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好给她取什么名字了吗?”筠姐只漂浮着上半身在我身边晃荡着。

  我扭头看了看跟在我后面的泰迪:“还没想好。”

  “就叫唐小彬吧,跟你一样是个卷毛,嗯,挺般配的。”

  “我这是同学他爸理发店做促销送得,它是天生的,性质不一样。”我拨弄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朝筠姐翻了个白眼。

  “汪汪!”小泰迪冲筠姐吼了一声,看出来自己也不喜欢这名字。

  我仔细看了一下这泰迪,脸比一般的泰迪要圆,估计是那中华田园犬的功劳。

  “卷毛球怎么样?”我突然抬头问了一下筠姐。

  “汪。”卷毛球吼了两声之后变成了笑脸。

  “马马虎虎,不过它自己看样子挺喜欢的,这么没新意的名字都喜欢,灵智应该不高。”筠姐嘴嘟起来了。

  “筠姐漂亮不?漂亮叫两声。”我抱起了卷毛球,轻轻的把它的头推向筠姐方向。

  “汪汪!”

  “这不灵智挺高的吗?”

  筠姐被我逗乐了“算你小子机灵!”

  一行三人,不对。两人一狗,也不对。一人一鬼一狗回到了家。

  “这狗哪来的?”爷爷发现了我身后的卷毛球。

  “我同学家的,他全家出去旅游了,放在我这寄养几天。”我赶忙说道。

  我打算先把卷毛球放家里一个暑假,等我上大学去了偷偷带去,筠姐路上说会帮我锻炼它的灵智。卷毛球灵力强,两个月就能有飞速增长,到时候带着个小狐狸和筠姐这个老狐狸去大学,也不怕被人发现了。

  可眼下怎么拖2个月是个难题。卷毛球接下来的表现,又增加了它留下来的难度。

  我爸的卧室门突然打开了,“这哪来的狗啊?”我爸睡眼惺忪的样子再加上他沙哑的声音,就知道昨天他又打了一晚上的牌。

  “汪汪,汪汪!”卷毛球才见到我爸就迅速叫了起来,跑上前去就准备咬他。

  筠姐连忙从手里化形出锁链拖住了卷毛球“你愣着干嘛!赶快上去把它抱回来。”

  我赶忙上去抱住了卷毛球,筠姐左手捏成剑指戳了一下卷毛球的眉心,卷毛球这才安静了下来。

  “这狗不会有问题吧?实在不行给你同学送回去,让他找别人!”爷爷怒斥道。

  “不会,怎么会呢,我同学家养了两年了,还从来没咬过人。”我挡住了自己右手被卷毛球咬开的伤口。

  这场面我不知道如何应对,就抱着卷毛球进了房间,关上了房门。

  “你看看你,一天到晚没个正行,连狗都不待见你!”我在房间里听见了爷爷骂着父亲。

  “你爸有问题!不然卷毛球不可能这种表现,应该是”筠姐突然说道。

  “不可能!他那个样子一直都是这样,不像被附身的!”我猜到了筠姐想说的话并且打断了她的话。

  “你父亲和你一样是回修阳魂,一般的鬼魂是斗不过你们的灵魂的,但能一直寄住在你们的身上,靠着你们的回修阳魂修炼。你老实告诉我,你爸有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跟我相处十八年的父亲一直是这个颓废样子,我实在想不出他是什么时候被鬼找上的。

  “回修阳魂被鬼上身只能是在阳魂长成之前,估计他被这鬼魂上身时你还没出世。”筠姐跟着又说道。

  我瞪大了眼睛,不知道该说什么,实在难以相信和我朝夕相处的父亲身上一直附着鬼魂。扭过头去看着卷毛球,它也一双眼睛瞪大了看着我,好像是因为它犯了什么错似的。

  “哎~。。”我俯下身子摸了摸卷毛球的头:“爷爷跟我说过,父亲本来有一条黄狗相伴......”

  我把父亲失去黄狗后做什么事都不顺的事告诉了筠姐。

  “看样子应该是只怨鬼,能坏人时运。”筠姐听了以后点了点头说道。

  “有办法解决吗?你不是修尊驱魔师吗?”

  “现在我只是个灵魂,早就没了那实力了,这怨鬼在你爸身上附身了二十多年,二十多年的回修阳魂滋润,已经今非昔比了。”

  “没有办法了吗?它已经成魔了吧?”我心里失落了。

  “不只是成魔,一般的鬼魂炼化几个灵魂就能成魔了,这怨鬼有二十多年的回修阳魂,估计早就超过魔了,已快成魇了。这得天师来对付它了。”筠姐的眉头皱了起来。

  “那它成为魇之后是不是就能炼化我爸的灵魂了?那到时候我爸不就完了!”我实在压抑不了自己的心情,吼了起来。

  “得上报城隍庙,这厉鬼留不得!”

  “那我们现在就动身!”我站了起来。

  到了城隍庙之后“二十年的怨鬼!怎么都没人发现!”曾老大吃一惊。

  “T镇总共就一个捉妖师,那些破寻鬼仪能发现一个魇才不得了呢。”筠姐讽刺道。

  “已经成魇了!那得找天师来。”曾老若有所思。

  “那你快点啊!再拖一会儿我爸就没了!”我打断了他。

  “你别急!我现在就去,但这程序很麻烦,天师不是随便哪都有的,最快的也得是一周。”曾老回应了我。

  曾老进了侧门。

  “那怎么办?”我双眼看着筠姐,努力忍着眼里的泪水。

  筠姐化形出手走上前来帮我擦去我没忍住留下的泪水。

  “没关系,才一周而已,那怨鬼一时半会不会变成魇。”筠姐说着将我的头拉进了她怀里,我再也忍不住,像三峡大坝泄水一样哭了起来。

  “没关系,没关系,一切都会好的。”筠姐轻拍着我的背。

  等到我哭完,已经到了下午两点左右了。这时曾老也从侧门出来了,眼圈有点加深了,看来和上级商议的也挺费力费时的。

  “我已经商议好了,最近的苏州的宋天师明天就可以准备,后天就能出发,四天后就能到了!”曾老对我说道。

  “真的!”

  “你们回去准备好。”曾老叮嘱了一句。

  “走了。”筠姐轻声道。

  X看~M正“版章节N4上(酷匠网t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