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蝶宫——

  “啪啪”羽妃到处摔瓷器,满地的碎片还不能解她的心头之恨。

  “她以为她是谁?一个不受宠的皇后而已,还在这里嚣张,要不是看在她还有用处,她以为她还能活多久?”羽妃满脸的阴狠,那狰狞的面目,活像一个老巫婆。

  春桃见羽妃发泄的差不多了,跑过去把羽妃扶到太妃椅上,“羽妃娘娘,那贱人自昨天以后,便性格大变,不知是不是中邪了?如果我们……”春桃凑到羽妃耳朵旁出主意。

  “春桃,近来头脑越来越聪明啦!这个便赏你里吧!”羽妃从青丝中栽下一只金杈,递到到春桃的手上。一脸的狠毒,从温柔优雅到阴狠恶毒,羽妃变脸变得真快。

  “谢娘娘。”春桃拿着金杈,一副沾沾自喜的样子。

  酷W《匠j网唯一@;正“I版e,k&其X他*,都是盗版;

  “你赶紧去办件事,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了,明白了吗?”收回了之前的阴狠,在次装回了那副娇柔做作的样子。

  “娘娘放心,奴婢一定会把这件事办好,娘娘就等着奴婢的好消息吧!”说完,眼里闪过一摸狠毒!走出了大门。

  而长孙暮雪全然不知,自己已经被别人记恨上了,还在想方设法的让自己死。

  长孙暮雪一脸悠闲的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一杯茶,沐浴着阳光,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忽然,长孙暮雪手里的茶杯比雷快的速度,射向一棵树丛。

  “谁?出来?”从羽妃刚刚进这间屋子时,她就感受到有人靠近,本不想理,也不想暴露自己会武功的事实。

  以为他马上就会走,没想到,到现在还没走,还直勾勾的盯着她,不仿佛要把她看透一般,她忍无可忍,只好出手。

  “皇后娘娘的水真好喝,是我喝过最好喝的茶水。”

  这时,从树上落下一位白袍男子,手里拿了一个茶杯,唯一不同的是,茶杯里的茶水,没了。

  “是你?”没错,这位男子便是那天晚上被长孙暮雪踢出门的冷墨寒。

  “哟!你不是被我踢的滚远了吗,怎么又滚回来了?莫非,还要我再踢你一次?我很乐意效劳。”长孙暮雪抱胸,一副看戏的样子,看着他。

  这不提还好,这一提,冷墨寒便发火了,看着长孙暮雪的眼神变的欲发欲冷,想起那天晚上的事,冷墨寒就有一种想让这死女人去死的冲动。

  可不知怎的,他竟然下不去手,心中总有一个声音说,如果你杀了她,你一定会后悔。他竟然神奇般的放过了她。

  身为一国之君,竟然被一个女人踹了屁股,这让他的尊严和颜面何存?

  “身为皇后的你,竟然住这种地方,不可思议?”冷墨寒嘲讽的看着长孙暮雪。心中却十分愤怒!一国之后怎么能住这种地方,我让羽妃安排,她尽量安排这么一个破地方。让它国知道了,定会笑话我们国。

  羽妃,你认为我宠你,你就可以这么为所欲为吗?

  “你管得着吗?”

  这一听,冷墨寒的火气更大了,他周围的气场变得越来越冷,当人置生在冰天雪地之中。

  冷墨寒死死的瞪着长孙暮雪,长孙暮雪也不甘示弱的反瞪了回去。就这样,他们大眼瞪小眼。

  冷墨寒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把视线收了回来。

  长孙暮雪从床榻上下来,淡粉色的绣花鞋轻轻沾在地上,地上仿佛身出了一朵血莲,步步生莲。长孙暮雪风轻云淡的走到冷墨寒身前。

  长孙暮雪身上的体香传入冷墨寒的鼻间,冷墨寒的脸上瞬间出现了可疑的红晕,红晕从面颊延至到耳根。

  长孙暮雪看了,眼里闪过一抹捉弄和邪恶,只在一瞬间消逝,冷墨寒压根都没看见。

  长孙暮雪轻轻踮起脚尖,头刚刚好到冷墨寒的下颚,长孙暮雪轻轻抬起头,清秀的脸映了出来,但前提是要忽略另一半脸,长孙暮雪在抬起头是,笑靥如花。

  在远处的暗卫见了,下巴都掉了。

  冷墨寒的脸更红了,宛若一个红苹果。

  一男一女靠那么近,本是一副美好,和谐,幸福的画面,可一句不和谐的语音从长孙暮雪嘴里冒了出来“你脸红了耶!”

  长孙暮雪笑嘻嘻的看着冷墨寒,双手负在身后,一副老大人的样子。

  “咳咳”冷墨寒尴尬的把头别了过去。

  长孙暮雪把头转了过去,从新坐回了太妃椅上。眼里的活泼,可爱,纯真全没了,取而而之的是严肃,冷漠。刚刚的玩笑,她不想再开了,也没兴趣。

  冷墨寒一惊,这位皇后变脸变的太快了吧。自己好像没有惹到她吧!

  “你来这里做什么,我这里可没有美人,更没有钱财,so,你无论是来劫财还是劫色,我这都没。如果你要劫的话,出门左转,再右转,左转,再右转,右转,再走三千步,那里或许有你想要的东西,拜拜,再见,慢慢走,不送。如果你不知道怎么走的话,我可以送你一程。”

  那里是妓……院,是男的都知道,这个死女人,竟然把我送到妓……院,不可原谅。一股无名的怒火点在冷墨寒的头顶。

  (作者求收藏求评论求打赏啦啦啦啦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