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酷^a匠I网'3首;\发

  温馨走入温氏夫妇的房门,深深一揖:“老爷夫人,请见谅温馨的大胆,自七岁被大少爷带入温府,承蒙你们两夫妻十年的关照,温馨才可以过上温饱和安定的日子,你们对温馨有大恩,如今遇到如此的难事温馨自当尽心竭力。二位刚才担心的事情,我方才一路走来,心中已经有了计较。”温夫人一把拉过温馨:“丫头,你真有办法?快跟夫人说说。”“听说方才圣旨言道两月后成婚,咱家的二少爷不是远在仙霞山拜师学艺吗?我想不如让小姐逃婚去投奔二少爷。但对外一定要严格保密才行。”话音刚落,就被温德生生的打断:“胡闹,若逃婚的话,两月后,锦王府来抬人,我们交不出,一样是抗旨论罪啊!”“老爷请稍安勿躁,温馨的话未曾说完,两月后,自会有人替小姐嫁入王府,而这个人,就是我。我将自己易容成小姐的模样,他们一时难以发现,即使被发现,我一力坚持是我和小姐的主张,就算他们上门兴师问罪,你们也只一口咬定你们全不知情就是了。而那时小姐早就不在府内了,他们去哪里找人对质?”“不可以。”一声温润的男声打断了温馨的话,是温清从外面进来。

  “你不可以这么做,如此一来,这欺君之罪岂是你一个小小丫鬟能够承担的起的?”温清的话音之中带着急切与担忧。“大少爷放心,所有的事情温馨自有办法去应对,只要小姐好,只要温府平安。请老爷夫人放心,我会在替嫁之前,将锦王妃要的华服制作完毕。”温氏夫妇闻言,说道:“温馨,你真是我们家的大贵人啊,接受我们的一拜。”“老爷夫人,你们如此真是太折煞温馨了。”之后,温馨对温德讲出自己所设计的华服所用布料与尺寸需求,即回下人房开始剪裁。当夜,温柔柔为出行方便扮成男装,收拾了简单的行装,同依依不舍的父母兄长告别,悄悄出门奔仙霞山去了。短短半个月时间,温馨每日不眠不休,设计了修改,修改之后再修改,终于将结合了中式、西式、现代与古典多种风格的精美华服如期完成。当华服呈现在温氏夫妇面前,除了早就了然于胸的温清,几乎所有的人眼前一亮。这个平素毫不起眼的小丫鬟,在众人眼里,瞬间变得光芒四射。随即,温德就差遣老管家带着包装好的华服亲自送往锦王府。而就在这同一天,锦王府派人抬着那屈指可数的聘礼前来下聘。

  根据春国的传统,从下聘之日开始,女方便须足不出户,不能见任何异性。直到花轿上门来抬人。温馨想到自己在现代时从网络上看到的人皮面具制作方法,就利用温府所能找到的材料制作出了一张人皮面具。将面具轻轻的敷在脸上,看着镜子中那张和温柔柔一模一样的脸,温馨满意的笑了。她有些自豪:呵呵,没有想到,自己这双手除了可以制作出漂亮的成衣之外,居然还可以做出其它的有用的东西。此刻的温馨,没有半点“待嫁女儿心。”于她而言,从来不认识那个即将成为她丈夫的人,何来期待成为他的新娘一说?她所想的是只要能帮温家度过这一劫,偿还他们十年来的收留之恩,便是自己此生的意义。

  晚间,下人房的房门被人推开,温清走了进来,对着房间里其它的下人们说道:“你们先出去一下,我有话和温馨单独说。”下人们应承了纷纷退下。温馨道:“大少爷有事吩咐翠屏来叫我便是,怎敢劳动你来这下人房呢?”“馨馨,有些话,我必须马上和你说。”此时温清明显感觉到自己心中的悸动,似乎从十年前自己将她带入温府的那时,就注定了和这个小丫头之间的牵牵绊绊,如今她就要永远离开自己的视线,那种无法控制的冲动迫使着他一定要将心中的话对温馨说出来。“馨馨,可不可以,可不可以不要去?不要嫁入锦王府?”“少爷,这事情是我亲口承诺的,如今已不能反悔,况且,若无人代嫁,必将祸及全府。”“我当时带你回府,完全没有想过要你报答什么,更何况要你一生的幸福作为回报?”温馨闻言低头不语,心中却道:“但我不是个知恩不报的小人。对我来说,爱情与幸福早在前一世就看透了,嫁给谁都是一样。”“而且,我,我舍不得你一个弱女子去冒这么大的风险。满府上下那么多的丫头,我另选一个替你去。你就当是为我,为我留下,好不好?”说到此处,他忽然伸出双臂,将温馨抱在怀中,那温润的脸上,泛起微微的红。望着温清那张真诚而俊秀的脸,温馨霎时明了他的心意,挣扎着说道:“少爷,请放开我。真的抱歉。你的心思我明白,自从知道了十年前是你一力主张将我留在府里的时候,我心中一直非常感激你,我敬你,你就像我的哥哥一样,总是关心我,关照我。温馨只是个丫鬟,不敢奢望得到少爷的垂爱。除此之外,温馨一心只想报答温家的大恩,所以,这次的代嫁,我非去不可。更何况,我自己揽下的责任何必牵连他人?我们此时见面的确也于理不合。很晚了,这里少爷不宜久留。你还是早些回去休息为好。”这样不温不火的回复,温清听的明白,就算自己深情表白,真情流露,温馨却依然不为所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