筠姐的宏篇大论让我有点磨不着头脑,但有一点我听明白了,我所化形出的佛手是我体内的阳魂干得,这并不意味着我已经掌握了炼魂咒。

  我收起了受了惊的下巴“算了,先下去吃东西了,我还得跟我爷爷打个招呼,这几天不回家了。”

  筠姐跟我下了楼,把卷毛球留在了房间里。

  我显然低估了这宾馆的价位,一份烩饭要了我五十二元。

  “这价位真高,我那捡来的工资估计还撑不了三天。”我朝筠姐抱怨道。

  “那你三天内再去收几只小鬼,换点财运,顺道也练练手。”筠姐说着,一直看着我。

  “你看我干嘛!”

  “你吃饭让人特别有食欲。”筠姐舔了舔嘴。

  “等会我的阳魂随你吃,行了吧。”

  “死后到现在快半年了,都没再吃过人间烟火”筠姐说着语速变慢了。

  筠姐同我说过他是遭人暗算死去,但她从未透露过是谁,从她的语气估计也是亲爱之人。

  ?d最o,新章=节:#上)!酷匠◎网

  “筠姐。”

  “嗯?”

  “你喜欢吃什么?”

  “干嘛问这个?”

  “半年之后等你还魂了,我给你做。”我也不知道我当时为什么会这么说,我根本不会做饭,我只是感觉筠姐和我一样,虽然有着驱魔师的头衔,但实际上还是个可怜人。

  “哼。看不出来啊,到时候我会给你列个菜单的,今天先不说了,我累了。”筠姐说着钻回了我的眉心。

  我吃完饭后,打包了两个鸡腿回房间带给了卷毛球。筠姐估计是想到旧事了,本想找她叙叙,但想了想还是算了,倒头就睡了。

  第二天上午。。

  “喂!醒醒!”

  我感觉自己两个嘴巴火辣辣的疼,好不容易睁开了眼睛,但还只是一条缝。从缝里我依稀看见了筠姐的手,说实话筠姐长得秀气,这手更秀气,实在不像干驱鬼师这苦活的。

  我睁开了眼睛之后,这手赶忙缩了回去,我也算知道我嘴巴这火辣辣的都是筠姐的关怀。

  “干嘛啊,这大白天的你不会让我去捉鬼吧?”

  “今天我法器到了,快去邮政局!”

  我扭头看了看床头柜上的闹钟,已经是九点了,看来昨天我费了不少神。

  “卷毛球呢,要带它去吗?”

  “带着吧,把它丢在这儿也怪无聊的。”筠姐说着将卷毛球招呼了过来。

  我从小在T镇长大,但T镇我只熟悉北半城,南边很少去过,为了找邮政局我还是废了不少功夫,将近十点半我才到了邮政局门口。

  “你爸也够忙的,女儿的法器都没空自己送来,还用快递。”

  “老爹他得在限期里帮我把还魂的东西准备好,期限到了我只能去投胎了,怎么会有空!”筠姐瞪了我一眼,看来老爹在她心里的地位还挺高的。

  “卷毛球。你待在这儿,我们去取个东西就回来。”我手指着邮政局门口的石狮子脚下,示意卷毛球过去。

  卷毛球灵性强,应该是明白了我的意思,走到那蹲了下去冲我叫了两声。

  进了邮政局的大门我突然发现我连包裹的编码都不知道。

  “筠姐?”

  “T777,在东边的存储间,收件人是你的名字。”筠姐好像早就知道了,估计是通灵术跟他老爹联系过了。

  我走到了柜台:“那个。。我是唐世彬,我有一个包裹应该今天到了,编号是T777.”

  “这边签个字,然后自己到那边存储间里找吧。”工作人员递了张纸条给我。

  “服务态度真差,怪不得现在那么多快递公司。”我签完字扭头去了存储间嘴里念叨着。

  进了存储间我傻眼了,一大堆包裹凌乱的丢在地上。“这找个屁啊!”

  筠姐用剑指戳了一下我的眉心,我感觉眼睛发涩,突然看见一个包裹发着灵光。

  捡起这包裹一看,编号是T777。

  “你自己能看见吧?”我扭头问了问筠姐。

  “能啊。”

  “那你自己拿不就行了。”

  “这里面有灵符,我是个死灵,你说我拿完之后我自己还行不行?”筠姐白了我一眼。

  拿完包裹我带着卷毛球去吃了早午饭回到了宾馆。

  外面的天气着实的晒人,进了房间我直接扑倒在地上。

  “打开看看。”筠姐催促道。

  虽然不是很情愿,我还是慢慢的摞动着身子。费力的撕开了包裹上的黄色胶带之后,我打开了包裹。

  里面放着一只桃木剑,一堆黄符,一件道袍和一双道靴,还有一个贴着爱心的水瓶。这些玩意我都见过,几年前T镇龙王庙那求雨,一个神棍就这几件东西在庙前装神弄鬼。

  “筠姐,这就是你的法器?我还以为有多特别的呢。”

  筠姐没理会我,直接化形出全身,拿起了那个贴着爱心的水瓶“装在这里面了啊,老爹还挺贴心的。”跟着打开了瓶口。

  水瓶自己倒置悬到了房间正中间的地方,瓶口开始泄出透亮的金光。我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卷毛球好像被吓到了,吼叫着。

  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地上已经出现了十余件筠姐所说的法器。

  一柄铁剑锈迹斑斑,格外的显眼。

  “这把剑是曲道折血,是我最常使用的法器,不仅能斩鬼魂,必要的时候可以破土开山!”筠姐指着这铁剑说道。

  “就半年时间,这么好的法器就生锈了,啧啧啧”我吐了个槽。

  “拿起来,从魂秋所引灵力至双手手掌任意的灵穴!”筠姐还是没理我。

  我蹲下去,准备用双手抬起来,可我发现这铁剑意外的轻。我慢慢的从魂秋所调来灵力至握剑的手掌,将灵力灌入二十几处我不知道的灵穴,这铁剑的剑柄开始吸收我的灵力,渐渐的,剑身开始发红,像是火烧一样,我琢磨着是不是因为阳魂的灵力导致的。

  剑锋的铁锈开始融化,露出了赤红的剑刃。

  “砰!”铁剑爆发出剑气,吹开了房间的窗帘,阳光映照在剑身上,赤红的剑刃更加的鲜艳,如同鲜血欲滴。我大概明白了这把剑的名字——曲道折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