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杉别苑内。白云杉高坐于书桌之后,看着自己面前的卷宗,那是不久之前,幽拿回来交在他手中的关于锦王妃的资料。看过资料,白云杉轻叹一声:“想不到这老妖妇居然有这样的过去……”

  二十五年前,丹华城有一家知名的绸缎庄。店主叫做丁庆元,丁庆元和夫人古氏膝下只有一女,取名丁雪蓉。丁庆元的姐姐夫妇早早亡故,遗下一个孤女童文艳,丁氏夫妇怜惜此女孤苦无依,便将其带在身边抚养。丁庆元还收了一个聪明能干、朴实憨厚的看店伙计温德,生意风生水起,蒸蒸日上,一家人的日子也过的红红火火。转眼,童文艳已经十八岁了,而丁雪蓉也到了十六岁。

  春国的规矩,女孩子满了十五岁,是为及䈂,自及䈂后便可以婚嫁。丁家的两位小姐都过了及䈂之年,不断有媒人上门来,但丁家都拒绝了。因为心高气傲的童文艳,自小就寄养在舅父家里,深深感觉到了寄人篱下的无奈,虽说在丁府里她和雪蓉一样,都是小姐,但她总是时时能够感觉到满府的下人们对她和对雪蓉态度的迥然不同,久而久之,她的心态发生了严重的改变,她嫉恨着表妹,嫉恨着她有亲生父母的疼爱,嫉恨着温德对表妹无微不至的呵护,嫉恨着她的幸福。于是,她渴望着有朝一日能够嫁入王侯之门,这样才可以扬眉吐气,把这些曾经歧视自己的人统统踩在脚下。为了这个梦想,她不惜忍痛和青梅竹马的邓戈分了手。可皇孙贵胄又岂是一个寻常百姓家的女儿能够高攀的上的?而对爱女过度保护的丁氏夫妇,眼看着雪蓉和温德青梅竹马,感情深厚,便早就将女婿的人选定在了温德的身上。

  就在丁氏夫妇一家人为了侄女的婚事困扰不止的时候,居然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情,让童文艳看到了希望。就在雪蓉和温德定亲后的第二个月,一天晚间,雪蓉由丫鬟陪着,在丁府花园赏花纳凉。微凉的晚风徐徐而来,带来了沁人心脾的花香阵阵,站在院墙下,看着那里的花团锦簇,雪蓉不由得有些沉醉其中。忽然,一个胸前满是鲜血黑衣蒙面人从院墙跃入院中,只来得及说了一句:“小姐,救我……”然后身体就慢慢软倒在地。“啊!”小丫鬟吓得张口欲呼,雪蓉阻止了她。“禁声。来,跟我一起把他扶去绣房。”

  \酷B匠"!网M)唯?n一正Dh版,#,s:其^M他0都r是`K盗R版F

  进了绣房,将黑衣人放在软塌上,丫鬟回身把房门关闭。雪蓉见他胸前衣服上艳红的血已经干涸,紧紧贴在胸前的肌肤上,如果硬是要将衣服扯开,会令他的伤口再次裂开,于是吩咐丫鬟拿过剪刀,将他胸前的衣服轻轻剪开。顿时一道狰狞的伤口展现在雪蓉面前。丫鬟出去打了一盆温水,雪蓉用柔软的布料蘸上温水,将伤口清洗干净,从柜子里取出一瓶白色的粉末,轻轻撒在那伤口上,让后,又找出一条质地上乘的布料裁成长条,将伤口紧紧环绕,自腋下绕过,在腰间打了个结。然后对丫鬟言道:“去找件男子外衫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