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唐世彬,高考结束的日子,我也就闲在家里。

  觉得自己闲在家里太浪费时间和生命了,就上网找兼职。找了半天,很少T镇这地方的兼职。“曾今还是全国百强呢。”我咒骂着,发布了自己的简历,希望一有兼职出来就能联系我。

  手机收到了很多短信,很多都是网上兼职,打字员之类的,这些玩意我心知肚明,大多是骗人的。

  突然我看到了一则是招杂工的“您好,本公司已阅读您的个人简历,现有杂工8名招收计划若有意向,请联系电话1957760099,认准国贸大厦人事部:何小姐祝您生活愉快”

  “在T镇本地,挺靠谱的,不如试试”我想了想打了电话过去。

  “喂,请问是何小姐吗。我是唐世彬”

  “哦,你网上发简历的吧.”

  “没错,还有位置吗,我想试试”

  “现在我们没什么空,你看晚上8点你到我们人事部可以吗,还有几个人也是这个时间,顺便给你们介绍一下工作争取明天上岗”

  “那行没问题”

  晚上8点,我准时到了国贸人事部,但我没有看见其他应聘者。一个穿女士西装,和红色高跟鞋的女人正等着我。

  “你好,是何小姐吗?”

  “你应该是唐世彬吧”甜美的声音和她美丽的外貌很相称。

  “你怎么知道就是我,不是还有其他人吗?”

  “其他人早就到了,进去介绍流程了,只有你,说8点还真8点,没找过兼职吧,但看你是高中毕业生,应该比其他几个有文化,能做些营销员之类的,我才在这等你的。”

  “哦,这样啊,不好意思”挠了挠头,觉得是自己的过失。

  “跟我进来吧,你和我走这边”

  “哦”我跟着她走进了一个房间,房间上的绿牌写着出口。我有些许感到什么不对劲

  她前脚进了,我后脚也跟了进去,门跟着就自己关了,灯也自己亮了,我打了个冷战。

  “是时候了”她轻声道。

  “啊?什么时候。”我有点迷茫

  “来了,对不住了!”她吼道。

  我感觉不对劲了,房间周围桌椅逐渐消失,天花板墙壁也跟着一起消失了,转而出现的是黑色的天空,和地上的稀疏稻草。随即何小姐身上散发着淡蓝色的光。这场景使我想起了祖父讲的故事,腿不由自主的抖了起来。

  跟着何小姐整个人都变成了一股蓝光,向我袭来。“啊——”我大叫着,掉头狂奔,但这地方好像没有尽头。那股蓝光很快就追了上来,我倒在地上盘曲着腿瞪大了眼睛,亲眼看着它向我袭来,昏了过去

  呃ee---,啊---,我醒了过来,之丫丫的抬起了上半身,发现自己躺在自己的床上。蚊帐上的微风扇嗡嗡的转着。祖父推开门“早饭已经好了,起来吃吧。”

  我理了下脑子,觉得昨天发生的事只是梦,何小姐只是个梦魇罢了。我掏出手机,发现上面的杂工短信还在,有些怀疑“爷爷,我昨天什么时候回来的?”“8点半左右吧,下次别喝酒了,跟你那帮朋友出去准没好事。”

  “喝酒?哦,下次绝对不喝了。”对昨天的梦有了很好的解释,我也就放心了下来。

  清晨这么好的阳光怎么能浪费,我便走到公园去散步,想起来了昨天喝酒的事,应该是陈笑送我回来的,就打了个电话感谢他。

  “喝酒?我们什么时候喝酒的啊,饭吃到一半,你就说有兼职面试就自己走了啊!”

  “什么!”突然我身上出现了幽蓝色的光,向水一样飘柔,在我面前形成了一张脸,就是昨天何小姐的脸。“喂-喂-你怎么了!”电话那头传来了声音。我想大叫救命,但不知道为什么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在我面前的“何小姐”眯着眼睛微笑了起来“你好啊,唐世彬。”

  “你好啊,唐世彬。”

  何小姐的一句话让我瘫在了地上,我还是不能说话,瞪大了眼睛,我敢说肯定比赵薇还大。

  “结界已经造好了,在这任何人都看不见你,咱们两个好好聊聊。”

  “你到底是谁!”我突然发现自己能说话了。

  “我是何小姐,昨天不说了吗,嗯--,我算算,我应该比你大3岁。”

  “才三岁,我看着没那么显老吧”她轻快的语气使我稍微平静了心,但我的声音还是布满着恐惧“说吧,为什么找上我?”

  “给你找份兼职啊,你不是在网上发了简历吗?”

  “赶集网还有阴间版吗,我感觉自己被鬼上身了啊”

  “准确的来说我不是鬼,是灵”

  “哦,不是鬼就好”我又稍稍放宽了心。

  “其实差不了太多,鬼是死了之后没被牛头马面带走的鬼魂,而我是被抓了之后被放回来的。”

  “既然能放你回来,那你也应该没什么危害。”这点脑筋我还是掰得过来的。

  “好了,不废话了,正式介绍下,我叫何玲筠,我死之前是一名驱鬼师,作为一名驱鬼师,我定下了契约收服1000只鬼魂和魔就可以得道了。”

  “得什么道?”我插话道。

  “这个以后会和你说,别随便打断我,然而在第749个的时候,我手软了,死者是一名全职太太,她和女儿遭到了丈夫的遗弃,独自生活后女儿又遭遇意外。这位太太再也受不了打击,也死了,死时穿的是红衣服,变成了厉鬼去找她的丈夫报复,不巧那小三是一名驱鬼师,多年的你来我往间的争斗让她失去了投胎最好的时间,她也由鬼变成了魔,于是那小三便请来了我,一位修尊驱魔师。但要收服时,我手软了,导致那丈夫和小三都被杀死了,后来我被黄庙执法队没收了执照,又遭到小人偷袭,毙命。好歹家里世代驱鬼,还有几方势力,让我得以有还魂附身赎罪的机会。”

  听了莫名其妙来的女鬼,莫名其妙来的一段长辞,我思索了一会“附身那你也不能随便找个人就附身啊,也不问问被附身的人同不同意。”我白眼到。

  “你不是想兼职吗,我教你成为驱鬼师,怎么就不算兼职了,再说,你已经同意了”随即飘出一张手打合同,潦草的笔记:唐世彬先生,您愿意被何玲筠附身吗,如若愿意,请签字。我还真签了字,上面还有我的指印。

  “这是你昨天趁我晕倒的时候,附我身干的,这不算!”我回忆了一下。“驱鬼师有什么好,又没钱,我不干!”

  “谁说没钱?是有报酬的。还很丰盛,嘿嘿。”

  “那我做驱鬼师之后每天有规定的任务吗,一辈子都脱不了身了吗?”

  “不是,有鬼你就上,没鬼歇着,有鬼不上也会有其他驱鬼师去的,按个头拿工资,哪个人不抢?”

  “那什么时候你能从我身上离开”

  “这样吧,等你收服第100个时,那时我爸应该把我重塑肉身的材料准备好了,我就卷铺盖走人。”

  “100个!那得到什么时候啊!”

  “半年左右吧,现在你也没办法拒绝,是就这样被我附身过半年还是顺道看看驱鬼师的世界呢?”

  我回想了电话那头秋醒的声音“还是不要找我了吧,这样不好。”等了三年换来了这句话。每每想到这里,我都强忍着泪水。

  我不知道现在应该干什么,为了防止泪水落下,我闭上了眼睛。“开始吧。”我冷漠的说了一句。

  更新最快f上$L酷{-匠D:网e

  到今天为止我都不知道为什么我会答应筠姐做一个驱鬼师,是对自己落魄的放弃,还是对秋醒的恨,还是希望在特别的地方有所成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