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石槐村

  片刻之后,车内归于平静。

  王一流着哈喇子昏了过去,二叔低头嘟嘟囔囔不知道嘀咕什么,就这样大概过了两三分钟,二叔突然抬起头,对我说,“大侄子,这单生意,要不…你还是推了吧。”

  嗯?我一听有些意外,这和他之前教训我不要败坏青田门门规时截然不同,看来这次事情不简单,我示意他说下去。二叔瞧了瞧昏睡的王一,哼了一声,“我看这次事情不简单,这孙子肯定还有事儿瞒着。”

  “…什么事?”

  “我怎么知道。”

  我眉毛慢慢皱了起来,他又赶紧说,“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肯定不是好事,刚才那鬼脸眉心的红色细线,那叫尸心煞,只有风水局中鬼煞局出来的厉鬼才会有。”

  听完我只感觉后背一阵发凉,脑中浮现出从小学习的风水方面有关煞局的记载。

  所谓煞局,就是以死人棺木,加以风水道术,按周易星象阴阳八卦等玄术,寻找特定方位来聚集阴气,煞气和怨气,待时辰一到而自然形成的局,一般煞局的形成,都是要找阴气比较重的地方来进行演算,其各种煞局形成也各有不同。比如三煞局,就是以三处墓穴为局,每处墓穴都有两口棺材,一个为主棺,是真正墓主的棺木,也叫“天棺”,另一个是陪棺,也叫“坐棺”,是墓主的陪葬,通常用活人下葬,积其死后的怨气,形成厉鬼,从而达到守护墓主棺木的目的,由此而形成的局,其阴狠程度可想而知。

  而二叔口中的鬼煞局更为难缠,具记载,鬼煞局是由一处棺木四处鬼穴为基础形成的局,其中只有墓主的墓穴才有棺木,而另外四处,是以髫年、桃李、半老、花甲身穿红衣的女子,将其活生生埋入地下九尺,再在每一个女子口中,放入一枚刻上符咒的红漆铁秤(一种常用于巫术中的极其精致的法器),如此只要时间足够,煞局必成。

  在我们青田门门规里,有一条是青田老祖当年亲自立下的,也是绝对不能违背的,就是凡青田门弟子,一旦遇到有邪物危害荼毒生灵,必尽全力灭之!眼前这个鬼煞局,在我不知道之前还可以说推掉,但现在已经知道有这么一处鬼地存在,那就绝对不能再放任不管了。

  我调头看着二叔还在嚷嚷,叹口气对他说,“不是说青田门门规不能坏么,再说那二十万大洋,你真不动心了?”

  “你懂个屁!”

  “别不好意思嘛。”

  “我问你,钱重要,命重要?”

  “命重要,祖宗规矩重要?”

  ……

  我俩你一言我一语的叫上了劲,到最后都沉默下来,他丢支烟给我,自己点燃一只,车子里又安静下来。

  其实我知道,他是担心我的安全,我们这一脉,到我这辈儿就剩我一个独苗,他怕我有个闪失,断了青田门的传承,但为了青田门的名声,他自己一定会去。

  别过头,我正要说话,一直昏睡的王一,这个时候醒了过来,晃颗大脑头边冲我们打招呼,边迷迷糊糊说道,“…两位大师别动怒了,也别发火,命是很重要的…。”

  滨海大厦!

  王一在杭州的分公司在这里的八层,走之前公司还有一些事情需要他这个老板去安排,毕竟这次去赣州的事情不小,可能需要一些时间。直到下午三点,三人才踏上前往赣州的火车。

  赣州,江西偏南部的一座城市,和省会南昌不同,这里虽然地处江西“南大门”,但却是江西人口最多,面积最大,历史也相当悠久的一座古城,用“不是省会,胜似省会“来形容也不为过。

  然而,此刻我和二叔却一点欣赏这座古城的兴致也没有,原因就是在我们眼前正有一群村民恶狠狠的瞪着我们,确切的说是瞪着王一!

  “哎呀。。各位乡亲,我真不是来祸害大家的,政策是国家订的,我就是个跑腿儿的,你们可要理解啊,这是为了大家好。”王一使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对眼前的村民说道。

  “屁,你少拿国家说事儿!咋?还想骗俺们咧,想欺负俺们农村人没文化?告诉你,俺们现在也有自己的律师,咋的!”一个领头的中年人指着王一。

  双方说话间,一个身穿西装的眼镜青年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先和领头的中年人耳语一番,然后看向我们说,“我叫胡小均,是石槐村的代表律师,现在你们有什么问题或者事情,可以直接和我谈。”

  C,酷O(匠t;网5-永久免费看|i小X说_c

  王一明显一愣,显然他也没料到这种状况,回头冲我们强笑一下,我摆摆手表示没什么,本来嘛,这种事本来就很正常,尤其是近些年,国家为了整体规划,树立城市的美好形象,像这样的“不得已”强拆,早就屡见不鲜,虽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但等到下无对策了,那眼前这幕,或许就是那些祖祖辈辈生活在一个地方的人的最后反抗吧。

  “胡律师,你是律师,这方面你应该懂得比我多,石槐村地处开发区,国家早就下了规定要拆旧建新,十年前就开始了,因为一些原因才一直拖到现在,如今其他周边的工程也都相继要完工了,这里是真的不能再拖了,再说国家是有补贴给每家村民的,也都不少,你帮帮忙给大家伙儿说说,实在不行..”王一顿了一下,犹豫道:“实在不行..我本人也会提供一些帮助,每家一千块,你看..”

  “不用看,王先生,据我所知,贵公司十年前的确接下过国家下达的,有关建设包括石槐村及其周围六个区域的开发权。”青年推了一下眼镜。

  “对对对。没错..胡律师说的没错,我这不就。。”

  不等王一兴奋一会儿,胡小均直接打断道:“但因为十年前开始破土动工,工程就出现了事故,所以政府当时就停掉了有关这里所有的单元项目,虽然贵公司近两年申请过多次重新动工,但都被驳回,直到两个月前,贵公司应该也只得到了确认动工,时间待命的消息,嗯。至于那次事故的原因,我找的资料里说是当时工程一开始就有多人失踪,再具体的就没有了,王先生,我说的没错吧。”

  这次不等王一答话,光看村民得意洋洋的脸,就知道八九不离十,我轻咳一声,知道不能再让王一说下去了,本想借他公司的名进村子看看,现在看来是行不通了。

  二叔这老小子不知道从哪捣鼓出一副金丝眼镜,从到地方后,就挂鼻梁上装起深沉,再配上他斑驳的白发,唏嘘的胡渣,独眼的特点,天知道我用了多大的理由才压住踹他一脚的冲动,这么吊炸天的装备,我咋就没发现。

  王一看我俩出来,便长出口气不再说话,我走到那群村民近前,对那中年人说,“大叔啊,这祖上留得东西,咱是要守住的,这是咱的根,你说对不。”

  “对啊,那肯定对!”中年人不假思索的点头。

  暗叹一声,我指着村子的一个方向,说,“那你说,咱村里的老祖宗们现在就真的安宁吗?”

  “。。你,你说这话啥意思?”中年人愣了一下,脸上露出一抹惊恐,虽然极力想要掩饰,可到这些农村汉子,哪里又能藏的住心思。

  我没再答话,而是弯下腰从随身的背包里找出一根铁针,四下看过之后,直接插在一块不算硬的地方,用力搅动几下拔了出来。可能因为这里最近下过雨的关系,残留的雨水和泥土混在一起稠的厉害。

  “小娃,俺看你恁小,咋乱说话呢。”人群中一位老人颤颤巍巍地说道。

  “是啊,你这娃,俺们祖辈都在这儿活,你咋能说恁话呢。”

  “就是..”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在我面前说着,听着像在怪我不会说话,但我分明能觉到他们似乎也迫切的想要得到某种答案。

  王一好奇的看了一会儿,说道,“葛大师,这,这,刘先生是在做法?”

  二叔白了他一眼,懒得跟他解释,只有和尚道士驱鬼辟邪才叫做法,风水先生的这套本事,只是对风水走向的一个探寻,这是最基本的道理,不过考虑到王胖子是雇主的关系,二叔也没太不给面子,“嗯,他在看这个村子的水土有没有问题,虽然这里距离村子中心还有些距离,但他的那根探龙针,不是寻常东西,看着吧。”

  “那,这里的水土,到底有没有问题呢?”王一愣愣的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