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峦山,是云中城城南的一片山脉的总称,这里群山密布,毒雾缭绕,高大的树木遮住了阳光,使的此地虽为白天却如同黑夜一般,更有数声野兽的低吼,是此地更加恐怖,重峦山,自古就是危险之地,外围被如井口粗的大树包围,其内又有凶悍的野兽,即便是修士进入也是九死一生,凡人更是不敢靠近。就连帝国的军队也不曾涉足至此。

  一声鹰啸在重峦山的上空响起,飞鹰带着云中君飞到了一处山洞内,此乃那飞鹰的巢穴,就在它飞进洞口之时,一道石门轰然关闭,将毒雾挡在了洞口之外,不知过了多就,昏迷的云中君才醒了过来,这是哪里?云中君刚想问,却发现这里只有他一个人了,飞鹰只是叫了两声。

  看着飞鹰背上的清璇,云中君落下眼泪,那是最疼他的母亲啊,此仇不报,我云中君誓不为人,说完他便跨上飞鹰,飞出洞口,在一处断崖出安葬了自己的母亲清璇,离开时,云中君又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傍晚时分云中君和飞鹰才会来,飞鹰的爪中抓着一之飞天猪,飞天猪是一级野兽,其味道鲜美,通常被人类修士当做口粮,云中君接过飞天猪,架起火烤了起来,云中君看着手中的玉佩和卷轴,想到自己的不幸,就流出眼泪来,飞鹰想到自己的主人生死未卜,也发出了哀鸣,长夜慢慢,一人,一鹰,就这样相伴到天亮。

  一夜未眠,天亮,云中君还在研究手中的卷轴,他想打开,却发现自己费劲九牛二虎之力却无法使卷轴打开分毫,他气急败坏的将卷轴扔到了地上,忽然卷轴散发出一道刺目的白光,白光散尽,云中君却消失。

  云中君只感到眼睛一花,等他再睁开眼睛时却发现,自己在躺在一条河边,涓涓的河水哗哗作响。

  这是哪里?

  云中君只记得自己眼前一道白光闪过,自己便晕了过去,完全不知晓刚才发生了什么。

  你好,我的主人,就在云中君疑惑时,一道声音响起,这声音毫无生机,冰冷无比,而且无法分辨出男女,云中君心中一惊,便四顾周围,想要找到那声音的源头。

  主人是在找我吗?我的主人。那虚无缥缈的声音再次响起,一个人影突然伫立在云中君的身后,云中君急忙回头。

  你是谁?我在哪里?

  那透明的人影微微挪动,道:你是新一代世界卷轴的主人,也就是我的主人。

  世界卷轴?就是你?

  不,不,不是我,我只是世界卷轴的器灵而已,你现在就在世界卷轴内部,你既然解开了它的封印,从此以后它就是你的了。

  解开封印?

  对,世界卷轴只有遇到合适的人,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才会认主。

  那它上一个主人是谁?

  我不记得了,我只知道,我等待了十万年,器灵的声音中透着几分凄凉。

  酷/:匠W网G9唯一正$N版,aw其√j他…m都E是盗9版…H

  原来我在一个卷轴中,看来,这卷轴就是一件空间宝物,空间宝物在整个墨云大陆也是极为稀少,关于空间宝物的炼制只有在数万年前的古籍中才有零星的记载,然而,连年的征战使许多古迹毁于一旦,可以说,现在的墨云大陆已经没有人能炼制空间宝物了,即便是九大圣君。

  怪不得,整个村子都被屠杀,原来如次。

  知道原因的云中君颇为感慨,云中君完全不知道怎么解开的封印,他并不天真的认为自己只是摔了一下便打开了卷轴,但他知道这件空间宝物在以后会成为他修炼道路上的一大助力,就在这时,原来平如镜面的河水突然飞溅出一道浪花,直接砸到了云中君的头上。

  云中君突然感觉一股暴躁的灵力突然涌入自己的身体,刹那间,觉得身体就要被撕裂。就在这时,器灵化作一道柔和的力量牵引着狂暴的灵力冲向云中君的各大筋脉。

  噗噗,灵力的冲击使云中君吐出几口鲜血,疼痛加剧,连他的脸都扭曲了起来。

  坚持住,这时世界卷轴在帮你打通筋脉,改造你的体质,跟着我的指引,运转灵力,器灵的声音在云中君的耳边响起。

  云中君屏气凝神随着器灵的指引将灵力运转了起来,随着灵力的冲刷,他的经脉变得越来越粗壮,由无到有,大量的灵力在他的体内奔腾,如大河般生生不息,但很快这种现象便停了下来,在灵力流经丹田是忽然消失不见。

  又出现了吗,云中君道,和灵力觉醒时一样,灵力莫名的消失在丹田之中,难道我真的不能修行吗?就在他要绝望之时,一道雷鸣响起。

  咔嚓,咔嚓两道惊人的雷光如巨龙一般钻入云中君的身体,那雷电巨龙进入他的的身体后,直接奔向他的丹田,啊,云中君更加痛苦,呻吟了起来,器灵也觉得奇怪,世界卷轴每次认主,都是选择有着惊人天赋的天骄,云中君的丹田不完整,无法修行,世界卷轴怎么会选择他?

  那两道闪电在云中君的经脉中横冲直撞,最终竟奔向了云中君的丹田,其中一道竟在云中君的丹田中化作一颗雷珠,缓缓旋转,将灵气吸收,使得灵气不在外泄,另一道这飞向了丹田的缝隙处化作一片薄膜,覆盖在上面,只是丹田的缝隙过大,只覆盖了百分之一。

  即便有雷珠的吸引和薄膜的覆盖,但仍有大量的灵力外泄,但这是天空中又有数道雷电直奔云中君的身体,就这样,雷珠竟在这些雷电的作用下逐渐增大,原来米粒大小竟扩大到拇指般大小,薄膜的面积也在增大,已经覆盖了十分之一,这样是云中君体内的灵力逐渐稳定了下来。

  等到云中君再次醒来时发现已经回到山洞中了,他第一眼便看到飞鹰已经熟睡了,他探测了一下自己的修为,竟达到了凝气四层,他虚空一抓,一颗小石子悬空而起,虽然维持的时间不长,但这只有修行之人才可以做到,他高兴的跳了起来,我终于能修行了,我一定要报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