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6 病入膏肓

  “我很好,我没病!”贤妃狠狠瞪着长孙暮雪,如果目光可以杀人,长孙暮雪不知道死了多少次。

  “我懂,通常有病的人都会说自己没病,你已经病入膏肓了,再不去治,就真要进棺材了!”长孙暮雪仿佛没有看到贤妃的目光一样。

  “你……”

  “嘭”贤妃被气的倒在了地上,晕了过去,口还吐着白沫,嘴角,四肢一抽一抽的。

  贤妃在昏倒的那一瞬间,也不忘恶狠狠地瞪长孙暮雪一眼。

  “啊!贤妃娘娘快病死了,看她一抽一抽的,是不是得了什么疾病?”长孙暮雪害怕的一只手捂着嘴巴,一只手捂着眼睛,好像眼前有什么脏东西,怕玷污了自己的眼睛。

  周围的侍卫全都惊呆了,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他们看到了什么,懦弱无能的皇后把贤妃气晕了,气的还不是一般的轻,都快气死了,不是说,皇后胆小怕事,丑陋无能,一点脑子都没有,还是个傻子,怎么,现在看来,一点都不像。

  侍卫们一副不可思议,惊讶的表情,长孙暮雪视若不见,只是冷眼扫过他们,他们被长孙暮雪盯得发毛,匆匆低下头,纷纷盯着自己的靴子。

  刚刚长孙暮雪的目光太犀利了,有一种了想把你看穿的感觉。

  “你们是不是忘了做什么事?”长孙暮雪看着全场的侍卫,问道。

  “啊?”全场的侍卫一脸迷茫的看着长孙暮雪,他们难道还忘记了什么事吗?没有啊!他们怎么不记得了。

  长孙暮雪的嘴角狠狠地抽了抽,还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侍卫,她指了指贤妃,“难道你们想让贤妃永远的睡在这里吗?反正我不介意,这后宫里多一个人,少一个人,对我而言都没有坏处,但贤妃死了,我会很开心的。”长孙暮雪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恶魔,她一定是恶魔。侍卫们匆匆抬着贤妃,又匆匆离开了,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现在,只剩下那位粉衣宫女和长孙暮雪。

  粉衣宫女看着长孙暮雪,赶紧跪下,一双细手撑在地上,几棱的沙子搁在手上,皮被磨破了,血染红了沙子。

  她边磕头便感激:“谢皇后娘娘救命之恩!谢皇后娘娘饶命……奴婢……”还没说完?粉衣宫女发现眼前已无人,抬起头一看,白色的影子已不在,看着长孙慕雪一步一步走远,只留下一个独寂,寂寞,悲伤的背影。

  “皇后娘娘,奴婢愿为你做牛做马,如果您有什么困难?我一定会帮您。”粉衣宫女赶紧跑上去,追到长孙暮雪,不知怎的,发现皇后娘娘比任何人都可怜,于是,她想去安慰,可是身份不允许,留下的只有一句同情的话。

  “我不需要……”我不需要你的可怜,那怕是同情也罢,但是这句话,长孙暮雪并没有说出来,她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也不想让任何人看到,自己最无助,最懦弱的一面,因为这样,只会造就自己的死亡。

  自己太多的一面暴露给别人,自己最终的下场,只有死。死,并不可怕,但是,死在自己最恨的人手里,死了也不会安生。更何况,长孙暮雪还答应过某人,自己会好好的活着,那怕别人死了,自己活得也很好。

  “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更不要任何人的可怜。因为别人的同情,永远不会落到我的身上,太多的同情,太多的可怜,只会欠下一笔有一笔的债,只会是自己的软助,而软助便是死亡的开始。”长孙暮雪自嘲的看着粉衣宫女,意味深长的走远了。

  只留下一脸迷茫的粉衣宫女,“皇后娘娘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我听不懂,算了,不去想了。”粉衣宫女匆匆忙忙的回到了曦妃娘娘的宫中。看这她一副忐忑不安的样子,好像即将要面临什么狂风暴雨一样。

  长孙暮雪一脸忧愁地回到落花院,也就是冷宫,一个皇后,还没掌握后宫,就住进了冷宫,说出去还不被别人笑掉大牙。

  +最。w新'L章节F&上/酷O}匠{=网-

  不过对于长孙暮雪而言,房子不过就是一个居住的地方,可有可无,可破损可富丽堂皇,对于家的渴望,她早已经没有这种感觉了,家,在她三岁时就没有了。

  不过说来,原主真可怜,不受宠就算了,还被其他嫔妃辱骂,羞辱,这个皇后之名,也不过是个虚名而已。

  望着院前的蓝色妖姬,思绪回想到了,前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