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湖光潋滟的景湖,温馨继续向人多的地方走去,此时,已是夜幕降临。遍布丹华城各处的灯笼摊位纷纷亮了起来,不时有青年男女们拎着各式的灯笼从身边走过。五颜六色的灯笼使得本就繁华的丹华益发显得灯火辉煌、流光溢彩。观灯的人群摩肩接踵,有人提笔在灯笼上题字,一群人在围观。温馨看着这样的景象,忽然想起了前世和志宽一同去龙潭湖公园看灯的情景。回忆依然清晰,而如今,却已然物是人非。“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花市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温馨这一刻完全体会了这词中的意境。轻轻吟诵着继续前行,耳边一道声音不合时宜的想起:“姑娘真是文采出众,随口吟诵都是绝句啊。你在想什么呢,在想本公子吗?”温馨抬头一看,只见方才遇到的那位蓝衣公子正一脸坏笑的看着她。“怎么又是你?”“对啊,怎么好像很不想看到我一样?”“看到你我应该很开心吗?”“那是,像本子这么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可是不多哦。这么一会我们遇到两次,也算有缘,你说是吧,姑娘?”温馨在心中“切……”的一声:“老套,在现代时见多了这样搭讪的,没劲。”这样的话冲口而出,然后就看到了蓝衣公子一脸的疑惑:“什么在现代时啊?”温馨惊觉失言:“不是,我说在我家乡。”蓝衣公子倒也没有深究,又说道:“看来姑娘一个人,我也是一个人,不如我们同行如何?”

  u_最$新章d节,v上酷E匠w3网=

  其实一路同行是个不错的提议,只是对于温馨来说,会有麻烦,看对方的穿着和气度,必然不是寻常人家的子弟,难免会有人识得,自己又是待嫁王府之人,一旦被人知晓,当给温家招惹来无穷无尽的麻烦。正在顾虑之时,已经有已位锦衣公子在呼唤蓝衣公子:“白兄,好久不见啊!”蓝衣公子一见:“冯兄,别来无恙啊。”锦衣公子走过来:“这位姑娘是?”“我们不熟,不熟你们聊,不打扰了。”温馨抓住机会立马逃开了。看了看天色,感觉自己是偷跑出来的,毕竟身在春国,多少也要遵守一下人家的规矩。这个时候也确实该回去了。正欲转身,忽然,被人大力一推,耳边传来暴怒的嘶吼:“让开!”只见七八个彪形大汉押着一个五花大绑的白衣姑娘从身边走过。那个姑娘眼睛红红的,还在不停的抽泣。温馨当时想都没想,冲口而出:“站住!”带头的大汉回答:“怎么?有何见教?”温馨指着白衣姑娘:“她犯了什么事,你们要这样对她?”“她没犯事啊,她爹欠了赌债还不起,把她卖给倚芳阁了。”“岂有此理,你们这是逼良为娼,放了她!”“你说让放,可以啊,你替她还钱。”一言提醒了温馨,她终究是个丫鬟,每月的月俸也就几十文钱,“她欠你多少银子?”“一百两,你还啊!”带头的大汉大声的催促着。“本姑娘今日不曾带得许多银两。”白衣姑娘本来满脸期待的看着温馨,听她这样一说,再次轻轻的抽泣起来。“那还管什么闲事啊,让开,别挡着爷的路!”温馨急了:“今天本姑娘就没银子,也绝不让你们把这姑娘送进魔窟去!”带头的大汉一听,说道:“那你能如何?难道你还想用你自己和她交换不成?”说完和其他的大汉一起狞笑起来。“这银子本公子给了!”蓝衣公子不知何时再次出现。他说完即从袖中取出一张银票递了过去:“拿去,把人放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