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渐渐降临,一轮明月挂上树梢,皎白的月光将凤凰宫照亮,此时的凤凰宫园仿佛天上的仙宫。

    长孙暮雪以雷速般的速度从床上跃起,穿了一件黑衣,蒙上一块黑纱,以免别人认出自己。

    长孙暮雪走到窗前,正准备跃窗,“我为什么要跃窗,我又不是来偷东西,这是我的宫,我跃我家的窗干什么?”

    长孙暮雪推开门,来到了凤凰宫的城墙边,跃上了屋顶,在皇宫的上空,跃来跃去,终于跃出了皇宫。

    “哎……等一下,莫王府在哪?我怎么这么笨,没有向南宫樰蝶问清莫王府在哪?现在这么晚了,也不好去问她,可以问别人啊!我真聪明!”长孙暮雪毫不吝啬的夸了自己几句。

    长孙暮雪走啊走,走到了一个小巷,她躲在小巷的角落里,没有人发现。

    长孙暮雪见来了一个瘦瘦弱弱的人,想都没想就冲到了他的面前。

    “喂——莫王府在哪?”

    来人见自己眼前突然冒出一个黑影,吓尿了,腿软的瘫坐在地上。

    “啊——鬼啊——”那人直接口吐白沫,翻了翻白眼,昏死了过去。

    长孙暮雪头上冒下几条黑线,你有见过黑色的鬼吗?

    长孙暮雪这次放聪明了,没有守在角落里,还是光明正大的站在路中间。

    一个小女孩抱着身子,偷偷摸摸的小巷子里行走,忽然,她在眼前看到了一个黑影,吓得直往回跑,嘴里还念叨着,“有鬼啊……鬼啊,你别来找我!我没干什么坏事。”

    “混蛋,你给我站住,你说谁是鬼?”长孙暮雪听了,那叫一个气啊……

    那女孩跑的更快,生怕鬼会找上她。

  +酷b#匠I…网$首发、0

    见女孩跑远了,长孙暮雪有种很挫败的感觉。

    “不行,老娘可是打不死的小强,这点困难还是难不倒老娘。”

    长孙暮雪又在小巷里静静的等着。

    一个长得粗犷的大汉走了进来,满脸凶煞,一副我是土匪的赶紧。

    “就是个人应该不会怕吧!”

    长孙暮雪来到大汉的后面,拍了拍大汉的肩,“喂,小子,问你个事儿呗!”

    那个大汉感觉后面有个人在拍自己,有看到他的旁边有一具尸体,还口吐着白沫,一股热流从他裤裆上流了下来。

    “大侠,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三岁小孩,你饶过我吧!我不好吃的,这有一些银两当作贡献给您的!”那大汉赶紧跪了下来,从腰包里掏出了钱,放到了长孙暮雪手中。

    长孙暮雪在心里飞过几头草泥马。大汉见长孙暮雪不理他,赶紧逃之夭夭,那速度,比飞毛腿还快。

    “我就长得这么像鬼吗?不就是问一个路吗?有必要吗?”长孙暮雪摸了摸自己的脸。

    就是因为这天晚上的事,长孙暮雪把自己那张绝色容颜显现了出来。

    大姐,你半夜三更不睡觉,跑到巷子里来,又穿黑衣服,别人不认为你是鬼是谁呀?是我,我也会被吓尿的好不好。

    “算了,自力更生,丰衣足食。”长孙暮雪气呼呼的离开了那个伤心的地方。

    长孙暮雪走了不知多久,停了下来。她弯着腰,双手搭在腿上。

    “呼——这是哪?啊……我怎么还在这里!”长孙暮雪看了看四周,仰着头,对着天呐喊。

    其实主要不是长孙暮雪不认路,只是这是古代,小巷与小巷之间,几乎长得一样,再加上又是晚上,很难辨认。

    “怎么送个信都那么难啊!前世,要么就是用电子邮箱,要么就是有专门的送信人送邮件。这什么破地方,什么都没有。”长孙暮雪在那里苦苦的抱怨着。

    没办法,长孙暮雪只好沿着这条小巷一直往下走,走在的走着,也错过了莫王府。

    长孙暮雪忽然想起了什么,退了几步,头迅速往右一转,便看到了三个大大的字——莫王府。

    “哈哈……我终于找到了!”长孙暮雪笑的那叫一个花枝招展。

    长孙暮雪刚准备敲门,想了想,还是从墙上翻过去的好。

    长孙暮雪找了一个比较矮的墙,一跃,跃了莫王府。

    听南宫樰蝶说,莫长风住在北院。

    长孙暮雪找到了北院,看到了两个侍卫站在门口。

    “……”

    “唉,我怎么这么可怜,每次都要翻窗,翻墙。你看我现在又要翻,怎么不让我变成壁虎哦!”长孙暮雪无力的看着那高高的墙。

    长孙暮雪又如鬼魅般翻过了那堵墙。

    “喂,我怎么看到一个黑影”一个侍卫看着另一个侍卫。

    “哪有什么黑影,你看错了。

    “我真的看到一个黑影。”

    “没有,你看错了。”

    “我真的真的看到一个黑影。”

    “你真的真的看错了。”

    ……

    长孙暮雪听到他们那么脑残的话语,头顶奔出几千头草泥马。

    长孙暮雪走进里院,刚刚踏入,便闻到了一阵梅花香。

    “咦?这里明明没有梅花,怎么会有梅花香?”长孙暮雪看了看里面。

    一个凉亭,亭的中央,放着一把纯白色的竖琴和一架血色的长琴,好像是一对的。亭的周围有一池一湖,院子里有许多栀子树,独没有梅花树。

    “有人吗?”长孙暮雪轻轻的问了一句,这是人家的院子,自己肯定不敢太大声。

    “难道没人吗?不会啊!南宫樰蝶说了,莫长风就住这……”长孙暮雪还没说完,就感觉自己被人紧紧的拉住了。

    “你说什么?南宫樰蝶是吗?你说是南宫樰蝶叫你来的。”一个急促,又有些温文尔雅的声音从长孙暮雪的身后传来。

    “是,是啊……”长孙暮雪有些木讷的回答了后面人的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柠尔+弋浅兮说:

    (浅兮下午就考完试哦,今晚先更另一篇哦,明天再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