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不泣血,浴火即可涅磐,投身于熊熊烈火中,在肉体经受了巨大的痛苦和磨砺后它们才能得以新的躯体得以重生。

  “咳咳,咳咳。”趴在池塘边上,发现身上襦裙湿透。抬头望去,周边一些襦裙轻纱,随之摆动,一阵珠玉碰撞的清脆声响起。

  沈安嫣环视周围这诡异而熟悉的一切,看水中倒影,自己的躯体正是自己年轻的模样,这不是我十二岁那年吗?我怎么又回来了?

  莫非她回到了大周十四年!

  沈安嫣伸手想抓住什么,却发现一切渐渐远去,生命走到了尽头,前方将是永寂的黑暗。究竟哪个才是真实,哪个才是梦境?

  如果没有记错,这下是在丞相府一年一次的百花宴上被一个幕后黑手推下后院的池子。

  长姐沈凌央因为庶妹落水展现出那担心的表情极俱美感,让人心软。京人称赞道,善良如厮。美名远播,又因为琴棋书画才情品德都好,被喻为京城第一美人,提亲的人踏破门槛。

  后来为了稳固世袭勋国公名额的国公嫡长子赵启贤,希望谋求一个好名声,而求娶品德端庄的沈凌央,沈凌央一越成为国公夫人,光耀门楣,一时之间富贵容华万千。

  记得上一世,沈凌央在国宴上一舞惊天下,第一京城美人,再不是大家说说的玩笑称谓,而是被皇上钦点的!也因此,才能嫁给权倾朝野、手握重兵的勋国公的世子赵启贤。

  没过多久,不知沈长碧从哪弄到了本绝世医书,加上容貌姿色惊人美丽,又开医药店救人无数,被世人称为医仙。这双姐妹可谓是带给丞相府满门荣耀,为世人传道。

  但是真相并非如此,那些医药店是沈安嫣出了主力,沈安嫣在随乔坚喻将尚书府抄家时,拿到了本绝品医书,虽然远不如沈长碧手上那本,但是沈安嫣仔细钻研数年终于有成。

  这时沈沉殷来找沈安嫣帮忙开医药店,乔坚喻又说要和丞相打好关系,知道了乔坚喻的想法,沈安嫣便答应帮忙。

  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医药店的名字与荣耀全被安在了沈长碧身上,与沈安嫣一点关系也没有,众人只知相貌无盐并且无法生育的沈安嫣,更在府里姨娘的挑拨下,沈安嫣竟成了跋扈无理、臭名昭著的小气主母。

  而沈长碧就是随便在绝世医书上学了几招,做做样子的救助了几个人,就名声大振。

  沈安嫣现在想起来,颇觉蹊跷。

  这次宴会说是百花宴,但是实际上这时候已经快要入秋,真是目的是让各位官员相互攀谈,讨论讨论时局。

  “嫣儿妹妹,你没事吧,吓死长姐了!你怎么这么不小心,知道我有多么担心你吗!”沈凌央惊恐的握住帕子放在胸前,这个姿态是沈凌央受惊最爱摆的,因为这动作好比风扶柳,加上她相貌犹如花照水,让人马上把注意力放在她身上。

  不过,她最美丽动人的一组姿势还在后面呢。

  其实人造池水最深处不过到她脖子,何来吓死,上辈子自己傻,还被感动,忘记了沈凌央平时作风是怎么样的,一直对她道谢,还跟大家说凌央平日对庶出女儿也很好。

  沈凌央是真的美丽,倾国倾城,她从人群中走出来,一个削肩细腰,长挑身材的美人款款而出,她俊眼修眉,顾盼神飞,一袭透着淡淡绿色的素罗衣裙,裙子上绣着灿若云霞的海棠花,腰间盈盈一束,益发显得她的身材纤如柔柳,大有飞燕临风的娇怯之姿。发式亦简单,只挽着一枝金崐点珠桃花簪,长长珠玉璎珞更添她娇柔丽色,有一种清新而淡雅的自然之美。

  碧蓝的天空下,她慢慢走来,微微一笑,众人只觉若春晓之花绽放,如中秋之月露颜,四周仿佛有雅乐轻奏,仙雀环飞,浑浑然间,三魂七魄似已被夺去了一半。

  沈安嫣尽量把衣服拉扯的得体些,“多谢长姐。”不再多言,摆出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也不会让人误以为没有礼貌。再说了,自己是被婢女救起来的,沈凌央只是在沈安嫣快上来后拉了一把,池塘都没进。

  沈凌央没得到想象中的效果,看了眼沈长碧,沈长碧马上会意,“安嫣妹妹,长姐人平日就是这么好,一家人见外什么。安嫣庶出而已,难免走路步伐不端,啊!长姐,你衣服都湿透了,为了救安嫣真是舍……”

  呵,还想颠倒黑白?沈安嫣徐徐行礼,缓缓开口:“长姐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昨天被饿了一天,今天也不会饿的眼都花了,踩进池子里……”沈安嫣绞着帕子,神情委屈,极像是害怕的样子。

  沈凌央没想到她会这么说,居然把这个事说出来了,还在想怎么开口,年纪只有九岁的沈倾容已经忍不住落井下石了,“二姐你忘记了!昨天你和长姐让下人鞭挞影卿姐姐,安嫣姐姐为了保护影卿姐姐顶撞了你和长姐,被你罚跪院子,一天没吃东西呢!”稚嫩尖锐的嗓音划破天空,但说出来的话在沈安嫣耳里却是无比悦耳动听。

  “天啊,沈长碧、沈凌央居然鞭挞庶妹!”

  “看不出来她竟然是这样一个人!”

  “啧啧啧,人不可貌相。”

  “……”

  c更Rj新&v最快j上R,酷c匠r网M:

  “……”

  这些话仿佛扎在沈凌央心里,她赶紧解释到:“不是的各位,沈影卿昨日违背教书先生的话,撒泼无理,作为长姐的我略是惩罚,只是打打手掌而已。”

  沈凌央看了眼沈安嫣,示意她不要说话。沈安嫣也没必要这种时候拉破脸,于是闭嘴不说话。

  很多人又不假思索的立马相信了沈凌央所说,纷纷转而夸她大方得体,登得大雅,善于管教庶妹。想来也是,自己与这位嫡出大小姐比起来,真正是云泥之别!

  沈凌央赶紧转移话题,摆出一副温婉的样子,牵起沈安嫣的手:“安嫣,你体质虚弱,又落了水,先回房吧。蓝恬!你扶妹妹回去……”

  沈凌央身边的大丫头蓝恬应了声,上前扶着沈安嫣走回容华阁。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露华乃恩宠,恩宠万千好,但是哪比得幸福自然的好,“物有其容,木谓之华。姨娘,我不想要叫露华阁,我想叫容华阁。”

  六岁的安嫣许下祝福,任何东西随之自然发展,宽容大度总会是好运,所以忍耐命运,不做反抗默默接受,所以导致悲惨的结局,现在想想,受苦的都是至亲之人,光耀荣华的都是仇人,自己的观点真是愚蠢至极。

  其实沈安嫣不笨,很多计谋都看得出来,只是她不想争,不愿争,但是渐渐的,她就变成了没有资格争,在府里没有一点地位。

  但是,上天居然可怜她,给了她重生归来新的一世,那她沈安嫣会做出改变,改变自己的命运!

  刚回到容华阁,琴妈妈马上迎出来,蓝恬看自己任务完成了赶紧离开,也没道告退,沈安嫣已经见怪不怪了,毕竟蓝恬是嫡长女阁的大丫头,架子大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