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我和二叔准备好了东西,就等着王一开车来接我们。王一来的很早,没让我们等好久。我坐上他的宝马车后,又向他介绍了二叔。王一说,他也听说过“鬼眼葛布衣”的名号,只是苦求没有门路找寻不到,现在好了风水界两大高手都被自己寻到了。他跟我们闲聊了一会,又说愿意把佣金加一倍。这么高的报酬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种不可拒绝的诱惑。但是,二叔却偏偏不买账。

  二叔直起身板,对他说道:“王老板,你找我们去不单单是为了看那块地那么简单吧?”

  二叔这话似乎是戳中了王一的心事,王一脸色渐变,有些尴尬的说道:“真瞒不过你,我确实还有其他事情要找两位大师帮忙。”

  “既然如此,你就得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我们。”二叔又把背靠在了车椅上,做好了聆听的准备。

  王一想了会,组织好语言说道:“事情要从十年前说起,那年我父亲包下了一个拆迁小村庄的工程。可是,他和他的工人们只在那个村落住了一晚上就都不见了踪影。事后,警察也来过,可都没有线索。他们一直找了半年,但还是没有音讯,最后就草草结案了。可我没有放弃,我一定要找到父亲的下落。我去问过以前住在这个村子里的村民,有位老人告诉我说,这群拆迁队八成是得罪了后山的阴灵,才遭到噩运的。”

  “后山是一块坟地?”二叔对自己的职业很敏感。

  “是的,据村民说那是他们祖辈埋葬异乡客的坟地。”王一点了点头,说道。

  “这么说,你已经去过那块坟地了?”二叔又问。

  “之前那块地被搁下了,现在我们公司又要重新动工,我就抽空去看了那块坟地。”王一说。

  “那你发现了什么?”一直默默不语的我终于开口问了一句。

  王一叹了口气,有些失落的说:“什么也没有发现。”

  二叔“嗯哼”一声,然后说道:“可我在你身上发现了东西。”

  “大师,你发现了什么?”王一被我二叔的话给吓着了,慌乱中连忙踩了刹车。这个急刹车险些把我的头给撞破了。我“啊呀”一声,埋怨道:“你慌个什么!”

  二叔还是很淡定,他微微笑了笑,然后说道:“你身上已经被鬼气缠绕,象征着生命的阳元已经逐渐减少。”

  阳元是活人生命的根本,等到阳元消失殆尽的时候,人的生命也就会走到尽头。阴魂便会飘到地府,变成鬼。鬼赖以生存的则是阴元,阴元和阳元是截然相反的,所以人们才会长说人鬼殊途这个词。

  我们说阳元有尽头,其实阴元也有尽头。当阴元消失殆尽的时候,地府里的鬼只有两种选择,要么投胎重新做人,要么就魂飞魄散。有些厉鬼生前罪孽沉重,或是死于非命,死后怨气连天,那都是不能投胎的。但他们又不甘心就此魂飞魄散,只好采取吸阳补阴的办法,来延长自己的鬼命。这种鬼就是我们日常所说的会害人性命的恶鬼。

  当然,相反的活人要想延寿,也有一种叫做”吸阴补阳”的办法。但这种办法太过冒险,因为要跟鬼灵打交道,一旦行动不慎,自己也就会沦为那鬼灵的奴隶。到时候,将变成一具没有灵魂,供鬼灵驱使的空壳傀儡。

  “那……那我还有救吗?”王一面如土色,吓得都快说不出话来。

  “幸亏你小子走运,遇到了我‘鬼眼布衣’,不然谁都救不了你。”二叔得意洋洋地吹嘘自己。他确实有些驱鬼的本事,但本职毕竟是个看风水的相师和那些茅山道士比起来还是相差甚远的。

  “请大师救救我……”王一情绪激动起来,若不是坐在车上,他立马就会给二叔跪下。

  看到王一恳求的表情,二叔更加得意,他用手抚摸着自己的下巴,不紧不慢的说道:“年轻人,不要慌。听大师慢慢说来。”

  我和王一都屏住呼吸,认真听他往下说话。

  “厉鬼缠绕人身无非是为了‘取阳补阴’,让自己获得更长的鬼命。所以,一般人被鬼气上身之后,用不了几天就会因阳元耗尽而死去。但是,你却能捱过那么长的日子。这说明什么?”

  “说明那厉鬼根本不想害他。”我自作聪明,插上了一句。

  “说的没错,那厉鬼可能只想告诉你一些事情,所以才会将鬼气附着在你身上。但他毕竟是鬼灵,所谓人鬼殊途,若是时间久了,你同样会没命。”二叔接着说道。

  “他……他想告诉我什么呢?”王一颤抖着身子问道。

  “这得过阴,只有过阴后才能知道。”二叔告诉他。

  ,U酷匠v网首…n发H~

  过阴又称驱鬼、下神,通俗点说是从阳间下到阴间去问那里的事情。而二叔的意思是用这种办法去跟那附着在王一身上的鬼灵打交道。

  “那么请大师快点为我过阴吧。”王一已经迫不及待。

  “这事大师我可做不了。”没想到二叔却一口否决了。

  “大师您不会跟我开玩笑吧?”王一不敢相信,目前二叔可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

  “大师没有跟你开玩笑,这过阴人是天生的。”二叔一本正经的说道。

  传说中能够过阴的人,生下来是不会哭的,而按照常理,不哭的孩子是活不下来的,但是他们非但可以活下来,而且比其他人要聪明得多,只是他们从懂事开始,就知道自己何时会死去。

  过阴人的第一次过阴往往是无意识的,在自己睡梦中发生的,这个就像身体发育到一定时候的自然反应一样,当然,并不是十分确定在某个年纪。他们对自己的梦记得很清晰,也会逐渐意识到自己在过阴,当然,有些人会保密,有些人会利用这个做些别的事情。

  “那么要去哪里找过阴人呢?”我替王一问了二叔一句,王一也把眼睛睁得大大的,可怜兮兮的望着二叔。

  “不用找,就在这里。”二叔笑着说道。

  “我?”我当即明白过来,用手指着自己说道。因为二叔不能过阴,那么三人中就置剩下我了。

  “侄子你越来越聪明了。”二叔拍了一下手掌,说道。

  “二叔,你没搞错吧?我哪会嘛!”我觉得好笑,我只不过是一个看风水的相师,哪门子会过阴吗?

  “难道你爷爷没有跟你说过吗?”二叔瞪了我一眼。

  “什么哦?”我还是一头雾水。老爷子临终前只说,床前有一子,人死心不死,让我好好学习刘家的相术,将来把这一门发扬光大。

  “看来这老爷子真是糊涂了,你们刘家是青田祖师的血脉,这一血脉生来就是阴司。”二叔叹了口气,说道。

  所谓阴司无非就是地府里办事的官员,他们有着押解和管理鬼灵的权力,是任何鬼灵所惧怕的人物,民间流传最有名的就是黑白无常。相传铁面无私的包拯在阳寿用完后,去地府做了阎罗。而刘伯温学究天人,精通阴阳,就连地府阎君都为之钦佩,便给了他们刘家世代为阴司的职位。

  “阴司能审问鬼灵,所以这里只有你能做到。”二叔用手指着我,很肯定的说道。

  他这个人平日里虽挺会忽悠人,但我知道在重大事情面前他绝对不会犯浑。所以,当时我相信了他所说的话,可是直到后来我才知道,狗屁的阴司,问鬼只要你气场足胆子大,而刚好鬼气萎靡不振,一般就可以做到,只是鬼气是足还是不足就不好猜测了,所以只能看运气,再说人家刘伯温是不是到地府成了阴司暂且不说,可也从来没听过地府的阴司是世袭制的,除了姓刘的以外就谁都不能做了,难道说在刘伯温之前是没有的阴司的了?扯淡!

  “好吧,我该怎么做?”

  “把手伸过来。”二叔吩咐道。

  我听从吩咐把右手递了过去,原本还想着二叔要干些什么,可是他却二话不说,拿出一把随身携带的小刀就在我手掌划了一道。

  “哇呀!”我痛的大叫一声,立马把手缩了回去,急道:“干什么?!”

  “童子血,阳气重,懂不懂。”二叔将刀上的血迹擦去后,又放回了原位。

  “快把你的手放到王一的额头上。”他紧接着说。

  我遵照二叔的吩咐,把带着血的手按在了王一的额头上。王一只感到头上一阵清凉,然后就逐渐蔓延到全身。他摇晃着身子,口里突出一团异物,还散发着难闻的气味。我看到他这种情况,还以为这小子快不行了,那样我可就成为杀人凶手了。我手里的血迹都能做DNA鉴定的,是不折不扣的铁证。到时候,我只怕长了一万张嘴也说不清了。

  “刘开,你还愣着干嘛!快问话!”二叔着急道。

  “问什么?”我也急了。

  二叔有鬼眼能看到鬼灵,可是我不能。我面对的是一团空气,以及难闻的恶臭。过阴人是被鬼灵附身的,他们感同身受。当时的我被二叔成功的忽悠了,心头一直对自己默念我是是阴司,我是阴司,鬼见了都怕我,现在想起来,真是要多傻X就有多傻X。

  “你问他是谁?”二叔喊道。

  我点了点头,对着王一的额头问道:“你是谁?”

  就在这时一团黑气从他头顶涌了出来,逐渐形成一张狰狞鬼脸。我愣是被这鬼脸吓了一跳,二叔却偏着头继续忽悠道:“好侄儿别怕,你是阴司。”

  “是廖婆婆害了我,是廖婆婆害了我,我在棺材底下。”那鬼脸嚎啕了几句,便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