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没说你出不去……”莫长风不会哄女孩子,见长孙暮雪那样,连忙安慰,可安慰也安慰的不好。

    “噗”长孙暮雪被莫长风的傻样逗笑了,看着他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忍着笑,把仰着的头悄悄低下,埋在双腿间,想要掩饰住笑,笑掩饰住了,可这样,肩膀还是一颤一颤的。

    莫长风见长孙暮雪那样,更加慌了,以为长孙暮雪还在哭,而且哭得更厉害了。

    “那……那个……你别哭了,我一定会让你出去的,好不好?”莫长风轻轻的安慰着长孙暮雪,一副“妈妈让宝宝不哭”的样子。

    “真的?”长孙暮雪抬起头,脸上还有两个笑的大大的酒窝,一点泪水都没有。

    “……”莫长风有一种感觉自己上当受骗了的感觉。

    “哼……你骗我……”长孙暮雪把头别过去,两嘴鼓鼓的,那样子,像是生气了,可她心里,却在偷偷的乐着,原来逗这个小鲜莫是那么好玩,就让我再逗逗他吧!

    “当然是……哦不……不是……”莫长风被长孙暮雪搞得稀里糊涂了,语句有点混乱,脑子不太灵光了,满脑子的浆糊。

    这也不能怪莫长风,在此之前,莫长风可是一副冰冰冷冷的样子,无论见到谁,拿怕是女人哭,他也从不去安慰,也从不去管。在遇到南宫樰蝶时,也没有哄过南宫樰蝶,因为南宫樰蝶一直都是十分贤惠,温柔的,还有一点女汉子的样子,不会轻易哭。

    “噗”长孙暮雪捂住嘴巴,“那你就快点啊!”长孙暮雪炊着莫长风。

    “啊……什么……哦!”莫长风愣了一会儿,好不容易反应了过来。

    莫长风在这个所谓的梅林,走来走去,看来看去,翻来翻去。

    而长孙暮雪跳到一旁的栀子树上睡起了大觉,目光不时的盯着莫长风。

    .....................................

    “呼!”莫长风在院里游走了几个小时,天渐渐泛白,可莫长风一个生死门都没有找到。

    长孙暮雪见莫长风忙了几个小时,连点线索都没有找到,对他抱的希望也就不大了,可心中还是有一个邪恶的小人在偷偷的乐着。

    长孙暮雪看了看天,见时间差不多了,从栀子树上跳了下来,是时候该自己来了。

    “好了,看你那样,就知道你肯定找不到。”

    “那……那你怎么办?”莫长风被长孙暮雪数落得有些尴尬,还有一些不好意思。

    “当然是破机关啊!笨啊!这种机关,对我来说so easy。”

    “啊……你会?还有,什么叫手一机,是破解这个机关的重要东西吗?”莫长风有些可怜。

    “那当然,老娘可是破机关的高手中的高手,前世,为了盗宝,我可是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奇门遁术》都学会。”长孙暮雪一脸的骄傲,如果她有一条尾巴,肯定会翘的老高老高。

    长孙暮雪果断无视了那个问题。

    “什么什么前世……还有什么是《奇门遁术》,是一本书吗?”莫长风仿佛一个好奇宝宝。

    “你不懂,也不会懂的,像你们这种土老表是不会懂我的世界滴。”

    “那你要怎么破?”莫长风不信的看着长孙暮雪,莫府的机关到现在都无人能破,就连自己用了一年多的时间研究,都找不到一点线索,她——她那么瘦弱,可以吗?

    敢不信老娘,你等着,我一定会把这个机关破开,让你对我一刮二目三看四拜。

    长孙暮雪从莫长风旁边擦过,无视了他,目光紧紧的盯着四周,打量了一下院子。

    这里明明没有梅花树,连朵梅花都没有,怎么会有梅花香呢?

    “这个阵法是不是叫梅花阵。”长孙暮雪想起《奇门遁术》中的种种阵法,想到了梅花阵,没有梅花,却有梅花香,不就是吗?所以长孙暮雪十分肯定,一点反问都没。

    “你怎么知道?”莫长风惊讶的看着长孙暮雪,。

    为什么她会知道,我明明没告诉她,她怎么知道,我想她一定是听说的。

    “老娘我聪明呗!”长孙暮雪毫不吝啬的夸了自己一句。

    “……”

    长孙暮雪根据《奇门遁术》中所说的介绍,立刻环顾了一下整个院子,根据书中所说的内容找到了五个死门。

    “你有剑吗?”长孙暮雪从书中回应过来,向一旁的莫长风借剑。

    “诺……给你。”莫长风从自己的腰间拿出一把白色的长剑,尖锐的光芒印在了长孙暮雪的眼睛中。

    长孙暮雪手握着长剑,在院子的中心中,跳起了舞,舞起来剑,轻盈的脚步,没有离开院子中心半步。

    长剑在长孙慕雪的手中仿佛有了生命。

    说时迟那时快,长孙暮雪在院子舞了半刻钟时,向着东方的死门刺了过去,又如灵猫,转向了南方,跟着东南西北的顺序,连续刺了三个回合。

    “破”随着长孙暮雪有着弹性的嘴唇说了一个字,整个阵法,转了起来,万千的事物如瞬间般,闪现在长孙暮雪和莫长风的眼前。

  4酷{匠s5网◇i正版首》*发

    长孙暮雪依旧镇定自若,冷静地分析着这个阵法,莫长风见长孙暮雪那般冷淡,丝毫畏惧都没有,深深折服了。

    长孙暮雪没有理会莫长风探究般的眼神看着自己,她依旧死死盯着最前方。

    还没等莫长风反应过来,长孙暮雪如鬼魅般的影子出现在了莫长风睡觉的地方,修长笔直的剑直指床榻。

    瞬间,梅香消失了,阵法的压抑也没有了。

    “哇,姑娘你太厉害了,我用了一年多的时间都没有找到一丝头绪,你竟然在一个时辰内破开了这个阵。”莫长风毫不掩饰地赞赏了长孙暮雪,眼里满是精光。

    没想到看她一副娇弱的样子,竟然又有男子般的气势,拥有男子般的果断杀伐,拥有男子般的镇定自如,自己真是自叹不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