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芦花”身子有两个长孙暮雪那么肥,满脸的麻子,一张嘴唇就像香肠嘴,乌黑的青丝带着枯黄,一眼便能看出是营养不良,靠近“芦花”,就能闻到一股狐臭味。

    老鸨见了,连忙把“芦花”送走,因为每次有客人,她都厚着脸皮跑来伺候,而客主见了,都吓得逃了,所以,现在的生意才会那么难做。可又不敢把她送走,因为,有人把她卖到这里,还说每月会送银子。可到现在,一分钱都没有,还倒贴了钱。

    “喂,芦花,没看见这位公子不想见你吗?你赶紧滚,别在这碍手碍脚的,让人看着烦。”一位浓妆素抹的妖媚女子叫道。

    “是。”就在“芦花”准备走时。

    “你们都退下吧,芦花留下。”长孙暮雪似乎看出了什么端倪,让”芦花”留下来。

    “啊???”全体都惊的张大了嘴巴,双目瞪大,她们没听错吧,这位富家公子竟来“芦花”,谁不知道,“芦花”是这里的扫把星。

    春风楼的姑娘们都狠狠的瞪着她,眼里冒着酸泡泡。

    “你们还杵在这干什么?还不快走!”老鸨呵斥了她们一顿。

    “是……”姑娘们一副不甘心的样子,有的姣着手帕,有的紧咬牙。看着长孙暮雪,眼里全都冒着粉色爱心泡泡。

    哎,如果让这位富家公子看上,当个姨娘什么的,下半辈子就有钱了,下半辈子就不用愁了。

    关上门,跃过“芦花”,坐到长榻上,拿起一杯香茶,放在手中,轻轻的摇了摇,之后嘴巴在杯沿,轻轻品了一口。

    “你很勇敢!”

    “啊?”“芦花”二丈摸不到头脑,什么意思,莫不是他发现了什么?不可能,这个秘密只有我和莫知道。

    “你很聪明,知道如何掩饰自己,我真心佩服你!”

    长孙暮雪指了指他面前的椅子,示意她坐下。

    “芦花”毫不客气的坐了下来,也不怕长孙暮雪说出去,就算说出去,也没人相信。

    “你掩饰的很好,如果照这样的情形,你一定可以离开这儿!但是,你似乎忘记了什么?你身上的狐臭把花香掩饰住,可如果鼻子好一点的人呢?你身体被狐臭所掩饰的花香就会被闻到。”

    长孙暮雪之所以认为“芦花”想离开春风楼,是因为“芦花”故意把她自己弄丑,弄肥,弄臭。但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对的,自己只是胡乱猜想而已。

    没有哪个女子不爱美,自己也一样。

    “可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把自己弄丑,弄肥,弄臭。”

    “呵,公子,你很棒,我来到这,想出去,可每天晚上都有人看着我,我一个弱女子也无处可逃。”

    “我原名叫南宫樰蝶,有一天,我喜欢上了莫家的二公子——莫长风。可不知,我姐姐南宫樰梦也喜欢他,就因为她发现了我喜欢莫长风。所以,她在晚上,偷偷把我送到青楼,永远不能出来。为了保贞,我在第二天,把自己弄丑,又用增肥药变肥,再想了一个办法,用狐臭掩饰花香。自那以后,人人都远离我。”

    “那……那个姓莫的人知不知道你在这里!”

    “知……知道,怎么了吗?公子。”

    “那他有没有来看你?”

    “……”南宫樰蝶那灵动的黑瞳落下了两颗晶莹的泪珠。是啊!他明明知道我在这里,却没有来看我。难道他不喜欢我了吗?

    不……不可能的,莫哥哥曾对我许下过山盟海誓,并答应过我,一定会娶我。莫哥哥不会反悔,他也不是这样的人。一定是事出有因,所以才没有来看我。嗯,一定是这样子。

    南宫樰蝶在心里努力劝告自己,努力平复自己的心。

    “那就是说他没有来看你。”不是反问,也不是疑问,还是肯定。

    “我……我相信莫哥哥,我相信他一定会来找我的,或许是有原因,所以才没有来看我,还请公子注意自己的言行。”南宫樰蝶气恼地瞪着长孙暮雪。

    “我为什么要注意我的行,我又没有对你做什么?莫非你想要我对你做什么?”长孙暮雪一脸邪恶的看着南宫樰蝶的胸前。

    “你……”南宫樰蝶的脸瞬间红的跟个苹果一样,一脸戒备的看着长孙暮雪,并用那双肥肥的小手捂着胸,那画面,别有多滑稽。

    哎,又是一个陷入爱河的可怜女子,我就说嘛,世界上没有可信的男人,就如同古人说的,男人的话可信,母猪都会爬树。

    长孙暮雪之所以会说这句话,是因为她还没有遇到自己的另一半。当命运之轮轮的她时,她深深的陷入了!

    回想起今天,我定会后悔说这句话。

    “哦?如果我可以救你呢?”

    “什……什么,真的吗?公子。”南宫樰蝶一脸惊讶的看着长孙暮雪,眼神中还带着一丝激动。

    “是,我可以帮你。”

    “那公子现在帮我可好,我非常想远离这个地方,离开这个让我伤心的地方,小女子定会感激不尽。”

    “不行……是,现在不行。”

  s!酷&I匠网lb唯一,2正Dh版,Y其》他n都;c是盗=版

    南宫樰蝶听了,松了一口气,刚刚在听到前半句话时,南宫樰蝶的心似乎停止了。

    “嗯……三天后,三天后我定会来这里救你,但是,记住了,你欠我一个条件。”长孙暮雪伸出三根手指,指明三天后。

    “嗯,谢公子,谢公子,不知公子姓什么?”

    “不用,我先走了!”有缘千里来相会,如果们有缘,就还会见面,下次见面,你便会知道我是谁?

    长孙暮雪拉开窗户,清风吹了进来,吹乱了长孙暮雪的青丝,也吹乱了南宫樰蝶的心。

    “那个……公子,可以等一下吗?我有个东西请你帮我带给莫长风。”南宫樰蝶赶紧跑到桌子前,写了一封信,在再信上吻下了一个吻,递到了长孙暮雪的手上。

    长孙暮雪拿起信放好,运用轻功,一跃而起,飞向了屋檐,踏着清风离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