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第一次坐飞机,元仲坤用手一直揽着我的肩,我无声的靠在他胸前,从机窗看着脚下慢慢变小的楼房、交错的车道、起伏的山峦、宽阔的大河,要是时光永远停留于此,多好!

  飞机上我们俩相靠着都打了个打盹,四十多分钟后到了泉岛,熊奎早就候在机场门外,他身后三五步远的地方,跟着三个穿黑衣的彪形大汉,看架势就像是保镖,见我和元仲坤出来便迎上来打招呼:“元总!童小姐!”可脸上仍是这么僵硬。

  熊奎引导我们到一辆深蓝色的轿车前,替我俩开门,元仲坤先让先我坐进后座,然后他挨我身边坐下。我往后看,后面还跟着一辆黑色轿车,那三个黑衣人钻进了那辆车。

  看到这一幕,我对元仲坤说:“元哥,你出出入入都跟着保镖,你有仇家怕刺客?”

  元仲坤嘴角上扬道:“怎么?你很反感?”

  “多不自在啊!感觉被押送一样。”

  “那好,我让他们全消失。熊奎,这三天别让他们跟着。”

  熊奎从后视镜中瞥了我一眼,像是有些不满,说道:“元总,这地方有些乱,还是小心点好。”

  他这么一说,我想起网络上也曾报道过有富豪被绑架的事,元仲坤可是亿万身家的总裁,我随便这么一说他就打发人,要是真出事可不好,我赶紧说:“那算了,跟着也挺派的!”

  元仲坤又刮了下我鼻子,说:“任性!”

  我捂着鼻子抗议:“元哥,别老刮我的鼻子啦,刮扁了怎么办?”

  他又显出痞痞的样子说:“谁让你鼻子这么小巧可爱?刮扁了,了不得陪你去韩国整个新的。”

  我低声叫道:“不要!”心里却感觉甜甜的,被他宠的滋味真好!

  他对熊奎说:“开到大商场就停下,我和童小姐进去走走。”

  到了泉岛一家百货商城,我和元仲坤便下了车进去逛,熊奎和保镖们远远散在我们身后跟着。

  我们要了一辆购物车,元仲坤右手推车,左手牵着我的手,慢慢的随着我的脚步走,两就像一对小夫妻那样的逛得悠闲自在,这里瞧瞧那里看看。

  “你看需要些什么东西,就尽管挑。”

  我看到货架上有打得很低折的内衣内裤,顿时两眼放光,想到自己首先换洗需要,要伸手就去拿,却被他轻轻拍掉,说:“不许买打折货!”

  “为什么?”我莫名其妙,我要手头紧向来尽是买打折货,已经是淘习惯了。

  “打折没好货,一分钱一分货,这都不懂?”

  我依依不舍的盯着那些打折东西,嘟哝了一句:“我这不是……省钱嘛。”

  元仲坤摸摸我的头说:“旁边跟着一个金库还老想着打折,你这小吝啬鬼!这里不看了,都是不入眼的东西,我们去楼上瞧瞧。”

  到了七层,这里全是品牌的内衣内裤以及睡衣,看得我眼花缭乱,尤其价格更让我眼花缭乱,上百上千甚至上万一件,在以前别说穿,根本碰都不敢碰,生怕售货员问我要不要心慌。

  元仲坤见我迟迟疑疑,像是无法决断,他指了模特身上那件十分性感精致的粉色及地长睡裙对服务员说:“让她试试这件。”

  服务员脸上挂着讨好的微笑,赶紧应承着说:“先生真是好眼色,这是厂家今年的新款,还是限量版的。我看小姐这苗条的身段,要S码就可以了。”

  我一看那件真丝睡衣真是华丽诱人,要是穿在身上一定像古代宫廷中的公主一样漂亮,可的价格却贵得吓人是18888元,我张大嘴巴像个傻子一般,元仲坤轻轻推推我说:“去试下!”

  服务员领着我去了试衣间,我穿上后走出来,元仲坤看了满意点点头,他贴着我耳边小声说:“今晚你就这样穿,我们来个烛光晚餐。”

  更*新g最5快;上\◎酷,X匠网.

  我娇羞的低头,悄悄瞧了一眼服务员怕她听到,服务员满口的赞扬:“小姐,这就像是给你订制的,太漂亮了!”接着又说:“您放心,这衣服昨天才上市销售。还没有人试过的!”

  元仲坤让服务员把睡衣打包,又亲自我为挑了好几套内衣内裤,然后转到楼下我为挑了几件外穿的秋衣秋裙及风衣,我里里外外全有了,还专门买了个旅行皮箱。

  最后他又把我领到首饰专柜,给我挑了一件价值上万元带心形吊坠的白金项链,亲自给我戴上说:“在我身边工作,不要把自己弄得这么寒酸,像我亏待了你似的,以后只许穿品牌。”

  他拿了张银行卡放我手上说:“这里有十万元,密码是六个八,你想购置什么都行,不够了再跟我说。”

  我颤抖的捏住那张卡,我手上从来没有拿过这么多钱啊!可这钱来得太突然,我还是有点不敢接受:“元哥,这……”

  元仲坤看我犹豫,便附耳说:“你是我的女人,我人都可以给你,这点钱算什么,收好!”

  他就这样陪我逛了几小时的商场,买的大包小包全是我的东西,购物车都装得满满的。而熊奎和保镖们始终不远不远的散开跟着我们,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也是来逛商场的。

  买好东西,我们推着车来到结帐通道,熊奎从后面上来接手元仲坤所推的车,去排队刷卡。

  我和元仲坤便从出口处慢慢走出来,出了商场后,已经是满夜星辉,我站定抬头看着元仲坤说:“谢谢元哥,我从来没有逛得这么开心!”

  他又吻了吻我眼睛:“开心就好!“他揽紧我,又说:“今晚你跑不掉了,我要好好爱你!”

  我心中涌起一股说不出的感觉,有激动有期待又有忧虑,今晚以后,或者再以后,他还会像今天这般的疼我吗?

  我们驱车来到泉岛的旅游中心,下榻到温泉宾馆,这是一家五星级酒店,元仲坤把我带到住处,这住宿的VIP套房十分宽敞奢华,内外套间足有三百多平方,外间可以用来做会议室,里面是卧房设有两张二米宽的大床。

  卧房的一面是宽幅落地窗包围着一个约十多平米的温泉水池,水池两侧密实的花带围绕,一户房客一个温泉池,互不干扰,而正面是一望无际的海水,静时还听到阵阵的海涛声,给人一种特别的舒适的感觉。

  “元哥,我……今晚就住这?”

  “嗯,不喜欢?”

  “我……”我能说不喜欢吗?可我就这么跟他共处一室还多少有些无所适从。

  元仲坤从后面抱住我,亲吻我的耳朵和脖子,他的呼息有些急促,最后他又把我转到正面来,嘴印上我的嘴唇,刚想亲吻。

  这时有人敲门,他顿了顿,但不想停仍想亲下去,门又敲了几下,他只好说:“谁?”

  “元总是我,熊奎。”

  元仲坤仍不舍得松开我,对我说道:“这个不识趣的东西!”说完才走去开门,他打开半边门说:“什么事?”

  熊奎悄声对他说什么我没听见,只见他说道:“就说我今晚有重要客户,明天抽空再说。”

  “好的。童小姐的新买的衣物,已经叫人清洗,烘干,很快就拿来。元总,准备晚餐了吗?”

  “嗯,是有点饿了,让服务员把晚餐送进来,我和童小姐今夜要烛光晚餐。”

  熊奎答应着走了,他回过身来,摸着我的脸低声说:“本来想好好陪你三天的,可明天突然有事……只好先让你回总部。你回去还是住回原来我那所别墅,已经帮你安排好了。”

  我认为他一定有公事,便说:“嗯,我听元哥的,有事你就忙。”

  服务员敲门,两个服务员一前一后,推着车送来了晚餐以及拎着我的一大箱子衣物。

  元仲坤对我眨眨眼说:“去换那件睡衣来,让我瞧瞧。”

  服务员在餐桌上摆食物,我从箱子里找出睡衣便去卫生间内换了睡裙,出来看见服务员都走了,所有的室内灯全关了,元仲坤静静坐在烛光中等我。

  元仲坤那双幽深沉静的眼睛专注的看着我,眼神里饱含着无限深意,像两汪深不可测潭水,看得我心有些发颤,我低头看看自己的睡衣,长身及地,飘飘曳曳的。我禁不住含胸两手交叉护前,感觉有些尴尬。

  他命令道:“放下手。挺胸抬头。”

  我只好照办,心中七上八下忐忑,我从来没有穿过这么性感的睡衣,还有些不太自信。

  “知道你这样有多漂亮?我想像古代印度的泰姬•玛哈尔”也不如你。”

  泰姬是征服古印度莫卧儿帝国的国王沙贾汗的宠妃,公元1630年,沙杰汗为痛悼死去的泰姬,动用了王室的特权,倾举国之力,耗无数钱财,用11年的时间而之修建泰姬陵为纪念,这座陵墓堪称世界上“最完美的建筑”,看到它就仿佛见到昔日泰姬水一般温柔和静穆的绝世美貌。

  我听此话不好意思的笑笑说:“元哥拿我取笑了,若我是泰姬,元哥是沙贾汗吗?”

  “沙贾汗的结局不好,被他这个爱妃所生儿子幽禁致死,你可别生出那样的不肖之子。”

  我有些伤感说:“至少,他俩能合葬在一起,能在地下永远恩爱!”

  他说:“过来!”

  我缓缓走到他面前,他伸手一拉住我手,让我坐在他长腿上,又捏捏我的鼻尖说:“你这个小脑瓜想什么呢?太多愁善感了不好!”

  他把一双筷子拿起递到我手中说:“开吃,吃饱我们就去泡温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