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卫士,温馨看到托盘里,那一袭淡紫色的宫装,裙摆下用银线绣着薰衣草图案,整件衣服还散发着淡淡的幽兰般的香气,枚红色轻纱披肩,下坠嫩粉色流苏,清新、艳丽。宫装内夹带着一只玉钗,钗子头部一颗水滴型珍珠垂挂下来。还有一双白色的软帮绣鞋。美莲见此道:“姑娘,这世子爷这会看来对你还不错啊,跟之前判若两人。”“哪里,你想多了。王府的面子大如天,他是怕我太简陋的出现在宫宴上,会被其他的王侯将相嘲笑而已。”

  次日,天空刚刚放出鱼肚白,温馨惦记着进宫的事情,早早便起身了,简单收拾后,有丫鬟来报,世子爷的马车已经停在落荷轩门口,请世子妃上车。温馨言道:“嗯,知道了,即刻出去。”那套冗长繁琐的宫装让平时轻便女装的温馨很不适应,用手提着长长的裙摆踏上木凳,躬身进入车厢。整个车厢豪华、宽大。铺着厚厚的金丝绒地毯,中间摆放楠木小桌,车窗的帘布与地毯同款。目光流转间,见到了那张风华绝代的俊脸,那双黑亮如星的眼睛正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温馨在他的注视下跪坐在了他对面。依然,如那日般清晰的感觉到他的孤单,他的落寞。心,隐隐的疼着。却见他优雅的拿起小桌上的的茶壶,倒出两杯茶,分别放在他自己和温馨的面前。然后,幽幽开口:“世子妃,少时到得宫中,你便跟着本世子,皇宫处处戒备森严,若无腰牌,不可到处随意走动。即便是皇亲也不可违反,你可记下了?”“是,柔柔谨记。”目光落到了她包着软布的手上:“你的手……”“小事,不劳世子爷费心。”“本世子不过是觉得你的手若受伤,担心日后无法接受我的考验罢了。”温馨轻轻抿了口面前的茶,前世,她唯一喜欢的是带着淡淡香味的茉莉花茶。于茶一道,她确实知之甚少。如今,这味道,她不太适应,想想看像白云杉这种古代的高富帅,喝的茶一定是极品,虽然自己不知道是什么。所以还是淡淡的开口:“好茶啊,世子爷,我自己酿的花果茶,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品尝一下?”“哦?你还会做花果茶?那是什么,听来似乎很新奇。”“那是我自己在落荷轩房前屋后种植的各种水果,又看到王府里奇花异草甚多,我就收集花瓣,和水果切片一起晒干,然后用沸水冲泡而成。”白云杉立时想起了,魅那日确曾和他提过,看到世子妃翻地种植的事情。“嗯,听起来似乎真的不错,本世子有机会倒想品尝一下。”“世子爷,前日的洗衣考验柔柔是否过关?”“嗯,算过了吧,你的手就是那时伤的吧?好好上药,痊愈之后,本世子还有新的考验给你。”温馨一听:“果然不是易与之人,早该料到他不可能就这么简单就算了的。”随后,淡淡一笑的回答:“好的,我等着。”

  $酷~N匠(网^D首/,发

  之后,二人一路无话,怪异的气流在车内流转,温馨为缓解尴尬,便将脸转向车窗外,看着翻飞的马蹄带起尘土飞扬,马车沿着丹华城的大街小巷一路飞驰,向着皇宫方向而去。很快,马车停在了金碧辉煌的皇宫跟前。有执事太监高声报道:“锦王府世子、世子妃到……”有军士过来挑开马车的车帘。温馨当先一步躬身出了车厢,回手将车厢里的轮椅拿到车下放好。赶车人上前将白云杉背出车厢,轻轻放在轮椅上。温馨推着轮椅慢慢向皇宫入口走去。一路之上,遇到不少的亲王、世子,白云杉都只是微微颔首示意。他性子淡漠,只以此作为打招呼的方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