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拄着下巴扭头去看窗外,窗外的紫藤开的正好,很美,好像是被染紫了的柳条,轻轻闭上眼睛,嘴角微微勾起了一丝弧度,想要把这美景深深的印在眼中,然后再慢慢睁开,映入眼前的.......

  “提臣!在看什么?”

  只见一个庞然大物瞬间占满了提臣的视界,微微抬起头,看到了一副甚是恐怖的面孔,双腿叉立,一阵风吹过,将那看起来不太合身的连衣裙裙摆吹了起来,露出了两根健壮如台柱的性感大腿以及安全裤。一张足可以与网络红人凤姐媲美的脸蛋正在长牙咧嘴的俯视着坐在桌子前的他,手上卷成筒的教科书不断的拍在另一只手的手心上,不时的会用手推推架在塌鼻梁上的眼镜框。

  这就是他们心目中的女神了,哦不,是他们这个班所有学生中的‘梦中女鬼’班主任朱颜,果不其然,人如其名,有天屎般的恐怖笑容,猪一样的颜值。

  “看花儿。”

  提臣面无表情的望着班主任,随口说了一句,可是这么随口的一句却让刚才还满脸黑云的她转眼间就笑的春光灿烂,很‘自觉’的用自己的手攀上了她的自己的脸蛋儿上,一副享受的神情,“还是你最会说话了,念在你都这么说了,我也就不跟你计较了,不要盯着外面出神了,认真听讲。”说完就转身,一扭一扭的朝着讲台走去。

  “我是说在看外面的花儿。”等导员儿走了以后,提臣忍不住补了一句,轻轻叹了一口气,她可能是没有听到吧。

  导员儿继续在讲台上讲课,而他继续望着窗外出神,樱花树随风摇曳,樱花花瓣洋洋洒洒的从窗户的一个缝隙飘进来,这些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东西们,一点儿也不害怕会被人一不小心踩伤。

  温暖的阳光射在花瓣上照在提臣的脸上,暖洋洋的,就着淡淡的花香,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缓缓闭上眼睛,将头扬起了一个角度,倾心去感受这种堪称幸福的感觉。他扬起手,手心朝上,一片花瓣刚好落在了他的手中的,没有重量的那种轻,却像石头般锤击着他波澜不惊的心底。

  再次缓缓睁开眼睛,注视着手心中的那片花瓣,与他所想的有些差距,如用剔透白玉雕刻成的小舟,“白色的?”

  提臣托着那片白色的花瓣,看向窗外,那些舞动在空中的花瓣全都变成了手心中的那抹白色,完全的静止在了半空中,时间好像在这一刻突然停止流逝了将目光投向讲台,所有人都静止在了刚刚的动作上。

  手微抬贴近鼻子嗅了嗅,提臣将手心中的那抹白轻轻的夹在了书本中,合上。

  “好,现在我们开始讲下一道题,翻开....”

  最新i¤章B节?上(^酷S匠@网H

  讲台上再次传来了导员的吼叫声以及同学们翻书声,‘刚才那一瞬间的静止是什么?’,提臣再次望向窗外,手中摆弄着一只笔。

  “喂,提臣,放学了,咱们一起回家吧?”

  好友安易拍了拍提臣的肩膀,“你小子都在这儿看了一个下午的窗户了,到底在看什么啊?”

  说着他就扒着窗沿将窗户打开,露出头往外面看,“什么都没有啊?”

  每次安易无意间撇到提臣的时候他都是望向窗口,就他这样不听课,不学习,还能保持班级前三的名次简直就是人神共愤。

  “随便看看。”

  提臣将书包从书桌里拿出来,装上了一本书还有一只笔,“好了,我们走吧。”

  “你就拿一本书还是一本跟学习无关的书回家,你确定后天的考试能够过关吗?”

  虽然安易看似是担心提臣的学习,但是就凭他对他的了解,提臣就算是一个月什么书都不看,什么作业也不写,也照样稳坐前三。

  “还是担心好你自己吧。”

  “知道我学习不好你就别这么刺激我了好吗?我活着容易嘛,家里老爸老妈说,到学校了老师说,跟你一起还得被你说,这日子真的是没有办法过下去了。”

  安易一脸痛苦,为什么他的身边就有这么一个学神他的学习成绩还是丝毫不见好转,这是他怎么想都无法想明白的事实。

  安易扭头看了提臣一眼,发现他正在仰着头看樱花树,晚风吹过还是会有不少的樱花瓣被从树上吹落,两人站在树底下,好像下了一场花瓣雨。

  “这樱花很漂亮的。”

  提臣看着樱花却不说话,一片樱花落在了他的肩膀上,他将那片调皮的花瓣捏在手上,“樱花。”

  “行了,行了,你别对着这么一片花瓣发呆了,赶紧回家吧,那个肥婆导员儿可是留了很多作业呢,如果再晚一点儿回家我就做不完了,大人你可要体谅民间疾苦啊!”

  “走吧。”

  一阵风拂过将提臣手上的花瓣吹走了,提臣扭头,目光紧追那片被吹走了的花瓣,瞳孔骤然一缩,低头看着刚才捏住那片花瓣的手,修长的五指甚至都会让那些女生嫉妒。

  “别看了,快走吧,麻利儿的!”

  安易说完就牵起了提臣的手向学校门口跑去。

  “明天见!”

  安易挥了挥手,他家住在平陵小区的二层,而提臣住在六层,所以要提前跟提臣说再见了。

  “嗯,明天见,希望今天晚上你写完作业之后明天能够起得来。”

  冲着安易摆了摆手就走了

  “哼,毒舌,大爷我等会儿就写完了,明天肯定能早早起来去上课。”

  安易嘟囔着拿钥匙开门进了房间。

  “爸妈,我回来了!”

  提臣将鞋脱在玄关处,换上拖鞋,朝着客厅走去。

  “小臣回来了,快来吃饭吧,饭都做好了。”

  提臣去卫生间洗手顺带着在脸上抹了一把,坐在椅子上,看了一眼摆在桌子上的花儿,不经意间问了一句,“妈,你不是喜欢玫瑰的吗?怎么换成了这么淡雅的花儿了?”

  “嗯?没有啊,你看错了吧,这不一直都是红色的玫瑰花吗?傻孩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