说真的,要不是我脚上有伤,我一定在他那张笑出褶子的脸上印上我四十二码的鞋底印,妥妥的!

  不想再刺激我,二叔斜着眼道:“你刚才说,那不是普通的鬼挡墙?”

  “五行镜像!虽然我不怎么懂降妖除怪,但普通的鬼挡墙绝对到不了那个地步。”说到正题,我也不再含糊。

  过了一会儿,二叔有些不确定的说道:“难不成是…阵法?”

  “应该错不了,在和那恶鬼纠缠的时候,我看它也出不去那祠堂,再加上我先前发现的那东西,所以猜测它是被当作阵眼来封印的,只有灭了它阵法才能破除。”想起之前在祠堂的一切,我皱眉说道。

  二叔对我上下打量一番,嘴一撇道:“什么狗屁猜测,不就是瞎猫碰上死耗子,那玩意儿也是块废材,竟然被你这么个半吊子给灭了,太不专业了。”说完还摇着头,那模样好像我能完整回来,让他挺失望。

  懒得理这个老不正经,我拿过背包把之前在祠堂发现的东西拿出来,这是一块砚台,黑漆漆的还挺重,我边仔细端详,边说道:“对了,你去小律师家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发现,他哥什么情况。”

  “能有什么情况,丢了两魂六魄神志不清,我试着招了一下,没什么作用,应该是被封住了,明天把后山坟地那边的事儿解决完,把魂魄招回来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不过他身上的伤就得慢慢养着了。”二叔打着哈欠,接过我手里的物件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