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城里,有一条名叫秋思巷的胡同,胡同里有着一户酿酒人家,只有简简单单的一个小招牌,上面大字写着“云家酒”。

  不夸张,如果看不到这块招牌,闻不到那巷子里的飘着的酒香,没有人会想到这里会有一个酒家,有人问这云家人,为什么不去外面开家酒馆,云家人也就只说一句,酒香不怕巷子深。久而久之,长安城的人们,都知道了这里的酒家,酒香,不贵。甚至有些当官的都来这里买酒,进贡给皇宫里。

  酒家有个规矩,酒每天只卖五壶。不接受提前预订,就算再多银两也不收。

  有些人,想到云家拜师,却被云家一句,传内不传外打发了。

  说到这传内不传外呀,要说说这云家的人,云家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云家老板名叫云牧生,娘子生了个女儿之后,就一病不起,最后不治而终。这云家便就剩了两口人,云牧生和他的女儿云酒儿。

  云酒儿,人如其名,有着酿酒的天赋,小小年纪便跟着爹爹学酿酒,现在十六岁的年纪,长得如落水芙蓉,一副善心和一副容貌远近闻名,甚至被人提名酒美人儿,引得许多人来云家提亲,却都被云酒儿拒绝。

  后来实在厌烦的云酒儿,直接在门口贴了一张告示,上边写着,云家酒儿不外嫁,如果真想娶她,就要入赘云家,传之酒艺,但是进入了云家,便是云家人,要断绝与外边人的所有干系。一句话,止住了许多想来提亲的人,而那些公子哥,也就只能以买酒的名义来看云酒儿。

          “老板,两壶酒。”

  “唉,酒儿,给这位公子取酒。”云牧生看着这个年轻俊美来买酒的人,叫着云酒儿。

   “唉,公子,又是你。”云酒儿从屋里走出来,一身青色罗裙,半点发丝飘飞,一脸精致的无可挑剔。身手麻利的打好了酒,递给了那位公子。

   云酒儿走到云牧生的旁边,指着那位打酒公子的背影,跟云老爹说着:“爹,你没发现,每天他都来打酒,而且都是第一个。”

  “那是因为我们云家酒好喝,来晚了就怕没了。”云老爹骄傲的拍着胸脯。

  “爹,我要去跟隔壁长玉一起去逛街。”

  “你呀,都多大了,还是喜欢往外跑,爹爹一个人忙不过来,你都不说在家帮帮爹。”

  “酒儿呀,你年纪也不小了,该嫁人了。”

  “哎呀,爹,我都说了,我不嫁,谁要娶我,就让他自己嫁进来。”

  云酒儿一听到这个就烦,嫁人嫁人,整天就是嫁人,她又怎么会不知道,那些人是奔着他家的酒来的呢,她才不嫁呢。

  “云老爹,两斤清酒,半斤桃花酒。”一个粗嗓的声音传了进来,人未到声先到。

  “罗叔叔,你今天怎么有空来。”云酒儿开心的迎上去,她是认识的。

  “这不有空就来了,酒儿,去给我打酒去。”

  “唉,好的。”云酒儿高兴的去了酒窖。

  “云老爹,酒儿还是不嫁?”看云酒儿离开,罗成低声问着云牧生。

  云牧生摇摇头:“这丫头,都是为了我,唉,是我连累了她。”

  “这话,就不对了,酒儿多好,漂亮大方乖巧,我都想有个这样的女儿。”罗成真的很羡慕,如果不是因为他那儿子不争气,他真的就想让他把云酒儿娶回家。

  “唉!”云牧生摇头哀叹一声。

  “长安东街新开了一家酒馆你们知道吗,也打着桃花酒的名声,一开张便引去了无数人。”罗成突然想到他今天早上听到的。

  “我就说,今天怎么人这么少。”打完酒的云酒儿出来刚好听到这一句。

  “没事,他开他的,我们开我们的,我们云家酒,横立了十多年了,名声和品量都在那摆着。该来的总会来的,明天我打算带酒儿回老家一趟。”云牧生的话里带着自信,带着骄傲。

  “回老家,你可不要走那么久,我们这些老伙计,喝不到你的酒可是会不舒服的。”罗成笑着说。

  )最}新章(!节上酷匠网X

  “就是回去看看亡妻。”提到她,云牧生的眼里有着思念。

  他跟她的妻子可以说的上是青梅竹马,后来嫁给他,也没过过好日子,生了云酒儿就死了,云酒儿都没有见过自己的娘亲长什么样,小时候还经常被人指指点点,有人说让他再娶一房,哪怕是为了酒儿,可是他没有,他不想对不起他的妻子,这些年来,都把对妻子的爱给了云酒儿,也好歹云酒儿这么乖巧。

  “云老爹,云老爹,不好了,不好了,陆家酒馆带着人朝这边来了。”突然一个小伙子跑进来大叫着。

  云酒儿认识,是东街酒楼的小伙计,云酒儿经常去送酒,久而久之就认识了。

  “他们来干什么,慢慢说。”云酒儿一边问,一边到了碗水给他。

  “不知道,陆家酒馆刚开业,酿的跟你们一样的桃花酒,有人尝了说没有你们家的好喝,他们就说来看看,我们老板看情况有点不对,让我过来给你们大个招呼,你们不会得罪他们了吧。”小伙计一连串的把话说完,一口气把一碗水喝完。

  “陆家酒馆,他们是陆家的,你们怎么惹上他们的。”罗成一听到是陆家,便皱着眉头问。

  “我们哪里认识什么陆家,我们跟他们八竿子都打不着。”云牧生也皱着眉头想不通。

  倒是云酒儿:“管他什么陆家不陆家的,我们云家跟他们又犯不着,敢来就赶出去。”

  “呦,小姑娘好大的口气。居然还有人不把我们陆家当一回事。”门外进来一个身穿绫罗绸缎的中年男子,下巴上一撮黑胡子,眉头有一颗黑痣,一看就不像什么好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