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不久之后,绸缎庄丁家的千金小姐童文艳改名叫做丁文艳,风风光光的嫁给了春国一等护国大将军、当朝锦王。锦王感念她的“救命之恩”,让她坐上正妃之位。之后的第二年,丁雪蓉也顺理成章的嫁与温德。两位小姐各自婚配之后,过上了完全不同的生活。童文艳原以为,以自己锦王正妃的身份应当可以扬眉吐气,活在万人之上了,但她却想不到,嫁与锦王五年,竟然一无所出,膝下空空,这么一来她便时时能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力,朝夕都活在正妃地位不保的担忧之中,直到收养白云杉之后,她的这种危机感才稍有减缓。

  .更O{新@P最快上@酷匠h8网36

  完婚后的童文艳,五年仍然时刻关注着舅父舅母家的情况,当她听说雪蓉已经是两个男孩的妈妈的时候,她怪老天不公正,心中的所有不平便成为了她更加嫉恨表妹的导火线。表面上还维持着姐妹情深的假象,因此每隔一段时间便要邀请舅父母一家前来锦王府做客,她其实是很享受他们这些人跪在她脚下,山呼“王妃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时的那那种高高在上的荣耀感。心头情不自禁的就会掠过得意的情绪:“本妃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寄人篱下、处处承受白眼和歧视的童文艳了,你们都要给我磕头,哈哈哈。”为此,她竟然完全不担心,锦王和丁雪蓉的见面完全有可能会拆穿了她冒名丁府千金的危险。就是在那一年,八岁的温柔柔见到了十岁的白云杉,顿时惊为天人,缠住他陪着自己出去,还要他为自己买件礼物,云杉被她烦的实在无奈,便随便买下一把象牙梳子,丢给了她做礼物。

  那次之后,丁氏夫妇于次年双双病故,同时温德将岳父的店铺的生意改名为:裕丰布行,同时开了很多家分号,为照顾生意,夫妇将丁家的老房卖掉,全家搬去了丹华城最繁华的地段。姐妹二人就此不在联系。

  修长的手指缓缓合上卷宗,白云杉心道:“原来,她和温家是这样的关系。但有一点很奇怪,既然如此嫉恨自己的表妹,却又为何顺从温家的意思,执意要将那温柔柔嫁与我?这其中的原因暂时还想不透,不知道她心里在打什么鬼主意。难道她是想借此折磨温柔柔,达到她报复表妹泄恨的目的吗?”转念一想:“无妨,不论她有什么目的,这当年她李代桃僵一事怕是父王并不知情,倘若此事败露,她此生最为看重的正王妃位置只怕再难保全,我若故意透露给她我知晓此事,她必然心生忌惮。”此时有人在门外朗声道:“爷,属下魅有事禀告。”白云杉闻言道:“嗯,进来说吧。”魅听命走进屋中,将在落荷轩所见一一回禀给白云杉。

  “哦?她竟然如此的表现吗?这确实出乎本世子预料,她这样算什么?强撑着给我看吗?据我对她的了解,就算强装,也不过两三天而已,魅,你等着看,不出今天,她便会找本世子讨要所谓的公道,呵呵。”跟随了白云杉几年的魅深知自家主子敏锐的判断力,他毫不怀疑的认为,很快,温柔柔就要上门来闹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