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仲坤给我的这张银行卡里,还有四万元,我得给文萧珊买件高档的首饰,打算再请她搓一顿像样饭的,这算是还她这些年来对我的资助,我这个人就这个脾气,从不想欠人家的,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只要我能做到!

  我带着小茹打计程车去了市里一家著名的商场,到了首饰专柜,想找跟我一模一样的项链,可售货小姐说我这款限量版的很畅销,已经售完了,我只好挑了另外一款带近似的,也是花了近万元。

  想到要拉拢小茹,所以我又问小茹,喜欢哪件首饰,我要送她。小茹直摇头说:“童小姐,我没这个命,我也不爱戴首饰,您就别太为我花费了!”

  想拉拢她都不受,我心里有些不乐,可我不甘心说:“那你喜欢什么,我送你一样东西,感谢你这么细心的照顾我,我把你当姐妹看呢,你就不要跟我客气了。”

  见我坚持,小茹想了想说:“那,好吧,我就要银手镯。”

  我们到了银手镯的专柜,小茹挑了一款式样很普通,价格也较实惠的,只花了三百多元,我想她这是不是有意的,拒绝我的送礼怕我不高兴,干脆就选一样不太贵的,她也不必承我太重的情。

  不管怎么样,以后还有的是时间,我再慢慢收服她,我这样想着。她戴上去显得很高兴的样子说:“银驱邪消毒保平安的,又用太讲究,我们常干活的,这个最合适。”

  她顺嘴还告诉我一个方子,小孩子要是肚子疼,就用手绢把煮熟的蛋黄和纯银戒子包在一起,放在小儿的肚子上擦搓,这叫去风,很管用的。

  我问她:“大人可不可以?”

  她说:“这个没听说,但应该道理一样的吧。”

  我听这话又对纯银戒子感兴趣,花了100元买了一只光身纯银戒子,想都没想就戴在中指上,主要是觉得戴中指最好看。

  这几样东西都是刷的银行卡,刷刷刷,好痛快!销货小姐十分殷勤,我有了一种当上宾的优越感,有钱就是好啊!怪不得有钱的女人喜欢逛奢侈品商店,不但是刷卡刷得过瘾,还有一种被人奉承的快感。

  我打电话给文萧珊,说:“萧珊,这段时间忙什么?怎么都不给我打电话?”

  大概是我忘记了,大都是我借钱或还钱时,才打电话主动找她,平时她找我时,我都应付她几句说忙,所以她一般也就等我打电话联系,才与我多说几句。

  文萧珊在电话里咯咯笑了:“妞儿,是不是经济出现赤贫了?”

  我很不高兴,这不是埋汰我吗?冲她这句话,我发誓,以后不再给自己借她钱的机会!想想以往在她面前就是低声下气,她说什么我都当应声虫,哪怕心里再不乐意听。可我现在翻身了,就不能没有骨气!

  “明天晚上六点,还是老地方见,不管你有没有空都得到!”

  有了几个钱就开始霸道,以前我可不用这种口气跟她说话,连我自己也暗笑,也难怪元仲坤,人家亿万身家怎么酷冷霸道也正常。

  晚上回到别墅,我便上了游戏,好久没见笑傲江湖,今天又特别的想见他。我发现,如果我和元仲坤粘乎在一起的时候,就一点不会想他,但我要是在元仲坤那里有了什么纠结,我就十分的想他,他好像就是元仲坤感情上的替补一样,从他这里就可以放松心情,得到宽慰,也许这就是蓝颜知己的好处吧。

  可失望的是,笑傲江湖没出现,门里的兄弟说,他前些日子连续来过好几天,这两天没见踪影,我没心思再玩,便下了线,感觉更是惆怅,无边的惆怅……

  今晚,元仲坤是否和魏茵茵缠绵在一起?昨晚那在浪里沉浮的销魂犹在,我体内又有些隐隐的胀痛。我们昨晚都鏖战了一晚,他跟魏茵茵还有这种精神吗?要是他能,简直就是个大种马,我咬牙切齿的暗暗骂他,是的,我在嫉妒,甚至嫉妒得有些发狂,我撕咬着枕头,仿佛它就是元仲坤,我要咬烂他!我恨自己没有个好出身,要不跟他结婚的一定是我!

  翻来覆去的我睡不着觉,不是白天睡得太多,而是脑子里乱纷纷的,一会是元仲坤昨晚与我的胶着,一会儿又是他和魏茵茵的缠绵,简直折磨得我要发疯。

  最后我想:我为什么要被永远躲在阴暗角落充当情妇?为什么要倚仗着他并不安全的保护?我自己就不能靠自己有尊严的活?

  第二天我也没上班,反正元仲坤说给我两天假的,公司这头当然没人催我,也许祝秘书等还以为我在泉岛陪总裁。

  我睡到早上快九点,才起床去洗漱,当我想穿过客厅去餐厅用早餐时,隐约到小茹在客厅打电话,我忽然好奇她跟谁打,便在拐角里悄然停下,听到她正在对谁汇报着我昨天去买避孕药、去银行汇款、到商场买首饰的事,最后结束时,她说了句,“是,元总。”

  果真,小茹是来监视我的,这个元仲坤还真看得起我,对我就这样的不放心?说明我在他心中还挺有分量的。小茹打完电话,发现我在拐角处看着她,身体一激灵,又如常态说:“小姐,早餐准备好了,我正想看去你起来没有。”

  我也没计较,反正我也没做什么对不起元仲坤的事,反而我还怀疑他还养有多少个像我这样的女人。想来他跟魏先生人品也差不多,只是年纪不一样,相比薛宝荔,我觉得我比她幸运,至少霸占我的这个男人年轻帅气有魅力。经历这些,我意识里已是破罐子破摔了。

  下午五点,我就开始打扮,准备去会文萧珊,这回我要从头到脚都穿戴名牌,还戴上闪亮的白金项链,让她见识见识我也有风光的时候。

  自上次我在医院里流掉孩子时,她来照顾我一回后,就一直工作忙,到外省出差,后又是我封闭学习,也没再问她借过钱,我们都没见过面了,还有点想她。

  小茹还是要跟我去,我说是请大学同学吃饭,她跟着不好,她说没关系,远远跟着我就好了,我沉着脸的说:“是不是元总怕我在外面养小白脸?”她笑笑说:“童小姐别生气,元总吩咐我跟着,我只好照办。”

  跟就跟吧,又不是会别的男人,我怕什么?我对小茹说:那你就离我远一点,不要让我同学看见!我担心文萧珊知道我现在做了别人的情妇,这正统的人儿又不知要如何居高临下的教育我了。

  还是在爱丽丝餐厅相见,文萧珊又吃惊了一回:“妞儿,试别三日,刮目相看了!你真是越来越贵气了,我说什么来着,你离开甄志强,越活越滋润了嘛,早就应该听我一句劝了!”

  我笑笑算是应答,不想再谈甄志强,从流掉他的孩子之后,这个男人已经彻底从我脑子中铲除了。

  文萧珊仍接着说:“甄志强打过你的电话不通,他挺着急的,问我你最近情况,你是不是把他丢黑名单了?”

  “他再找你,你就跟他说,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不要再打搅我。”

  “当然,我也这么跟他说的。”

  她认真的盯着我看了几眼说:“你真有男朋友了吗?”

  !看*正…版章+节¤上酷S%匠z网+◇

  我有些不耐烦说:“没有男人就活不了?”我心里是抵触的,与其也在说自己,没有元仲坤自己就活不成了?我真是个没出息的东西!

  见我不高兴,她也就打住不再说,又夸夸其谈自己,说是由于她最近在报社升职为经济节目类组长,采访商业重要人物大都由她出面,还提到富丽达公司作为优绩股最近股市上扬,说是因为总裁元仲坤要与有深厚政界背景的著名歌星魏茵茵要订婚。

  文萧珊为了显示她的能力,还深扒了其中的内幕,元氏兄弟同时争夺魏茵茵,但终因元仲坤比大哥长得帅且有能力,所以魏茵茵便接受了元仲坤的求婚。魏茵茵的父亲是厅局干部,最近还有有小道消息说将要升迁,是个通天级的人物云云。天下之大,我却偏偏就挤上此羊肠小道,真是无巧不成书啊!

  元仲坤这么个身份,自然要娶个对于他事业有帮助的人,这一早我就想到,陷于他的情网那也是咎由自取,我暗笑自己不自量力,痴心妄想,原来还曾有一丝幻想,也许他会例外。当然我不甘,我还没彻底输完,得不到他人,我也要争取应有补偿。

  我拿出了包装很华丽的首饰盒,递给了文萧珊,她惊诧得眼睛瞪圆说:“你这是?”

  “我送你的,请笑纳!”

  她犹犹豫豫拿过来,小心的打开盒子,我盯着她看,见她看见晶闪闪的白光一刹那,露出了喜悦的光芒:“哇,好漂亮!”

  “来,我帮你带上!”我帮她戴上后,她欢喜得轻轻抚摸着,我印象中她也没有戴过如此贵重的首饰。

  我问她:“喜欢吗?”

  她点点头:“太喜欢了!”她又看看我脖子上的那根说:‘好像跟你这条差不多一样哎!”

  “嗯,同是一个商家的牌子的。”

  她又仔细看了看发票,说:“天哪!怎么送这么贵重的礼物给我?”

  我淡淡一笑说:“都是你一直在帮我,这份友情可比真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