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松的一句:“王嫂,你以前见过我吗?”却让温馨的小心脏漏跳了好几拍。原本在婚礼当天的喜堂上见到她,温馨已经猜到他是王府的人,如今听梅儿喊他二世子,才知道原来他居然是白云杉的弟弟。再听他这么问自己,温馨严重怀疑他是不是看出了什么,但一想,自己这张脸是柔柔的,他应该不认识才对,但为何要这样问呢?

  心里慌乱,表面上却不能让白云松看出端倪:“二世子,我们之前在结婚的喜堂上见过啊,今天是第二面了。”白云松道:“王嫂,你明知我指的不是喜堂上的见面。今日天色已晚,还请回去休息,小弟改日拜访再谈。若王嫂不堪其累,我自会去向王兄那里为你开脱。”

  “二世子费心了,不必,我能够坚持。”

  “#看')正M版*章dH节y上'酷x匠3网Su

  一连三天,温馨都在洗衣房里不停的忙碌。直到所有的衣物洗完,她的那一双细白的手掌,密密麻麻的,布满了血泡。美莲心痛的捧着温馨的手:“姑娘,你受苦了,幸亏大少爷心细,出嫁那天,他让我带上一瓶伤药,我给你擦上点。”一边擦药,美莲一边在抱怨温馨:“姑娘,你这是何苦,咱是奉旨成婚,可是咱没欠他什么啊,他的腿,他自己都不想好,咱干嘛那么在意,一定要治好他呢?还让他这么对你?”“美莲,你可能不明白,当日,喜堂之上,他当众揭开我的红巾,我看到了他,看到了他冷漠寡情外表下隐藏着那一颗孤独、无助、又不安的灵魂。或许,这些,以他那高傲的性子,他自己都绝不会承认,但我就是看到了。在那一瞬间,我深深的读懂了他,也怜悯起他来。于是,我在心里告诉我自己,一定要治好他的腿,无论多么艰难我都要坚持,这是我唯一能为他做的。”“姑娘,你实在是太善良了。”说了这么多,美莲还是无法理解温馨的心态。她将伤药涂好,然后用块干净的布料把温馨的双手包扎起来。

  “王嫂,你真是个令人钦佩的女子。”白云松的身影随着话音走进了落荷轩。美莲见他进来,微微一躬身:“见过二世子。”温馨说道:“美莲,给二世子泡些咱的花果茶来。二世子请过来坐吧!”温馨知道,白云松的这次到访,势必要揭开他心中的疑问,既然该来的躲避不了,那么就只能面对。美莲端上两盏花果茶,分别放在两人面前,就退出了房间。“王嫂,小弟此来,是有一事不明。”“我知道二世子是为何事。我之前的确从未见过二世子。”“姑娘真是贵人多忘事,一个多月之前,姑娘不是还在我太平寨落脚,其后因下山小路损坏,姑娘在我寨中停留了两日,我便派人送你去往仙霞山的吗?以姑娘你的脚程,如何能在一月之后出现在我王兄的婚礼之上?”温馨听他如此一说,心中连呼:糟了,他居然遇到了小姐,这下可要怎么说?想到此处,温馨把心一横:“二世子,你也说了,如果是我,我哪有那么快的脚程?镜海大陆幅员辽阔,人口众多,难免有个把长相近似的吧。”“嗯,说的也有道理,不过,王嫂,我敢断定,你不是温柔柔。你,到底是谁?”“二世子说笑了,我是尽人皆知的温家千金。”“不,你不是。温柔柔绝不会似你这般。方才进门时你与美莲的对话,我都听得一清二楚,你究竟是什么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