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嫁入王府,几天之中一直都在忙于收拾她的落荷轩,对王府的环境并不熟悉,一连问了几个下人才找到了洗衣房。进入洗衣房,着实吓了温馨一大跳,硕大的洗衣木桶,旁边再加上一摞堆积如山的待洗衣服。旁边有人道:“哎,你是新来的洗衣丫头,是吧,总管大人刚才来过了,要你把这些全部洗完,而且要我转告你,要有个准备,明天和后天会有更多的衣服送过来。”那天简陋难堪的婚礼,导致很多王府的下人根本不认识她这位世子妃。

  “啊?在现代用惯了洗衣机,那现在要如何徒手摆平这衣服山啊,还要连着三天?”温馨在心中腹诽:白云杉,你个死变态,这里的衣服已经多到快把我淹没怎么还有?我和你是不是仇深似海啊!可没办法,谁让我自愿接受人家的考验呢,我豁出去了。温馨艰难的提水,再将提来的水,一桶桶的注入大木桶中。

  |j酷v匠0网NM首a发OZ

  取个木质的小方凳,温馨坐下,开始了漫长的洗衣过程。从早上一直到将近傍晚,她的一双手整个的手掌都因为长时间被冷水浸泡而泛着惨淡的白色。而那一摞子的衣物,看上去却丝毫也不见少的样子。正在这个时候,洗衣房里来了两个不速之客——一主一仆,那位主子,看上去约莫十六七岁的样子,梳着嚣张的飞凤髻,一只夸张的金凤不摇斜斜的插在发间,橘红色的坠地长裙,显得异常的妖艳。看到了正在低头洗衣的温馨,主子的那张樱桃小口开了腔:“梅儿,如果我没认错,这一位,是世子爷生辰日娶回的正妃,对吧!”“主子,没错,就是我们的世子妃娘娘,那怎么沦落到了来当洗衣娘呢。还洗这么多,真可怜啊!”梅儿谄媚似的回答。“对了,世子妃娘娘,我们主子这里有床帐、床单,还有一些贴身的衣服,你都要一件件的洗干净!”“梅儿,你这是干嘛,就说世子妃不受宠,你也不能这么不分尊卑的。”温馨心想:“你们奚落够了吧,本姑娘该反击了。”于是站起身来,抬手就给了梅儿一记响亮的耳光,随后骂道:“主子还没说什么,轮得到你说话吗?怎么这么没规矩,你主子怎么教你的,嗯?我是不受宠,我明确的说,你们爷的宠爱,我一点都不稀罕。”“温柔柔,你好大胆子,你不去王府里打听一下,我水灵可是世子爷的青梅竹马,也是他第一个夫人,你敢打我的人?”说着便来打温馨。温馨手一抬,便抓住了她正要打下来的手,正在僵持之间,忽然耳边听到一声断喝:“住手,你们在干什么?”

  两人回头看去,就见白云松正恼怒的看着她们。“二位王嫂,这里是洗衣房,大打出手成何体统?”温馨急忙松开了水灵的手。白云松走到近前,对梅儿言道:“该送的衣服都已经送到了,跟着水夫人回天水阁吧,免得被母亲和王兄知道。到时少不得要接受惩罚。”梅儿吓了一跳,对着白云松弯了弯身子:“是,二世子。”对于他们下人来说,这位二世子就是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谜一样的人,他很少在王府,但每次回来,脸上都带着那种痞痞的笑,让人感觉那就是一个玩世不恭的富家子弟,头一次见他一脸的严肃,还真是让人有点怕怕的感觉。水灵主仆离开后,白云松的视线就落在了温馨身上,温馨感受到他的打量,心里开始打鼓:他在看什么,该不会认出我是冒牌的温柔柔吧?只听白云松道:“王嫂,你受苦了,王兄如此待你,小弟去找他理论。”“二世子,你不必去,来这里是我自己的意思,和他没有关系。”“王嫂,你的手……”“无碍。这点事情没什么,只要今天的工作做完,回去休息一下就会好的。”白云松看着她,心里泛起一种异样的情绪,是不平,是心痛,说不清楚。“王嫂,你以前见过我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