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斗鬼

  通过了解,我们对石槐村的现状有了一个大概的认识,从三年前到现在,村里现在住的这十几户人家,几乎每家都有和胡小均他大哥一样遭遇的人,现在都瘫在床上无法行动,甚至无法思考,而且身上还长一层奇怪的暗灰色脓疱,有的已经断了生机,家人想埋进祖坟又怕不得安宁,只得安葬他处。

  而最近这段时间,每天深夜祠堂方向都有凄厉的哭声传出了,还都是男人的哭声,有时甚至还能听见一道女人的笑声,和哭声掺杂在一起很是诡异。

  我正想着,突然眼睛看到一旁发愣的王一,忽然想到什么,“大根叔,村儿里有没有一位姓廖的婆婆?”

  话音一落,二叔也立马望向李大根,对于王一身上那道残魂口中的廖婆婆,我们一直有所顾及,因为以之前我和二叔的推断,石槐村很可能有一处煞局,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煞局,真的是鬼煞局?还是其他什么?还有二叔说王一可能有事情瞒着我们,到目前为止这一切都没有答案,而王一身上残魂所说的廖婆婆就是我们现在唯一的线索,所以由不得我们不重视!

  “姓廖…的婆婆?以前倒是有一个姓廖的老人家,不过早十年前就去世了?哦对,就是十年前那次拆迁,听说拆老人房子之后就去世了,尸体都好像烂了,好在她自己家里有副棺木,乡亲们帮着葬了,不然难免落得个被那些牲口…唉,说来挺可怜的,啥时候死的都没人知道,咋了,你们知道她?”李大根疑惑地看着我们。

  有门!我和二叔对视一眼,二叔转身正色道,“小均,你哥的事情我会处理,不过现在得先把你们村祠堂的事解决了。”说完又拉过王一,“你小子也别清闲,你不是找爹么,我可以跟你保证,不管是死是活,只要你爹的魂儿还在,我就能帮你找着,不过你也别给我耍心眼儿,有啥没交代的,赶紧给我痛快儿说完,不然…嘿嘿。”二叔扯了扯他那只瞎眼的眼罩,露出其中的狰狞,还真把王一给镇住了,要我说这王胖子心里八成一定后悔请二叔来了。

  暂且不管王一脸色如何,我们又向李大根打听了有关廖婆婆的事情。原来这位廖婆婆是石槐村的老人,老早以前就住在村子里,论辈分除了上一任村长外,恐怕就属这位廖婆婆的辈分最高了,老人家心地好,人缘好,只是命苦的厉害,一辈子无儿无女,老伴儿也在早年前儿文革的时候被拉去批斗了,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之后老人就孤苦无依,平日里生活乡亲们能帮也就都帮衬些,而老人却并不愿意占别人便宜,便经常去打理祠堂和那些无主坟的一切,另外,老人的房子就是原先离后山坟堆最近的一处小破屋。十年前因为石槐村地处政府开发区范围,拆迁队强势拆迁,老人年岁大成了钉子户,最后等拆迁队走了没多久就死了,然后这里的村民就帮着把尸体埋在了后山。

  听完这些,我心中不由有些感叹,这TMD就是世道,人善人欺天不欺,我对二叔说,“现在是下午,应该没什么问题,我去祠堂转转,你一会儿先去小律师家,去看看他哥到底咋回事,把王一也带上。”

  酷C匠网首mm发w

  “你自己小心!”二叔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李忠祠,石槐村的祖宗祠堂,这是一座单进祠,对于像石槐村这样的村落来说刚好适用,简单而不失礼节,此时我便站在它的门口。良久,我放下罗盘若有所思,依罗盘上看,不客气的说,这祠堂的选地在这一带的确算不上上乘,可即使如此,也不应该会和闹鬼扯上关系,这里虽不是风水绝佳之地,但也风势通畅,单面靠山,大路环而不绕,水气易聚阳,整体应该还算不错,罗盘也无一丝反常,可这样才更加奇怪,因为探龙针探测之后,其针尖之处,尖中带红,尖后带灰,尖前带绿,还有湿气,分明是大凶之地!

  暗道一声麻烦,既然外面查不出问题,那就只好进里边来看看了,在风水相术里分内风水和外风水,外风水就是我刚在祠堂外面看风景的那一套,主要观察大的地势环境和气场走向,而内风水则是看室内事物的方位,格局,摆设。

  走进堂内,正面是一张不大的供桌,除了一些腐朽的瓜果,就只剩一个个已逝先人的灵位,我尽量无视那一大片牌位,低头拿着罗盘转悠起来,许是很久没人来了,房子的灰尘蜘蛛网到处都是。

  大概过了两个小时,我满身灰尘蹲坐在祠堂门槛,罗盘一扔,忍不住有些气急败坏,“他大爷的,这次完了得叫王胖子加钱,****的,老子多些年没干过这种体力活儿了。”我刚把整个祠堂都仔细的查了一边,最后终于在房梁上面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天知道我废了多大的劲儿才上去那处房梁,又费了多少功夫才拿出那件东西。

  这时天已经暗了下来,“呼!”一阵风吹了进来,吹的我忍不住打个哆嗦,看了眼时间,才下午四点,暗怪自己多心,不过还是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可当我去捡探龙针的时候,却惊恐的看到,一旁罗盘上的指针,正在“嘣嘣嘣”地狂跳不停!

  我眉毛中间出汗了,偷眼看了下外面的天色,再一看手表,哪是什么三四点钟,分明已经七点多了,这要不是夏天天长,太阳落的慢,这时候恐怕早就见不到丁点儿光亮了。

  吗的,着道了!

  我赶紧准备离开,等一会儿天全黑下来,恐怕就走不了了,可我前脚刚踏出祠堂大门,却立马傻眼了!眼前分明就是应该在我背后的祠堂正堂。

  “他大爷的,鬼挡墙!”

  暗骂一声,我赶紧从随身背包里取出一盒朱砂两张画好的符纸撰在手里,这是之前为以防万一准备的,没想到这么快就要用上了,我低头在食指咬了一口,顿时鲜血直流,顾不上疼痛,立马在罗盘上画了一道指路符,这还是以前二叔教的,说是碰上脏东西比GPS还好用,霎时,指针稳稳的定在了一个方向——供桌!

  此时天色越来越暗,阵阵阴风从门外刮进来,我紧盯着供桌方向,猛然几个大步,把手中符纸就贴了上去,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这是我们老刘家一贯的做事风格!

  “嘭!”

  符纸拍在桌上,然而一阵风过,竟然直接吹了下来,我眼睛都瞪圆了,吗的,上当了!我赶紧看向手中罗盘,上面的指针果然一下指向了我的身后,瞬间我的后背上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来不及多想,直接一把把手中的朱砂向后撒去,转头的瞬间,一口口水就吐了出去,这可不是我不卫生,而是生人的口水也叫真阳啖是可以辟邪的,所谓“舌尖血,真阳啖,驱阴魂,避鬼邪”就是这个道理。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响彻整个祠堂,然后一下又安静下来,让本来就很诡异的祠堂更增几分恐怖,而我本人更是被吓的不清,倒不是那声惨叫如何,而是刚才我转身的一瞬间,分明看见一只惨白色的手臂正缓缓向我伸来,但却在碰到朱砂的一霎那又消失不见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