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江西赣州。

  一个小村庄外,围聚了几十号人。这些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一个个衣着简朴。一看就知道是住在此地的村民,但今天他们都被拦在了村子外面。因为拆迁队要进去了,三辆巨型的铲车发出隆隆的声响,已经开始行动。

  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只是直勾勾地望着那三辆铲车进村时所激起的漫天尘土。大伙是在送别自己的家园,因为过了今天这里就会变成一堆废墟。这可是他们几辈人生活过的地方,早已和自己的血肉结合在一起。正好比俗话说的,故土难离。任凭谁都不会愿意离开自己熟悉的家乡,漂泊到异地。可是,没有办法。政府为了经济收益,已经跟某房地产开发商苟合,批准了这次拆迁。用不了二三年的功夫,这一个拥有几百年历史的古村庄将会变成一处豪华而又热闹的度假场所。

  “今天务必要把所有的房子全部铲除!”工程经理老王大声吩咐道。他是一个发胖的中年男子,讲起话来喘着粗气,看起来很吃力的样子。

  “王……王经理,出大……大事情了。”与此同时,漫天尘土中竟然跑出来了一个精瘦的小伙子。

  “出什么事了?小李。”老王不等这位叫小李的年轻人把气给喘匀了,就急急忙忙问道。

  “村子里出现了一个钉子户。”小李用手指着村里的方向,说道。

  “去你大爷的!”老王听了不禁大怒,狠狠地踢了小李一脚,说道:“老子还以为是什么大事,不就是一个钉子户嘛,拉开就是了。”

  “可她不是一般的钉子户。”小李用手揉着自己被踢中的部位,解释道:“她……她睡在棺材里。”

  “死人?”老王给吓了一跳。

  “活……活的。”小李颤抖着身子,回答道。他似乎一想起那场景,就会感到害怕。

  “活人怎么会睡在棺材里?”老王感到无法理解,他转身问了村长。村长是一位年过古稀的白发老人,他伴随着村子里三代人的成长。

  “那人是廖婆婆。”村长告诉老王道:“她是村子里的孤寡老人,没有居住的房子,平时就把棺材当床睡在后山上。”

  “后山是一片坟地。”小李补充了一句,他已经进过村子,对村子里的环境十分了解。

  “坟地?”老王听完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骂道:“去他大爷的,真是晦气!”

  1,酷!匠:网fh正版@首3发☆√

  原来,他们跟政府签合同的时候,政府隐瞒了后山还有一片坟地的事实。中国人极讲究风水,在坟地上盖房可是一件大大不吉利的事情。这时,老王感到这桩买卖有些做亏了。可是,现在想反悔已经晚了。他们能做的只有尽量弥补,将后山有块坟地的事情给掩盖过去。

  老村长又说,那是一块无名坟地,根据祖宗的旧制是用来埋葬那些异乡客的。廖婆婆虽然孤苦伶仃,但她是个有善心的老人。她是怕那些异乡客寂寞,才会扛起棺材睡在后山的,也好替他们打理打理坟地。平日里,她也很少下来,倒是村民们常会去给她送些吃喝。

  “嗯…这样吧,我再给你们每个人五千块,你们出去后千万不要说后山有块坟地。”老王听完和老村长商量道。

  这年头没有人会跟钱过不去,村长和村民们当然答应了。老王又对小李嘀咕了几句,大致意思是说,白天人多不好处理,等到了晚上派几个人把那婆婆抬走就是了,至于那片坟地也就一不做二不休的给掩埋了。小李听完后,觉得这种做法有损阴德,会激怒死去的亡灵。但是,老王天生是个不信邪的人。他决定等到入夜,要亲自指挥这场“战役”。

  经历了一整天的喧闹,整个村子总算在晚上恢复了宁静。一轮弯月挂在夜空,显得如此孤寂。晚风吹来,冷飕飕的,不禁让人打起颤来。围观的村民们早已褪去,施工现场只剩下老王和他的七八名手下。在简单的吃过晚饭之后,老王把所有人聚集在了一起。他决定要带着这帮人去赶走那个钉子户。

  老王天生是个有胆子的人,他打起手电,走在队伍的最前列。小李紧跟其后,还不时的为他指着路。

  “王经理,我们会不会遇到什么不该遇到的东西?”小李有些害怕,他的话也代表着其他工友的心声。

  “怕什么?!”老王说道:“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鬼。”

  在老王的鼓励下,其他人也壮大了胆子。他们穿过整个村庄,来到了后山上。那姓廖的婆婆就睡在半山腰上,只见一具老式的大棺材横陈在山道上,再往后就是所说的坟地了。这里很静,静的让人可怕。就连老王也感到背脊骨有些发凉,但他很快就镇定下来了。

  “你们过去四个人把那棺材抬走。”他开始指挥身后的那些手下,“其余人去埋火药,把坟地给我炸了。”

  “好……好的。”大伙没有犹豫,利落的行动起来。四个长得壮一点的大汉过去抬棺材,棺材是盖上的,估摸着那廖婆婆已经睡熟了。四人相互使了个眼色,心中一起默念三个数,就开始抬起棺材来。可谁想到,这棺材十分沉重,任凭他们如何用力,硬是不能把它抬离地面分毫。这可就奇怪了,说起这几个汉子的气力,可不下千斤。单看这棺材和廖婆婆的重量也就不过是二百斤左右,怎么就会抬不起来呢?

  “艹…,一帮没用的东西!”老王骂了一声,然后又对着那几个再埋火药的下手喊道:“你们那边怎么样了,炸药埋好了没?”

  “好了!”那边回应道。

  “好,先把坟地给我炸了!”老王下了决定。

  这些都是火药原本是用来炸楼的,只不过这个村子里的房屋都是木质的,只要铲车就能推平,因此也就没有用上,而现在正好拿来炸坟地了。小李负责点火,他拿出一把打火机,咯噔咯噔打了几下。可是,出人意料的是,火总是点不着。

  “大爷的,这哪家的厂子生产出来的,尽他娘是劣质产品。”小李抱怨道,气冲冲的将打火机扔在了地上。工友见了,摸给他一盒火柴,笑着说道:“这些头,还得相信老货色。”

  小李点头道谢,噗哧一声划着了火柴。但就在这时,忽然间一阵阴风吹来,分秒钟将他手头上的燃着微光的火柴给吹灭了。

  “不好,有鬼!”小李被吓着大声叫了起来。

  “哪有鬼?”老王呵斥道:“就你小子胆子小。”

  “我说的是真的,我们那儿家里老人还在世的时候就说过,要是夜里点不起火,不是风大,那就是就遇到阴间的鬼魂了。”小李回想起了老人曾对自己说过的话。

  “我爷爷还是干盗墓的呢,他扒了那么多墓都没见过鬼,老子就一次就给碰上了?”老王就是不信邪,准备要自己亲手点火。可就在他要动手的那一刹那,棺材忽然有了异样。只见棺材盖突然间动起来开来,不,说动也不是,就是发出一阵古怪的声音,听着就让人发怵。紧接着,一只枯瘦的手探了出来。借着月光,所有人都可以看清,那手上根本没有肉,五个指甲伸得老长。

  “鬼……鬼呀……”离棺材最近的四个汉子大叫了起来。转身拔腿就准备跑路,可是已经晚了。因为,一瞬间的功夫棺材里又冒出了一团浓密的毛发。那毛发把四个人缠得严严实实,四个人就连反抗的气力也没有。

  这下,老王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只见毛发周围血光四溅,不一会功夫四个活生生的汉子竟然变成了四具枯尸。很显然,棺材里躺着的根本不是什么廖婆婆,而是一个会吸食精血的怪物。

  “怎……怎么办……”小李话还没说出口,只觉得自己的脚脖子已经被一双干枯腐烂的手给抓住,正在一步步往下陷。而其他人也差不多,如此看来这下真的是把坟地里的阴灵鬼魂给惹恼了。

  老王见状,也不敢多想,拔腿就往山下跑去。因为身体胖,没跑几步就喘得不行了。他弯下腰,哈了几口气。但当他再次抬头的时候,只见眼前多了一个老妇人。这老妇人满头白发,脸皱得跟一块抹布似的,鼻子弯得都快碰到嘴巴了。更可怕的是她那双眼睛,空洞无物的眼眶中流淌着血液。

  “你是谁?”老王颤抖着身子问道。

  “老身就是廖婆婆。”那老妇人说道。她的声音很沉,听得让人头皮发麻。

  “廖婆婆……你是人还是鬼?”老王又问道。

  “你说呢?”廖婆婆说着,头上的白发开始舞动起来,像一卷胶带纸,将眼前的老王捆得结结实实。老王几乎喘不过起来,在他还有意识的那会功夫,只感到自己被老妇人带到了棺材里。随着,棺材盖子的合拢,眼前变成了一片漆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