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臣被藤蔓束缚的无法动弹,只要他越加剧烈的扭动,藤蔓就会缠的越紧,最后他终于放弃了,痛觉神经突然向他的大脑传输信息,身体上那种本崩坏了的痛立刻被提臣感觉到了,他僵硬的动了动脖子朝下面望去,藤蔓上全都浸满了他的血,血顺着藤蔓流了下去,滴落在花瓣上,绿色的花径骤然变了了黑色,花朵变成了血红色。

  接下来一发不可收拾,俯拾皆是的白色花海瞬间变成了一片血海,刚才还置身一片花海的他却仿若来到了地狱的尽头。

  提臣面色苍白,完全被他所看到的一切震撼住了,以致就像受到电击一般,精神处于半痴半呆的状态之中,如果不是身体上不断的传来痛感,他已经崩溃了。

  ‘这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怀着诸多的疑问提臣无力的垂下了头,失去了知觉。遍布他全身的藤蔓长出了血色的花朵,一朵一朵的绽放在他的全身,妖娆又神秘。

  “啊!!”

  提臣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满头大汗,大口的喘着粗气,眼睛瞪得圆圆的,好像一个惊慌失措的孩子。

  这时护士开门走了进来,手里端着医用盘子还有一个花瓶,花瓶里放了一束漂亮的鲜花。

  当她快要走到病床前时。,提臣看了她一眼,又朝着她的手上望去,曈孔骤然收缩。突然她的眼前闪过一个影子,“啪!”原本老老实实在她手中的花瓶掉在了地上被摔的四分五裂,花朵也被摧残的花瓣到处都是,而提臣的手还停留在半空中,他恶狠狠的看着护士,一脸难以遏制的愤怒,冲着护士吼了一句,“滚!”

  受到惊讶的护士慌张的跑走了,手中的盘子在慌乱中掉落在地上,摔了个叮当响,在经过门口时只顾着逃离病房就与在病房门口外正准备进来的安易撞了个满怀。

  护士连“对不起”都没说,就从他身侧跑走了,安易分明看见那护士在用手抹眼泪儿。

  满脑子疑惑的安易走进了病房,这病房与他刚有的时候可是差距太大了,一片狼藉,不知道的还以为有强盗进病房来抢劫过呢!

  “喂,阿臣大少爷,您这是发的哪门子脾气啊,还把人家护士姐姐给气走了?”

  提臣的情绪得到了一些稳定,还是顶着一副面无表情的脸,对他的问题充耳不闻,“我要的东西呢?”

  “喏!”安易将他手里的那本书扔给了提臣,“你是不是故意刁难我啊,这书一般的书店根本就没有卖的,我接连跑了三四家书店最后在一家有些念头的旧书店里给你买到了这本书。”

  提臣点了点头,他指着安易手里拎着的袋子,“那是什麽?”

  “我刚才在楼下碰巧遇到叔叔阿姨了,所以就将他们给你买的吃的一并带回来了,没让他们上楼。”

  “为什么?”

  安易将手里提着的几个袋子放在了柜子上,“你还问为什么,阿姨如果上来看到你一定闹心,所以我就让叔叔带着阿姨回家了,今天晚上我在医院陪你。”

  “不用了,明天你还得去学校上课,回家吧,我自己在医院没问题。”

  “阿臣,你是不是睡觉睡傻了啊,今天是周五,你走运了,赶上明天放假,我今天晚上可以守你一夜。”

  与其说安易守提臣一夜,不如说他在医院趴在病床上更能提高睡眠质量,他们之前又聊了一会儿,提臣就躺在床上看书了,安易也不好意思打扰他,这里也没有多余的杂志,于是他就坐在病床前,趴在病床上无聊的发呆。

  这发呆不要紧,提臣看了一会儿书后发现安易没了动静,将书挪出视线之内,就看到趴在病床上睡的正香的安易。

  提臣无奈的摇了摇头,将书合上放到一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喂,要睡觉去床上睡。”但是安易依旧睡的那么安稳,连理都没有理他。

  于是提臣悄悄的从病床上下去,走到安易身边,缓缓半蹲下去,然后将他的一只胳膊搭在了他自己的肩膀上,将他整个人从椅子上提了起来。费了一番功夫后,才将他抬到了他的病床上,给他盖好被子后,提臣就朝着病房门口走去。

  这两天内发生的事情给了他太大的冲击力,他快有些毫无招架之力了,走在路上,风轻轻的将他的病服吹动了起来,那掠过头顶的风也把他心中混乱的思绪吹走了些,心情舒畅了不少。

  吧唧吧唧嘴,安易这一宿可是做了一个好梦,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

  “提臣?”他半睡半醒的凭借着不清楚的意识朝着病床上摸去,殊不知他现在躺的就是提臣的位置。

  摸了半天都没有摸到,安易完全睁开了眼睛,看着空荡荡的病房,试探性的叫了一声,“提臣?”

  6)酷匠网6^正版首e发$b

  空荡的房间里只能听到他自己的声音,安易的意识瞬间清醒了,他的脑子里发出了警报,“提臣不见了!!”

  安易一下子就慌了,那么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说不见就不见了呢,迅速的下了床,小跑着到了病房门口,手刚碰到门把手,门把手突然就自己动了起来。

  还未来的及作出反应的安易,就听到门毫无预兆的被打开了,而他与外面进来的人撞在了一起。

  “痛痛痛。”安易朝后退了步,低头捂着自己的额头直喊痛。

  “你在干嘛?”

  安易听到来人的声音抬头看去,看到了他想看到的那张脸庞,“提臣?!”

  看到安易大惊小怪的表情,提臣只是用再平淡不过的语言回复了他,“叫那么大声做什么,我不是聋子。”说着他边将门关上边走进了病房,安易就在后面跟着他。

  “你一声不吭的出去知不知道会吓死人的啊?如果你还不打算回来,我就要以失踪人口案给警察叔叔打电话了,你出去干什么了?”

  “喏。”提臣两手高高抬起,将手中拎着的两个袋子在他眼前晃了晃,“去买早餐,还是热的,趁热吃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