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最Q快G\上?酷W匠"=网_U

  掌灯时分。锦王府翠杉别苑。习习而来的晚风吹动房间四帏的白色轻纱,隐约间可以看到一身白色长衫的人影静静的仰卧在房内的竹制凉椅上。双目微闭,房内的灯火把他浓密娟长的睫毛投射在他白皙的面庞上,留下了如同展开的羽扇一般的阴影。恰在此时,一个黑影从开着的窗户中轻轻跃入房间。就在黑影落地的瞬间,那双如黑夜星子般的瞳眸睁开了。“魅,你回来了?事情进行的如何?”“爷,王妃昨天去了温府。”“那又如何,他们原本就是亲戚啊。”“可是,从温府回来之后,直接进宫去了。”“她不是一向都和太后走的很近吗?进宫又有什么奇怪?”“可最奇怪的是,今天皇上下旨给你和温家的小姐赐婚了。”“什么?”惊讶之情颠覆了白云杉之前的漫不经心:“你说什么?皇上给我和温柔柔赐婚?”如仙的脸上满是不可置信。“正是,爷。”“魅,你认为皇上为何会有如此的举动?”“爷,那是你们皇家自己的事,卑职不敢妄言。”“嗯,你下去吧,狩猎忽然堕马一事加紧追查。”“是。”见魅消失在窗口,白云杉的目光之中闪过一丝流光:“王妃想做什么呢?皇上决计不会无缘无故的给我赐婚,定是王妃……她一向喜欢控制我的一切,全然没有想到,我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处处被她唆摆的白云杉了。”想到此处,白云杉出声唤道:“来人,我要出去。”

  时间不长,有一名小厮模样的人,推着木质的轮椅进来。白云杉坐着轮椅,来到了锦王妃居住静竹雅苑。进入正堂,只见锦王妃高卧凤榻之上。虽然,这个女人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但礼数还是不能废的。“云杉见过母亲。”锦王妃背对着白云杉,听到他的话,连头都未回:“此时并非清晨,世子前来当不是向本妃请安的吧?”“哪里,是有事情要请教母亲。”“哦?你现在还有不明白的事情需要来找本妃吗?”“不敢请问母亲,可是你去求皇上给云杉和温柔柔赐婚的吗?”“正是,怎么有何不可吗?”“母亲,你明知道,云杉现在的这幅样子,形同废人,何苦连累一个无辜的人?”“世子这样认为就不对了。”话音才落,锦王妃猛的坐起,身子转过来,目光炯炯的盯着白云杉。随后语气凌厉:“本妃虽然不是你的生母,但自幼抚养你长大,与亲生之子并无差异,本妃所做之事皆是于你有利。本妃请下圣旨同温家结亲,让你娶他家的女儿,是为了她能全心的照顾你,何况,他们还与本妃是亲戚呢。你如今行动稍稍不便而已,怎么说道是连累呢。”“母亲,云杉希望你的所做所为真的只是单纯为我好,但你明明知道,我对你那个刁蛮侄女实在是一丝好感也无,你却做此安排,是什么道理?”“那有什么,好感是会随着时间慢慢来增加的啊,她若好好待你,本妃就不相信,你会不喜欢他。”“那是母亲一厢情愿的想法,云杉并不认同。云杉绝不娶她过门!”锦王妃闻之色变:“白云杉,你好大胆子,如今圣旨已经下达,你若不娶,抗旨的人是你,难道你忍心全家同你一起满门抄斩吗,嗯?总之,你如今娶也得娶,不娶也得娶,由不得你了!”“你……”白云杉如仙的脸上因怒火而泛着微微的红。双拳死死的握着:“母亲,云杉告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