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上摆的全是当地特色菜,有沙虫杂鱼汤汤、白灼虾、蒸蟹、香麻鱿鱼丝、清蒸桂花鱼等,全是当地时鲜的海味。

  我说:“坐在你腿上吃不方便。”

  他放我下来说:“好,那就坐着好好吃,今晚要多吃点,晚上才有力气干活。”

  我傻乎乎的说:“今晚上还要加班吗?”

  他眼睛里全是笑意,点点头说:“对,要加过半夜,你一定会很累!”

  “哦。”我想不通来这泡温泉还有什么班要加,他是老板要我这个员工干活,那也得好好做,不能白吃饭嘛。

  “要不要喝点酒,红的?白的?”

  我赶紧摆手说:“不不不,我不会喝酒,再说晚上不是加班么?”

  他嘴角一勾说:“嗯,要加班。”

  见我不喝酒,他也不喝,拿起一只蒸蟹,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掰开壳,看他那娴熟又沉稳的动作也是一种享受。

  这蟹肥得很,看上去一片白粘粘的。他剥完后放到我盘里,说:“现在农历十月,是公蟹的蟹膏长得最厚实的时候,这公蟹膏含有丰富人体微量元素和胶原蛋白,吃了既可补身体又可养颜美容。小姐,你要不要把我也一起吃掉?”

  我被这暧昧又可笑的语言逗乐了,一下想到他就是只横行霸道的公蟹,便傻呵呵的笑了笑:“你这么大个,我吃不动。”

  》…看YF正,版F章L节上9酷$x匠Gv网1

  “那我吃你好不好?”他眼睛闪闪发光,盯着我很是魅惑。

  我羞涩的摇摇头:“不要。”

  还从来没有享受过这样的美食这样的服务,感觉真是受宠若惊,小心的夹起来吃,有些甜腥的味道,不是很习惯。

  他问:“味道怎么样?”他为我精心剥的,当然我得领情,便鸡啄米似的点头。

  见我点头,他又把剥好的另一只放我盘里,我又夹起来吃,边吃边说:“你也吃啊。”

  “我看到你吃得香很享受,就像看到小猪在叭哒叭哒一样。”

  我听了嘴一撅:“猪笨死了,我一点都不喜欢!”

  他把头伸过来,对着我的嘴就亲了一口说:“我喜欢,我看你就像只小白猪。”

  今晚我食欲特别的好,吃下了很多东西,这是我平时难得吃上的海味,加上他不停的给我夹菜,吃到肚子涨鼓鼓时,才不好意思的坐直了身子,摸了摸肚子说:“元哥,我实在吃不下了!”

  他也放下碗筷子说:“我吃撑了。”他站起来拉起我说:“先去散散步,回来我们就泡温泉。”

  我抬头看着他的眼睛说:“不是说要加班吗?”

  他看了一眼手腕上的劳力士说:“泡温泉后加,真是个好员工,总惦记着加班。”

  我已经熟悉他了,在他面前,自然总有点想耍娇,因为他强大总让我产生一种让他保护的欲望,我故意嘟着嘴说:“那还不是你要加班的嘛!”

  元仲坤帮我披上风衣,他自己也穿上了外套,便拉着我出了门。

  我们所住的套房外不远,有一个室内温泉游泳池,供普通住宿的客人使用,我们走门房门,我就看见熊奎和几个保镖就散坐游泳池边的石条椅上,不时朝我们这间房看看。

  我暗暗佩服他们的对老板的忠诚和敬业,我们吃得好玩得好,悠闲自在时,他们却时时刻刻绷紧神精,保护我们的安全。

  元仲坤好像已经习以为常,看见也像没看见一样,他牵着我的手,沿着小石子铺的小道往海边的沙滩走,我注意到,熊奎立即对这几个保镖招了招手,要他们注意跟随。

  到了海边,风轻轻吹起,已经是秋后了有些凉意,我打了个寒颤,元仲坤感觉到了,便从后面抱着我,顿时他体温温暖着让我后背,俩人就这么慢慢的移步。

  他在我耳边小声说:“你好娇小,我能把你一口吃掉。”

  我被抱得紧紧的,有些透不过气,便忸怩了下故意逗趣:“你刚吃饱,还能吃啊?”

  “等会儿回去我就生吞了你,你信不信?”

  “呵呵,才不信!”我趁他不备,从他怀里挣脱出来。

  “你想做什么?”他问。

  我跑离他十步远的距离,说:“你要是跑十步不能追上我,就不许叫我小猪!还有,追不上我,今晚上你必须自己住!”

  “十步?三十步行不行?”他脚移动了一步。

  “不行!”我警惕的后退一步。

  “那就二十步。”他又往前走两步。

  “不可以!”我同时也后退两步。

  “十五步。”

  “不许讲价钱!开始!”

  我说完赶紧拔腿就跑。可惨的是,我数不到十步,就被他抓住了!是我自不量力,人家个高腿长,我也只好认栽。

  他打横把我扛在肩上,惊得我直叫他放下,我还看到他那几个保镖远远的朝这看,弄得我很不自在。

  他不理我,扛着我就走,还说:“知道错了没有?敢跟我较劲!”

  我说:“元哥,我错了,以后不敢了!”

  他说:“你太不乖,我对不听话的人,惩罚向来都很重。”

  我被他扛着一路走着,怎么求他也不理我,我也不敢太过挣扎,只好乖乖的任由他扛回房里。

  他把我往床上一放,便大大方方脱下外套,又脱下衬衣,接着还脱下长裤,只剩一条内庭的他,健美修长的倒三角身材,结实的胸肌和腹肌没有一点多余的赘肉,诱惑的展露在我面前,实在是充满男性的魅力,我有些紧张,缩在床上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心想:这是前奏?

  “你也脱了。”

  “脱……脱了?”

  “不脱怎么泡温泉?”

  “哦。”我松了一口气,把风衣给脱掉,但我看看身上的睡衣,便犹豫了,要是把睡衣脱了,只剩上下小内了,这多难情!我说:“我去换游泳衣吧。”

  他回首按住我,一打横把穿着长睡衣的我抱起就往温泉池走,他趟入池水,坐在拾阶上,让池水没到他胸前,双手托着我的背,让我平躺在水池中。

  泉池里的水温度恰好,暖暖的让人放松,静静的躺在水里,头顶着他的胸铺,我感觉很舒适,仿佛在童话里一样,我就是童话里的荷花仙子,在水里飘啊飘啊,我闭上眼睛陶醉了。

  就这么躺了好一阵,感觉他温热的唇在触吻我的额头,接着又吻下我的鼻子、耳朵,再往下又是我的唇,从轻吻开始渐渐深吻,我身体有了异样的感觉。

  他缓缓解下了我的睡裙,我不由得全身绷紧,他用充满磁性声音沉沉的说:“别紧张。”他慢慢的解下我的上下围护,用温泉水轻轻用我搓洗着身子,我闭着眼睛一动不动任他洗,心里却是紧张得不知如何是好,他仔细的帮我搓洗着每一处,我偷眼看他那样子就像洗个婴儿一样神情,这让我喉咙发紧,全身颤栗。

  洗完之后,他自己也褪下内庭,把我紧抱在一起,我们俩便在温泉池水里贴身相拥在了一起。他的胸膛好宽阔,好厚实,蓦然间我觉得特别的安全。他的唇紧贴我的唇齿间吻了一阵,突然我的口腔充盈饱满,我剧烈的挣扎着,我觉得透不过气来喉咙里发出浓重的气息。他放开了快要断气的我,笑谑我不会接吻,跟前男友白谈恋爱,我说流氓才这样接吻,还说他是流氓总裁,他大笑说两性之爱习然,于是又教我如何接吻。我承认,我和甄志强那时都太青涩,很多技巧都不懂,我猜这位像是身经百战,不,身经万战都不为过吧?

  他拿过一条大浴巾巾把我包裹起来,帮我擦干身体和头发,又把我抱起来走到床前轻轻放下,随之自己擦了几把,就把身体轻轻覆盖我全身,继续热烈的吻着我。

  我喘着气,有些倦怠的说:“元哥,我好累,好困。”

  他抚摸着我的头说:“嗯,那就闭眼。小睡一会儿再继续加班。”

  我闭着眼在他怀里不一会儿就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听他在我耳边说:“乖,明后天我给你补假。”

  正睡得香甜的我蜷缩起身子,背过他嘴里喃喃的说:“我还想睡嘛……”

  他喃喃的说:“我的小猪猪,我的小懒虫,春霄一刻值千金,千金难买寸光阴。“也许这一刻又刺激我又有了精神,他把我翻转过来,重新抱紧我,直至黎明,两个人一起双双戛然睡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