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中的血腥场面让云中君震惊不已,他立刻加快速度向自己的家中奔去,他在担心自己的父母,炼体境三层的村长被杀,看来凶手不是寻常之人,至少也是炼体境三层以上的修士,自己的村落都是普普通通的凡人,就只有村长和自己的父亲云中云拥有修行,凡人不大可能会有炼体境三层修为的仇家。如果是村长的仇人,村长的家在村口,在杀死村长后仇人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不会在节外生枝进入村中乱杀无辜的村名,况且在杀完人后他应赶快逃离,不然如果被云中城内的高手或是官府发现,他就无法逃离。

  k\酷0匠&9网d首发

  想到这,他的脚步不觉快了几分,终于他来到了自家的门前,门是虚掩着的,推快门,云中君发现自己的母亲倒在血泊中,他急忙跑到母亲的身边,颤抖着用手放在母亲鼻尖,发现早已没有了气息,啊,是谁杀了我的母亲,是谁?给我出来!出来!云中君痛苦的大喊,声音响彻整个村庄。

  君儿,君儿,这时一声虚弱的呼唤在云中君的耳边响起,父亲,父亲,云中君急忙寻找父亲的身影,发现自己父亲浑身是血的依靠在断墙上,是谁?云中君扶住自己父亲,看到从小疼爱自己的父亲成现在这个样子,他心中无比愤怒和悲伤,是谁,告诉我,我要杀了他!君儿,云中云紧紧握住云中君的手,将一块玉佩和一卷卷轴塞到了云中君中的手中,拿好它们,不要管我,逃离这里,不要想着报仇,这块玉佩是我以前以为好友的信物,你拿着它,他会找到你,本来你觉醒失败,我是打算让你拜他为师,已经捏碎玉简通知了他,很快他就会去寻你,这里危险,你快走。

  不,我们一起走,云中君摇着头,紧紧抓住云中云的手,孽障,还不走,云中云大吼,又吐出几口鲜血,我已经没有活路了,说着,云中云一掌打到了云中君身上,云中君眼前一黑,昏了过去,云中云看着倒在自己怀中的云中君,眼中露出慈爱的眼神,孩子,活下去,为父不能陪你了,说着,云中君拿出一支玉哨向天空吹了一声,不久,一支硕大的飞鹰落下,带他走,云中云将昏过去云中君和清璇的尸体放到飞鹰的背上,飞鹰的眼中露出不舍,走吧,好好保护他,云中云摸了摸飞鹰的头说道,飞鹰长鸣一声,在庭院中盘旋一周,飞向远方。

  不多时,数道破空声在庭院中响起,数道身穿黑袍的黑衣人矗立在院中,云中云,你胆敢骗老夫,云中城城主已经被我杀了,卷轴不在他那,告诉我,卷轴在哪里,否则老夫让你生不如死,一个低沉的声音透过黑袍穿出,透着月光可以看到一张布满皱纹而又苍白的的脸,一道狰狞的刀疤将整张脸分成两半,说着他将一颗头颅扔到地上,正是云中城的城主罗烈,哈哈,云中云大笑,因受伤过重,他又吐出几口鲜血,胸口剧烈的起伏着,这罗烈平时作恶多端,仗着自己是城主就搜刮民脂民膏,是和你们一路的货色,今天正好借恶人之手杀恶人,你有本事就杀了我,整座村落都被你们这群畜生屠尽,还在意我这条命吗?你的命不值钱,如果不是卷轴,我才不会和你这种蝼蚁废话,你以为你不说我就拿你没办法法了吗?哼,黑袍老人冷哼一声隔空将云中云抓起,就算你的老祖宗云中杰也不敢和我这样说话,你算什么东西,你可知搜魂之术,哼哼,想要知道卷轴的消息,搜一搜便可。

  那就来吧,不过,搜神之术每次使用都会耗损使用者的寿元,不知你能用几次,云中云道,死到临头还嘴硬,对付你,一次足矣,黑袍老人人冷笑道,啊,大人救我,就我,忽然一个黑袍人被一道剑光劈成两半,临死哀嚎响彻夜空,废物,黑袍老人暗骂一声,大喝道,来者何人杀死了罗城主,就想这么轻易离开,不是太天真了吗?一个白衣剑客飘然落下,竟没有一丝声响,哼,想留下老夫,可不能只靠嘴皮子,黑袍老人冷冷的道,话音刚落,又两身哀嚎响起,又有两个黑袍人倒在血泊中,小辈尔敢,说着黑袍老人身影化作一道残影扑向白衣剑客,数息之间,两人就交手了数十招,剑指东南,白衣剑客大喝一声,一连劈出数剑,哼,原来是一剑宗的人,怪不得这么狂妄,黑袍老人一声冷哼道唰唰,数道剑光向黑袍老人斩去,鬼影无形,眼看剑光即将斩杀黑袍老人,黑袍老人大喝一声,只见黑袍老人如鬼影一般幻化成无数的影子,身体变化成诡秘的形状,如同没有骨头一般柔韧,将数十道剑光全都躲了过去,白衣剑客,心头大惊,是幽冥殿的人,这个老怪起码比自己的修为高三层以上否则不会就这么轻易的躲过我的剑指东南,要知道,他曾经凭借此招杀死过比自己修为高两层的修士,难道他是炼体九层的高手?如果真是这样恐怕我今晚凶多吉少,该死罗烈,怎么会招惹这等人物,我身为云中城的监军,来的路上我担心如果不弄清楚是谁杀死了罗烈我不好交差,但现在确定无疑是这个老怪杀死了罗烈,那也就没有打下去的必要了,况且此人修为高深,定来头不小,不是我能留下的,况且罗烈那家伙死了刚好,只有他死了我才能当上云中城城主,要不是罗烈的家族势力太大,以他炼体四层的低微修为,这城主的位置怎么也轮不到他,只要我把杀死罗烈的人是幽冥殿的人这个消息带回去,自又人会处理。

  老怪,我先走一步,说着腾空而起,杀了我三个手下,不付出点代价怎么行,幽冥抓,黑袍老人伸出一支干枯的双手向白衣剑客的方向抓去,隔空中竟出现一支巨大的鬼抓,不好,白衣剑客暗叫一声,向后横劈一张,打出一道掌印,轰的一声,掌印与那鬼爪相撞,白衣剑客胸口一痛,一口鲜血吐出,这老东西果然修为高深,刚才他并没出全力,只见那鬼爪刹那间便来到白衣剑客身前,哧的一声竟抓住他的手臂,啊,白衣剑客一声哀嚎,只见他的手臂瞬间就被鬼手腐蚀,只留下一节黑色的骨头,白衣剑客一咬牙,抽剑将断骨斩碎,立刻吞下一枚丹药疾驰而去……

  黑袍老人看到白衣剑客远遁,也不追击,对旁边的几个黑衣人道,你们几个马上把这些尸体处理掉,我先带此人离开,是,大人,几名黑衣人立刻单膝跪地道,黑袍老人不理会他们,将云中云抓起,腾空而去,村中的火还在燃烧,升起的浓烟如同黑色的巨龙冲上云霄,快,快,不要让那群凶人跑了,大量的军队将云中城围了起来,其中一个身穿黄色铠甲的将君道,白木,幽冥殿的人在哪里?韩将军,他们就在村子里,断了一臂的白木跪在地上惶恐的道,此人正是那白衣剑客,带我去找到他们,韩将君,那几人身手不凡,为首那人功力深厚,恐怕已经达到炼灵九层,与您平分秋色,我们还是小心一点好,哼!废物,看看你的样子,几个幽冥殿的人就把你吓城这样,说着,不理会白木,径直向村中充去,尸体都被烧成灰了,看不出是谁干的,金甲将军道,他之所以进来是因为他根本不相信白木,只有罗烈一死他才是城主,所以他怀疑是白木杀死了罗烈,然后架祸幽冥殿,幽冥殿是称霸一方的大势力,怎么会因杀一个小小的罗烈,更不会无聊到屠村,就在他沉思之时,轰的一声巨响,整个村子被都晃动起来,不好,是阵法,该死的,上当了,他们临走前竟布置了阵法,幽会阵,金甲将军双眼一缩,立刻就认出了阵法,竟真幽冥殿,无数的鬼魂从阵法中涌出,发出凄惨的哀鸣,冲向村落,刹那间,数十名士兵就被吃的只剩下白骨,金甲将君急忙向村外跑去,幽鬼阵,本来就是一座极凶大阵,况且这有死了怎么多人,阴气太重,就算以他炼灵九层的修为也难以对付,只有等过几天阵法衰弱再来调查此事,说着便加快了速度,这时一道巨大的鬼影挡住了他的去路,他大叫一声提起长矛便向那鬼影刺去,一声尖锐的叫声响起,竟阵的金甲将军双儿流出鲜血,那巨大的鬼影在他的一击下瞬间就破碎开来了,但破碎的鬼影化为无数冤魂向他身后的士兵飞去,几个呼吸间,数白为士兵被啃的只剩下骨头,金甲将军打了一个寒战,急忙向村子外飞奔,他觉不相信那凶人是炼体九层,因为,炼体境九层根本不会布阵,只有炼灵境才可以,冲出村子的他心有余悸的看着身后,转过身来就给白木一巴掌,混账,,竟私通幽冥殿,没有啊,我冤枉,白木捂着脸吧道,哼,少狡辩,到了监军府,自有监军大人亲自定夺,此事必有一人背黑锅,金甲将军自己可不想背,于是他才将罪名推到白木身上,只有人背黑锅,才能平息罗氏家族和官方的怒火,金甲将军怜悯的看了一眼白木,便将其拍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