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国,物阜民丰,位于风光秀丽的镜海大陆,自新帝登基以来,大胆改革,勇于革除弊政,察纳雅言,继位3年间,已经把春国治理得一跃成为镜海第一强国,虽称不上万邦来朝,也可说是众星捧月了。国都丹华城地理位置在春、夏、秋、冬四国交接处,交通便利,客商云集、店铺林立,说不出地繁华热闹。提到丹华城,不会不提起城中最有名的几家商铺:珍萃楼,由于其拥有多款美味菜色再加上自制的双梅酒远近闻名,吸引了大批的食客,每天都是门庭若市。裕丰布行,是镜海大陆最大的布料专卖行,每年有专人负责到别国学习先进的纺织工艺,采买时下最流行、最时尚的布料,旗下设有裕丰纺织纺、裕丰绣品纺,以及裕丰成衣纺。裕丰布行的老板温德,早前是裁缝出身,多年来依靠自身精湛的裁缝技艺,再加上娶了一位娘家颇有背景的媳妇,只几年间他的生意便由一间小裁缝铺扩大成了布行,如今也算得上丹华数一数二的富贵人家了。

  温老板有三子一女,长子温清,次子温波,三子温源,温老爷将旗下的成衣和和绣品纺分别交给了长子和三子,而纺织纺本来是想交给次子的,但这个儿子从小喜欢舞枪弄棒志不在此,温老爷只好随他,将他送到世外高人处习武修身,那纺织坊温老爷便自己亲自打理了。小女儿温柔柔则是爱如掌珠,从小就娇生惯养,因为她是唯一的女孩,所以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家里人从不忍心把家业的重任加诸其身,于是,她每日都在无所事事中过着她千金大小姐的日子。正因为家人的宠爱,这位大小姐养成了骄纵任性,飞扬跋扈的性格。春国灏景三年六月初十,清晨的阳光慵懒地照射进温府。“啪”的一声清脆的耳光声,伴随着温柔柔的斥骂声打破了这宁静的时光,“你个蠢丫头,笨手笨脚的,让你梳个头弄疼我了,还把我最心爱的象牙梳子齿弄断了几根,这可是云杉哥哥送的,要了你的小命你也赔不起!”绣房内,一个十七八岁的丫鬟模样的女孩子跪在温柔柔面前,泪汪汪的哀告:“小姐,饶了温馨吧,下次我再也不敢了。”话音刚落,便被温柔柔厉声打断:“住口,还想有下次啊?来人,拖下去,打五十板子,然后扔柴房里,让她好好反省一下,不准送伤药,不准送吃的,都给我听清楚了。”

  傍晚时分,温家的长子温清忙完了纺织坊内的事务,返回家中,才一进门,就听到两个丫鬟低低的声音议论:“哎呀,温馨真可怜,明知道小姐的脾气,居然又去闯祸,结果呢被小姐打了一顿扔进柴房里,不让给吃的,不让给上药,那个丫头平时傻傻的,笨笨的,老是出问题,这下子不知道能不能挨过去啊。”温清听到此,俊美的脸上多了一丝不悦,英挺的眉一拧,心想:“这个小妹,为什么总这么不当下人是人啊?温馨好歹也是我带回来的,怎能如此心狠?”信念及处,转身回自己的房间,取了一瓶伤药,带上一名叫做翠屏的丫鬟,直接奔到后院的柴房那边去了。

  更新8最快#上R◎酷h(匠*网b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