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谈话间,有小厮在门外禀报:“回世子爷,世子妃在门外候着见您。”魅听完和白云杉相视一笑,目光中的意思是:果然不出所料,终于忍不住大小姐脾气了。白云杉对着门口道:“嗯,让她进来吧!”小厮引着温馨进入白云杉的书房。魅便说:“爷,属下先退下了。”“恩。世子妃找本世子可是有什么事吗?”温馨言道:“世子殿下,我来找你,是想和你好好谈谈。”“哦?我们有什么好谈的?你让本世子娶你,我已经娶了,你还想怎么样?”“我知道世子爷本身不认同这桩婚事,我也没指望你能喜欢我。但既然已经奉旨完婚,我就需要遵旨照料你的生活,但世子好像并不愿意给我这个机会啊!”

  “笑话,我王府多的是人照料本世子,不差你一个,你就安安生生呆在你的落荷轩里便好。”“堂堂锦王世子,最起码的待客之道都不懂,就让我这样站着和你说话吗?”白云杉听到此话,剑眉微挑:“哦?倒是本世子的错啊。请坐吧,来人,看茶来!”门外的小厮送茶进来放在温馨面前。“谢谢世子爷的茶。今天来到这里,是想和你商量一下,订立个约定。”“约定?什么约定?”“我们以一年为期限,一年内,我自信能治好的你的腿,让你行走如常,一年后我会自动从你面前消失,但这一年中我希望你好好的配合我的治疗。”“笑话,你一个养尊处优的大小姐,能够治好我的腿?连我皇兄的大内御医都不敢如此妄言!你要治好我的腿做什么?想让我感激你,信任你?你就可以帮着你姨母来控制我吗?”“我就只想治好你的腿。不为什么。”“抱歉,本世子不认为你有这个能耐。”“你不让我治疗,如何知道不行呢?”“你若当真非治我的腿不可,本世子需要一些诚意。倘若治不好又如何?”“我愿意接受王府任何的惩罚!敢问世子爷要的诚意什么?”“本世子不是个易于相处的人,我要考验你一下,若你能通过考验,那本世子便让你医治。”“好,不管你如何考验,我不会放弃!请开始考验吧!”温馨话音刚落,白云杉的神色还是淡淡的,却于忽然之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出手卡住了温馨的脖子。眼光之中杀气陡现:“温柔柔,说,为什么这么做?”温馨脖子被卡,呼吸立时受阻,但她全无半点的惧意,一双明亮如黑宝石的眼睛就那样定定的看着眼前那张风华绝代的俊脸,一言不发。

  两人如此对峙着,终于,白云杉放开了手。温馨一获得自由,立时狠狠的喘息。“世子爷,多谢你手下留情。如果这也算是你的考验,我应该通过了吧?”“这样的考验也太容易了,王府的洗衣房如今缺了一个洗衣的丫头,世子妃介不介意去那里帮衬一下,嗯?”“好,我立时便去。”温馨起身向门外走去,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哎,我只是不忍心啊。”随后,她的身影消失在门外。

  望着她离开的背影,白云杉若有所思。他问自己:这真的是我曾经认识的那个温家大小姐吗?为什么不再纠缠我,又为什么浑身上下散发着自信?又是何时习得医术?在咽喉被制的时候,毫不畏惧,这绝不是一个千金小姐该有的胆色。似乎,有哪里出了问题。看她的样子还有魅回来的回报说她几天除了去请安之外,与王妃素无往来,似乎也不像和王妃是一路的,她此举究竟意欲何为?想到她临走时那一声浅浅叹息,她为何说她不忍心?

  看正版!章+:节C上/T酷‘,匠H网q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