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完志宽母亲的话,温馨深吸了一口气,借以平缓一下自己的情绪,强迫自己接受这突如其来的一切,方才开口:“阿姨,您说的我都明白,其实这几天我也考虑的很清楚了,老话说的好,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夫妻尚且如此,我和志宽还没有结婚,又怎么能让他陪着我过这种日子呢?既然您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那么请您放心,我和志宽的关系就到此为止。”然后,她转头给了志宽一个勉强挤出来的微笑,同时伸出手:“志宽,祝福你今后的人生,我们以后还是朋友。再见。”志宽尴尬的伸出手和温馨的轻握一下,欲言又止:“小馨,我……”温馨不让他有开口的机会,快步离开,她不想在他们母子面前流泪,不想在他们面前连自己最后那点可怜的尊严都要丧失,走出没有多远,志宽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小馨,我妈刚才说的那些话,不是我的本意!”温馨听他这样说心想:“那又如何,你还是随了你妈妈的心意,做个孝顺的好儿子啊,呵呵,去他的,三年的感情啊……”

  k!最IF新0章S节!上5酷"匠-网“

  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酒吧里,迷离斑驳的灯光下,温馨的眼泪一滴滴的滑落在唇边的酒杯里,手机的铃声响起来,是她的闺蜜,瑞娟。接起电话,温馨泣不成声,声音里透出她从来不曾有过的忧伤脆弱:“瑞娟,我在魅夜酒吧……”当瑞娟匆匆赶来的时候,酒入愁肠的温馨已经醉倒在魅夜里。“哎,这个人啊,明知道自己的身体不能喝酒,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犯得着这么糟蹋自己吗?”瑞娟一面小声的埋怨着,一面扶起烂醉的温馨往酒吧外面走去。

  瑞娟把温馨扶回了自己的家,让她安心的睡一会儿。可没过多久,一通紧急电话打乱了她的计划,于是只能狠心叫醒她。朦胧之中,温馨只觉得有人在大力的推她:“温馨,醒醒,快醒醒,医院打来电话,说你妈妈病危,让你赶快过去。”一听到此话,温馨几乎瞬间清醒了,立即冲出了门直往医院奔去。瑞娟不放心,随即跟在了后面。当心急如焚的温馨赶到医院的时候,推开病房的门,却正好看到护士将一床白色的床单盖在母亲的身上,将那张充满慈爱的脸彻底隔绝在温馨的视线之外。“妈……”爆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唤,温馨哭倒在病床边。瑞娟害怕她经受不了这样的打击,立即跟上扶起了她。“瑞娟,我太不孝了,竟然把重病的母亲放在医院,连她最后一面都没见到,我真是该死啊!”一边说着,一边用力捶打着自己。瑞娟安抚着情绪失控的温馨:“你别这样,这怎么能怪你,要怪就怪关志宽那个混蛋!”温馨趴在瑞娟肩膀上放声痛哭,她的心,太苦了。瑞娟动也不动的抱着她,让她的泪尽情的流淌。哭了好一会,声音渐渐低沉,她哭的累倒了。

  瑞娟送温馨回了家,想到温馨一天一夜没吃过什么东西,瑞娟责备自己大意,这么重要的事情也忘记了,于是趁着温馨还在睡着的时间,她出门去了超市,想去买些菜回来做些可口的饭给温馨。就在瑞娟刚刚出门的时候,温馨醒来了。空旷的房间、可怕的寂静,妈妈的身影萦绕心头,所有的一切都折磨着她,使她再也无法在房间里多呆一刻。她写下了如此的文字给瑞娟:“我在你心中一直是坚强和勇敢的,可这一次,我要放任自己,懦弱一回。这两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没有勇气去面对,也不想再去面对,请原谅我的脆弱,我要做个人生旅途上的逃兵!”走在人潮汹涌的街头,微凉的夜风徐来,凌乱了发丝,也凌乱了心绪。歩上自家小区的楼顶,俯瞰着脚下那灯红酒绿、喧嚣扰攘的都市夜景,心中的悲凉、绝望一波波的袭来,泪意再度涌上:“妈妈,女儿不孝,没能送您最后一程,若您泉下有知,请等等我,女儿来找你了。永别了,北京,永别了,这个薄情寡义生无可恋的人间!”信念及此,她绽放出一朵最凄美的笑靥,就那样决然的纵身一跃,化为一只美丽的蝴蝶从空中飘然坠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