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酒香遭人妒

           “小姑娘不懂事,你大人有大量,就不要跟她计较了。”罗成走出去拦在云酒儿前边。

  “哼,就你们这破地方酿出来的酒,也敢拿出来跟我们陆家比。”那带头的人,看着这简陋的院子,院子大概半方大左右,靠墙边有着一排木架,木架上摆着几只箩筐,框里晒着用来酿酒的花瓣,走过去,一脚把木架踹到,花瓣散了一地。

  “你…”云酒儿想都不想的要冲上去,被罗成拦住,“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我们云家自问没有得罪你们,不知道这是为何。”云牧生也走下台阶,站在罗成旁边护着云酒儿。

  “哼,我们陆家做事,还要问过你们,以后不要让我再听到,有人拿你们这种破地方酿的酒,跟我们陆家的比。”那人一副气焰嚣张的样子,嘴里句句不离陆家。

  “狗仗人势的东西。”云酒儿忍不住探出头,骂了一句。

  “你说什么。”那人就要冲上去,罗成赶紧出手拦下,云牧生转过头看着那带头之人:“你们到底想干什么说吧。”

  “干什么,明天以后,不要让我再听到有人提云家酒,这三个字,否则,就砸了这里。我们走。”那人气势汹汹的留下一句话,转身带着他的人又走出去。

  “哎呀,罗叔叔,爹,你们干嘛要拦着我。”云酒儿撅着嘴巴,满脸的不忿。

  “不烂着你,难道让你上去跟他们打,你打的过吗,吃亏的不还是你;这些人不过是陆家的狗,你何必跟狗一般见识。”罗成的话说的针针见血。

  “爹,那我们怎么办,不能真的就不酿酒了吧,我不同意!”云酒儿又看向云牧生。

  “反正本来,我都是要打算带你回乡下的;先把门关了,回去住一段时间,再说。”云牧生还是决定先把门关了在想对策。

  “这陆家究竟是个什么来头,这么不讲理,这可是在皇城脚下,他们就不怕吗,我要去告他们。”云酒儿问出的也是云牧生的疑问。

  她们云家,一心酿酒,很少关心别的事,突然的有人上门,逼着他们关门,怎么说都有点过不去。

  “这个陆家呀,本来也不过是一普通人家,可是其家里有个公子,前两年靠上了状元,做了一个小官,本来也没有这么嚣张霸道,就在今年年初皇宫选秀,其家小姐也去了,运气好被选上了,封了妃子,据说现在正得宠。说白了,也不过是狗仗人势而已,你们惹不起,躲躲也好。”罗成解释着他们不知道的事情。

  “爹,难道,我们一辈子以酿酒为生,突然不酿了,怎么可以。”云酒儿皱起好看的眉头,一脸的不愿意。

  “这些年,我也攒了点积蓄,本来是要给你当嫁妆的。可现在,先带你去乡下,祭拜祭拜你娘;至于酿酒,像你说的,我们一辈子酿酒为生,不可能突然的就不酿了。等到我们先回去想想对策。”云牧生略微思考一下,便安排好了接下来的事。

  “这样也好,那我就不送你们了,你们保重!”罗成笑着拍了拍云牧生的肩膀。

  “酒儿,去收拾行李吧,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城。”

  “爹…”

  “去吧。”

  更●新最快、上.!酷`匠网t

  “哦…”

  云酒儿不情不愿的走向卧室去收拾行李,云牧生看着云酒儿的背影,摇了摇头:“这丫头呀,都被我宠坏了。”

  “话不能这么说,你家酒儿,跟你学了一手酿酒的好手艺,这半片长安城,谁不想娶你家酒儿,可惜呀,我家那臭小子没那福分。”罗成摇摇头,对着否定了云牧生的话。

  云牧生叹一声,自嘲的笑笑:“他们谁不是为了我这秘方来的。好了不说了,都要走了,就把今天的酒都送给你了,免得这段时间你喝不到,又念叨。”

  “哈哈,这感情好呀,不过先说好,我给银子,不然就不要。”

  “唉,你这个脾气呀!”

  “哈哈,走吧,打酒去。”

  陆家的强势驱赶,让云家不得不退却。可若是,陆家知道,云家这一去,不但没能引得太平,引得自家酒大卖;还因此受到了灭族的危险。还会不会这么强势的赶走云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