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醒来时,却不见元仲坤在身边,我拿过手机一看,早上九点半了。估计我们睡着也应该四五点了,我感觉全身酸胀,懒懒的不想起来,回味着昨晚的翻云覆雨的情景,不禁暗叹他真男人,这家伙不觉累吗?怎么这就起来了?

  “元哥,元哥?”我喊了两声,没人回答,料想他去忙什么事了,他说过今天有事的,窝在被里的我仍想再睡一觉,闭上眼睛又迷糊过去,不知睡了多久,有电话打来,我半睁着眼睛去拿过手机接听。

  听到他低沉的声音:“小懒虫,还没起来?累不累?”

  “好累呀,好困呀。”我撒了娇。

  “那就再睡一觉,下午四点半的飞机,睡够起来吃点东西再走,我让熊奎送你去机场。”

  我应了他,我问:“你在哪?”

  他没回答,挂上了电话,我再看时间已经是中午十二点过了。实在太乏,我把手机一搁,又昏睡过去,好像从来都没这么累过。

  一觉醒来再看时间,下午三点了。我爬起来,站在地上时,觉得身子像是散架,跌跌撞撞的去到卫生间去洗浴,感觉下身隐隐的胀痛,这家伙简直太厉害,激情起来像蛮牛耕地一样猛,我不禁轻笑了声。

  洗过澡觉得精神恢复了不少,我拿出昨天下午元仲坤陪我买的一箱衣服,挑出内外两套穿好,品牌衣服就是不一样,上身舒服,看起来的确整个人都上档次不少。

  我戴上了元仲坤买给我钻石项链,那用碎钻拼成的心型吊坠在脖子上闪闪发亮,链子衬得我的锁骨情感迷人。我抚摸着它,像是抚摸着赠给我的那人,心中充满浓浓的爱意。

  有人敲门,是他回来了?我急忙去打开,门外站着是熊奎,他脸上不带任何表情的说:“童小姐,吃点东西,该上路了!”

  这话我怎么这么熟悉,电视剧里的那些准备被杀的那些人,刽子手总对他们说这样的话,听了阴森森的难受。我斜了他一眼,真讨厌!态度就不能不这样冷冰吗?

  看到他身后的女服务员,端着一盘食物,我让她走了进来,女服务员把盘子放到餐桌上,微笑的说:“小姐,这是商务简餐,请慢用。”

  俩人离去后,我关上门,早上和中午没吃东西,见到食物肚子咕咕叫起来。我看看盘子里的东西,虽是简餐还挺丰富的,白米饭、青椒炒牛肉、玉米碎肉、酸甜排骨,再加个车螺芥菜汤。

  尝了尝味道还真不错,我慢慢的享用着简餐,打量着屋里的一切,昨晚的我与元仲坤的种种缠绵又一次萦绕心间。

  熊奎又在外面催我了:“童小姐,我们得抓紧去机场了。”我有点烦他,有意拖沓,催了好几次,我才收拾好自己。

  我提了新买的箱子走出门,熊奎便接手帮我拎,他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着,他的脚步很快,让我赶得有点难受。

  突然,我看到元仲坤携一位年轻女子迎面走来,那女子约摸二十四五岁,有着丰满婀娜的曲线,她满脸都是笑,皮肤光滑白净,穿着像公主一般的淡紫色长裙,头发长长披着,烫染得像紫色的细波浪一样。

  我僵住不动了,这是谁?是不是因为她,元仲坤就提前让我回市里?

  那女子一见我也定住了,认真看看我说:“咦,这不是童小姐?”她转头看着元仲坤说:“仲坤,她不就是那个跟我爸喝酒喝醉的那个?”

  听这话,我便猜测她就是魏茵茵,我被元伯乾迷晕那天,就是元仲坤带着魏茵茵来救的我。

  元仲坤看到我,脸上的表情变得复杂,他说:“嗯,她现在是我的秘书助理。”

  魏茵茵倒也热情,微笑的对着正发呆的我说:“童小姐,你好!”

  我机械的对她说:“你好!”

  元仲坤看了看熊奎,像是带着一丝询问。

  熊奎马上说:“总部祝秘书说急事要处理,我得送童小姐上飞机。”

  元仲坤点点头,便挽着那女子从我和熊奎身边擦身而过,好像我与他根本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我愣在原地看着他俩的背影:俊男靓女多么般配的一对!魏茵茵也回过头打量了我好几眼。

  “童小姐,再不走赶不上飞机了!”

  我跟着熊奎往前走,边走边问:“魏小姐这是……?”

  “魏小姐快要与元总订婚了,她知道元总在这,昨晚上就飞来了。”难得他今天多话。

  我想到熊奎昨天曾站在门口,悄悄与元仲坤说话,原来说的就是这事!

  浑浑噩噩的我跟着熊奎走出了旅馆,上了轿车往飞机场驰去。

  早料想会有这个结果,我怎么就这么甘心情愿的着了他道?可这结果也来得太快了,他本就是个玩弄女人的花花公子而已。他明明有未婚妻了,可昨晚还与我纠缠,这玩的是一夜情,还是把我当包养的情妇?

  熊奎一路开车也僵着脸也没说什么,等快到机场时扔出了一句话:“童小姐,元总也是身不由已。”

  身不由已?笑话!他是千万人景仰的总裁,他一句说辞,人们就要惦量几分,他跺一跺脚,整个商界都要抖上一抖。

  我没吭气,这本就是我不自量,谁让自己对他存有骁幸心理,还私底想着依附他这个靠山?我想到薛宝荔的话,心中暗自嘲笑自己,我与她又有什么区别?

  独自上了飞机,想想去的时候,他对我多么的柔情蜜意,可只一天时间却物是人非。我的眼睛的有晶莹的东西闪烁,心头痛楚让我蒙头流泪。边上的乘客问我:“小姐,你不舒服吗?”

  我搪塞:“没事,我犯困。”

  何去何从?以我自己现在的情况,我潇洒的离开他,就得再去过那苦逼的日子,可等着他玩弄够了,让自己毫无尊严的被丢弃我又心有不甘。

  我现在才觉得,薛宝莉的话有道理,男人就是这么回事,别指望他能真心诚意的爱你一辈子!不用说一辈子,就是短短一年几个月都靠不住!只有自己拥有了金钱和财富,才能让自己有下半辈子的保障。要放在以前,我会认为俗不可耐,根本耻于去想。我现在算是开窍了,薛宝荔才是识时务的聪明人!

  下了飞机,走出机场,夏涛已经在外候着等我上车,他说:“元总要我来接你。”

  我上了车,心想:元仲坤还挺细心,看来对他来说,我暂时还是他的没吃腻的甜品,我得趁他还没有厌弃我的时候,捞上足够我下辈子生活的资本。

  夏涛直接把我送到了元仲坤曾给我借住的别墅,不同的是,已经有人在欢迎我:除了小茹,还有一个叫陈姐的厨娘,我认识小茹,是小茹向我介绍的另两个人。小茹说:“是元总让我来照顾你的。”

  我猜想,小茹既然是元仲坤挑的人,铁定是他的心腹,说不定她是既是照顾我又是监视我的,我不能什么都跟她说。

  从小到大,没住过好的房子,让人侍候那就根本谈不上,现在一切都有了,我为什么不好享受?过上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这是做梦也不曾想到的事,况且我也付出了代价:用自己青春和肉体。

  休息了一会儿,我就要出门,小茹跟紧紧的说:“童姐,你去哪?”

  “上街买点东西。还要办点事。”

  “那我跟你一起去。元总吩咐过,你不能独自一人上街,怕你出事。”

  “怕我出什么事?我又不是总裁!”这算什么?软禁?我心里闪过一丝不悦。

  小茹说:“元总这也是担心你嘛!”

  看来我得拉拢一下小茹,不让她什么都跟元仲坤说。我先去药店买了七十二小时之内的紧急避孕药,看了看说明上说明:这药不能滥用,否则会导致月经紊乱,严重时可能导致不孕症。

  我顾不上这么多了,买下后一出药店,就去边上小卖部卖了瓶矿泉水,把药吃下肚子。我和元仲坤不会有结果,不如早早把隐患给排除掉。

  我到了电子银行,把元仲坤给我的十万元转了六万给我继母,我转了以后,打电话告诉她,还说道:“你答应过我债还清后,从此不再赌,好好照顾好弟妹,这话得算数。”

  更)&新;…最快r上‘酷☆%匠网+

  继母在电话里的声音很激动,一个劲的说:“不会啦,不会啦!正好生活费没有了,这钱来得是时候。”

  我说:“如果不出意外,从下个月开始每月给你3000元,这算是我给弟弟妹妹的生活费,但你得写份保证书,决不会再赌。”我一定重申,这是我最担心的事,要是她一赌多少钱够填?简直就是无底洞。

  处理完事情,我轻松了许多,就此我没有债务了!况且现在,我可以白吃白住元仲坤的。我现在的秘书助理工作,一个月至少有七八千的收入,除了给弟妹的,我自己可以省下这笔钱攒着以后关键的时候用。

  我的好日子开始了!我盘算着,为了下半辈子,我先借助元仲坤这个大树站稳公司,借机再另谋他径,因为我总不能靠他太久,要在他厌烦且甩掉我之前,该到手的要到手。

  心中给自己加油:童彤,再加劲努力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