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下鞋子,睡在床榻上,一双醒目的眼睛盯着床梁。辗转反木,怎么也睡不着。

  “羽妃娘娘驾到!”一声尖锐又带着鸭舌音的,声音传进长孙暮雪的耳朵。

  “姐姐,羽妃来看你了。”一位身穿薄荷绿长裙,淡绿而透明的罗袖轻轻落在地上,裙子的下半部分,裙褶边围满了一圈细纱,一只纤细的小手搭在宫女的手上,娇柔而魅惑的声音,让人听了,都会而忍不住怜惜一番。

  “喝,还真烦,连睡个中午觉都不安稳。”长孙暮雪懒散而妖媚的躺在床榻上,一双好看的眉毛皱起来,单手靠着头,另一只手放在胸前,不施胭脂水粉的脸略微的苍白。

  但一半的阴阳脸,让整块脸的美感都弄失了,拿起一块薄纱,轻微带在脸上,把另一半阴阳脸给遮住了,看着另一半脸,宛如地狱盛开的红莲,妖治而美丽。

  “姐姐,妹妹不是故意要打扰你睡觉的,妹妹我不知道姐姐你在睡觉,求姐姐原谅。”羽妃一进屋,就看到一副病美人一样的长孙暮雪,看着长孙暮雪的脸,羽妃恨不得,现在跑过去抓花她的脸。

  羽妃一双纤细的小手轻轻抓着丝娟,嘴唇倔强抿的着,仿佛长孙暮雪欺负了她一样。

  “咳咳…不是,妹妹别生气,姐姐我不是这个意思,咳咳…姐姐我最近生病,怕传染给你!”说完,还加重了咳的声音。装,谁不会?跟我比演技,你还嫩着点。

  前世,他和她到处做任务,演的还不多?

  羽妃一脸嫌弃的看着长孙暮雪,一双小手轻轻捂着鼻子,生怕传染一样。

  “姐姐,你没事吧!”有病更好,死了了之后,皇后之位就是我的啦!可,羽妃表面上却露出一副担忧的样子,“姐姐,你可不能有事啊!”

  一副虚心假意的样子,让长孙暮雪想吐。

  “要死也是你先比我死。”长孙暮雪从床榻上下来,慢悠悠的走到主位上坐到了下来,连一句让羽妃坐下,都吝啬地不给。

  “你……姐姐,你怎么这样说?妹妹我好心来安慰你,来看望你,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如果我做错了,请姐姐一定要告诉妹妹,妹妹我一定会改过。”说完,羽妃嘤嘤的抹着眼泪,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一抹狠厉的光从她眼角闪过。

  “别和我攀亲戚,我没有你这么丑的妹妹,况且,我娘只生了我一个,从哪里冒出来的妹妹?”长孙暮雪手里捏着一只青花瓷杯,嘴角时不时眠一口,就像一种情趣。

  “你怎么能这样说羽妃娘娘,羽妃娘娘知道你不会打理后宫,整天为你忙东忙西的,你连句谢谢都不说,还在这里骂羽妃娘娘,如果没有羽妃,这后宫,不知道会乱成什么样,你还能安稳的坐在这里吗?”羽妃身边的宫女子——春桃为羽妃打抱不平。

  “我有让羽妃管理后宫的吗?似乎没有吧,她自己多管闲事的,怪在我身上干什么?还有,我最讨厌那种惹事心非的人。”长孙暮雪一双冰冷的眼神扫过宫女。

  春桃的身子颤了颤。

  “姐姐,你似乎忘记了一件事,你可是比我更丑诶!”羽妃毫不过顾忌淑女的形象,破功地骂了一句。

  “我再丑,也不及某些人丑。因为她们丑的不是脸,而是心。心丑了,在美的脸也是丑的,你说是吗?羽妃……”

  “你……”

  “呼”羽妃努力让自己平静一下,“姐……皇后娘娘说的是,漂亮的女人就不一定有一颗漂亮的心。”为了保持形象,羽妃好不容易从口中吐出这句话。

  U最2F新章%节“/上(酷2匠网a

  两只手绞着丝娟,细长的指甲刺进肉里都不知道。

  “不知羽妃来本宫这有什么事吗?如果没事就赶紧滚吧!地儿小,容不下你这位尊贵的羽妃。”长孙暮雪还特地加重了羽妃两个字,明显是想让羽妃,记住自己的身份。

  羽妃的脸色红的跟个猪肝油一样。

  “皇后娘娘,不是的,听说你把贤妃气晕了,羽妃知道皇后娘娘一定是被冤枉,所以我是来证明皇后娘娘是清白的,只要皇后娘娘告诉我原因,我会到皇上那里为你求情的,我相信皇上一定不会怪你。”

  呵,终于露出真面目了吧!想来找茬,哼!身为新二十一世纪的天才少女,还会斗不过你一个老古董?那我二十多年来不是白活啦!

  “哦?莫非羽妃来找我,不是来看望我的吗?”长孙暮雪挑眉道。

  “我只是想证明皇后得清白。”

  “是,其实你真心不用为贤妃来找我,你完全可以告到皇上那,我从不在乎?收起你那白莲花的脸,我看了闲恶心。”长孙暮雪看都不看羽妃一眼。

  羽妃一惊,今天这个贱人怎么了,之前还柔柔弱弱的,怎么变得这么牙尖嘴利了,还敢承认自己的错?难道她就不怕被罚吗?

  “皇后说的是,是妹妹唐突了,妹妹的身体有点不舒服,就先离开了,曦妃的事,妹妹会想办法帮姐姐的。”羽妃摆出一副受委屈的样子,但又不敢跟皇后撕破脸皮,万一一不小心被皇上看到可就不好了。

  “春桃,摆驾回宫。”

  “是。”

  羽妃来时,一副看戏鄙视的样子;回来时,肚子里受了一包的气。

  看着羽妃气呼呼的走了,悠然地坐在太妃椅上,道:

  “哼,跟我斗,你还嫩着点,在回家吃个二十年的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