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这家伙死了没有?可想到,要是他缓过来,死的就是我了!刚才我已经听到有人出三百万雇他们杀我,于是,我闭着眼硬着心肠又给了他狠狠几铁锨。

  杀人只在一念间,人在极端时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平时我可是杀鸡都不敢的。这俩家伙把我关在这里太大意,他们做梦也想不到,我这个貌似柔弱的小女人,竟会下此狠手。

  这家伙的脑袋已经变成血葫芦,看着血流了一地,我丢下铁锨,在他身上兜里摸索找出手机,我的手抖得手机差点抓不住,谁的号码都记不起,脑子一片昏糊。

  我拿着手机腿发软,踉踉跄跄的冲出门外,在门坎上我拌了一跤,手心一痛,一看有一根又长又大的钉子刺中我的手。要是再遇上歹徒,这钉子就是暗器,于是我把钉子顺走。只有一个念头:赶紧跑到安全的地方躲起来!

  天太黑,我借着手机的光沿着屋外的石台阶跑下,照到前面有一条向左右两条延伸小道,搞不清哪边通往市内,手机的光照见地下的车胎印是往左边的方向,我便往左边跑。

  跑着跑着,又担心陈和宁转回来,所以我又往旁边小树林钻,利用小树作掩护,拚命往前跑。跑了好大一段路,我终于想起了元仲坤的号码,拨通了他的电话。

  我喊了一句:“元哥!”就声音哽咽,说不下去了。

  电话里听见元仲坤声音有些急迫:“你怎么样?”

  也许我用的是司机的手机,他以为是绑匪要我打电话威胁他,听到我在哽咽,便宽慰道:“别怕,我马上打钱过去,他们会放了你的!”

  看来陈和宁已经和他联系过了,我忙说:“不要打,千万不要打!”

  他诧异道:“你这小猪猪,要钱不要命?”

  语气里的温柔,让我顿时泪流满面,其实我好想他,想他马上就来到我身边保护我。

  我擦了把泪说:“不不不,我已经逃出来了……”

  他忙说:“你在哪?”

  我看了看四周,全是黑漆漆杂草丛生的荒地和树木,只得说:“我……我在郊外,具体是哪我也不知道。”

  他又问:“你认出绑匪没有?”

  我马上说:“原来健身馆陈经理,还有一个我不认识。”

  他说:“知道了,你别乱跑,就在那等着!随时接听电话。”

  这时我的心平静下来,我应该安全了,我相信他一定会找到我。

  挂了电话我在想,现在元仲坤还在泉岛吗?今天才是第三天,他应该还和魏茵茵在那休闲吧?那他会亲自来救我还是差人来?还有那个出三百万要杀的是到底谁?

  就这么东想西想了好一会儿,隐约听见小道上隐约传来汽车声,我赶紧把自己隐蔽在小树后面。

  还是陈和宁所开的那俩灰色轿车,估计他去打了电话又折回来,若是回到小屋,他就会看到倒在地上的司机,不知他会怎么样。

  若是陈和宁就此逃跑,那我今后上街也得提心吊胆,不知哪一天他又会回来报复,这该怎么办?

  我看了看四周,有不少长着荆棘的树木,我又突发奇想,要是把陈和宁的车胎给刺破了,他要跑也慢很多,兴许能争取时间,让元仲坤派的人抓到他。

  但想想不实际,自己否定掉了:我又没有工具,怎么砍树,再说砍树也得花时间啊,没等完砍完,陈和宁还不转回头?就算有时间砍完了还要拖出去,我哪有这么多力气?

  我忽然想到自己手上握着的铁钉,这个铁钉是水泥钢钉,至少有三寸长,若是汽车轮子扎上肯定会破。

  这真是天助我也!我跑到小路中间,选择了有可能车胎会压过的地方,把钉子竖起来,可就因为长,它老是倒下来,我又去找了三颗平一点的小石子,把钉子围起来固定它。

  只花了几分钟,这机关算布好,就等着陈和宁中招了!

  看y正●版。《章D节上R酷匠:,网

  我又跑回原地,等着陈和宁的车子打转回来,但担心他不会原路返回,就算他再从此返回,就一定能碾中这颗钉子吗?

  正在我担心时,陈和宁车子又打转回来了,这次他开得飞快,也许他看到那司机的情形害怕了,也不知道那司机是死还是活。

  我的心提到嗓子眼,死死盯着车子朝我这边路开来,20米,10米,5米,我心默念着:中招!中招!中招!

  车灯一照,我看到车子的前胎擦过钉子,我心陡然沉落,刚想叹气,可看到后胎又结结实实的碾过钉子,我兴奋的心中雀跃:终于中招了!

  但我失望了,陈和宁的车子仍然没停还在狂奔,车屁股后扬起一片尘尘,我又盯着车子远去,很是失望:唉,白忙活了一场!

  正在懊丧时,又听到车子转回来的声音,难道还是陈和宁?他又转回来做什么?

  车的声音近了,在准备经过我所藏的位置时,手上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四周寂静衬得这声响尤其清晰。

  我晕,我怎么没想到设振动!我急急一看也不是元仲坤的号码,但顾不得便按接听:“小骚货,杀了人就想跑,挺能啊!”

  陈和宁跳下车,朝我这方向扑过来,这电话就是他打的,我立即挂断手机择路逃跑。

  我想应该是陈和宁去了小屋,见到司机倒了我跑了,就想把我抓回来。如果我跑掉,对于他来说就没有了筹码,不仅得不到元仲坤的赎金,连另外那笔杀我的筹金也失去了,所以他是想沿路追我,可追了一段没看见,想着我应该不会跑多远,所以又转回头搜。

  黑夜中,我只能围着小树打转了,借着月光,我看见陈和宁眼神狠狠的像是要吃了我,我们就在小树林里捉迷藏,他追我跑,他绕左我就绕右,可最终我累得实在跑不动,被他抓住。

  他反剪着我的双手,骂骂咧咧的把我押到车边,他从车后坐拿出一捆绳子把我五花大绑起来。

  我兜里的手机响了,陈和宁抢过来就接听,也不说话。等对方说话了他才说:“元总,是我!童小姐在我手里,如果想赎回她,马上在我指定的卡里打钱,钱一到帐我就放人。”

  他把手机放到我嘴边说:“你跟他说,快点!”

  看来还是得让元仲坤为我出血了,我对着手机说:“元哥……”才说了一句,又被他抢回手机,又说:“我没蒙你吧?元总。”

  陈和宁对着手机说了几句狠话,可能是元仲坤答应了他,他脸上泛出了得意的笑容,把司机的手机随手往后一抛。拿出自己的手机按键又翻屏忙乎了一阵,便把我推到副驾驶座,用安全带固定好,就上了驾驶座去开车。

  陈和宁边开车边说:“元仲坤已经打款给我了,立即就有人在外地帮我把钱取走。至于你嘛,我还得用来再换三百万!”

  这家伙真是贪得无厌!我极力镇静的说:“你已经暴露了,要不马上放我快快走人,元总的会差人来抓你!”

  “嘿嘿,我不是吓大的,你现在还在我手里,成千万的款都打给我了,他还怎么敢乱动!”

  看来我命休矣!元仲坤那千万巨款也白给了!

  突然右后轮一侧,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车好像操作失灵一样失控了。砰的一声巨响,车翻下了一条几米深的水沟。原来是车胎被我所放的钉子扎破,到现在才瘪完,所以车胎一陷失去平衡,便往一边侧翻。

  陈和宁所坐的这一边直落沟底,应该被撞得很惨,他哼得没哼一声,像是死过去了。而我绑在驾驶座上,整个身侧悬在半空,我也被突然的冲力震得迷糊了半晌。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我闻到一股浓重的汽油和血腥味,车内感觉十分闷热,但我动又动不了,我想会不会是漏油了,万一车烧起来爆炸,我可没命了!

  此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焦急的唤我:“童彤!童彤!”我赶紧响应:“我在,我在呢!”

  强光照过来,车玻璃门被砸开,有人伸手把车门打开,我的安全带被迅速解开,人被抱出来,是他!元仲坤亲自来救我了!

  我紧紧依偎着他,百感交集。他抱着我急速的跑,只听见熊奎在喊:“元总,快!”

  他抱着我跑了十多米远,后面一声巨响,我刚坐的车爆炸了,火光把半边天都染得通红。若我晚出来几秒,我就要葬身于车内了。听到好些人惊呼,我才发现有好几辆车的人都围在四周,大概是元仲坤的人。

  元仲坤急忙趴在地上,把我整个人护在身下,而熊奎则扑在他的身上。过了一会儿,再没有听到爆炸了,熊奎这才爬起来,抖了抖身上的土,也帮元仲坤从上到下拍了拍。

  我除了有些惊魂不定,身体没有受伤,元仲坤仔细看了看我,问:“有没有不舒服?”我摇摇头,他才放下心来。

  陈和宁绝对死了,可我想到他从元仲坤那里诈了一千万,心里就很不舒服,开口就说:“元哥,那一千万被他同伙取走了……”

  元仲坤帮我解着绳索,嘴角上扬,挖苦我道:“看不出你这小猪童不仅身上带刺,还特守财。放心,这钱拿不去,他同伙被扣了!”

  我问:“那同伙是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