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医院观察了两天,我和杨珊妮同时出院,她住在我斜对面,很恰巧同时出病房门,当我俩目光相遇时,杨珊妮表情像做贼似的,避开我的眼睛,转身匆匆忙忙离去,明显就是心虚。

  ix看正@版a章v节S上T)酷匠网V

  一定是她昨天看到元仲坤坐在我床边并握紧我的手,便不敢再惹我。

  有专车又把我送回培训部,秦部长特意把我叫到他公办室,把一份文书交给我,说道:“这是杨珊妮亲笔写的道歉函,准备复制贴到了班上,这份是我们留底的,你看看是否恰当。”

  我认真看了几遍,杨珊妮按照元仲坤的意思写的,写得相当诚恳,说只因两人在一起同宿时有了些小磨擦,于是中秋那天喝了酒,便说了疯话,一切都是她是胡编乱造的,全是不实之辞云云,为此她承担一切责任。可我不置可否,我的心底还积压对培训管理部的不满,我一定要借元仲坤的权威给自己讨个说法!

  “怎么样?小童,这样可以了吗?”见我迟迟不说话,秦部长便急切的征询我的意见。

  我不回答,却问:“杨珊妮怎么知道我来培训部以前的事,谁告诉她的?是不是您的助理因杨珊妮诬陷我偷东西,却不辨事情的真伪,只单方面怀疑我,专门调查了我的情况,转而告知她?同是学员,为什么当初只相信她,不相信我?还把不确切调查来的事跟她说,导致她在学员中恶意的贬损我,而引发这落水事件?”

  秦部长静默了一会儿,像是在思考什么,他谨慎的回答道:“先前我们的确处理得不够好,这事我真诚的向你道歉。至于杨珊妮从哪里得知些在有关你过去的一些情况,这个事回头我再查下,如果是刘助理说的,我会对对他进行相应的处罚教育。”

  必须要为自己争口气,必须要保护自己的名誉,不只是杨珊妮,我要让培训管理部的人都要清楚,这事根本错不在我,从头到尾我是受冤枉的,并不是因元仲坤庇护的关系,而是事情本身他们一开始就是错的!

  我要的就是个说法!我较真的说:“秦部长,你说错了!不是处理得不够好,而是原本就草率!为此,我们俩都因此差点丧命,有时一个人的名声比性命还重要,至少对我来说就是这样!”

  “是这样,你说得不错。我们的确草率了,我向你保证,这种事今后不会再有。”

  先前处理我偷盗的事,只是要个助理来随便处置了事,可现在秦部长在我面前都给几分脸,可见培训管理部也是势利得很,无论如何,我就是要让他们彻彻底底的认错,今后以此为戒。

  就此,杨珊妮的道歉函贴到了班上,她人也不再回学员班。但这事大家看了就看了,也没有再多的反应,我只感受到所有的人对我更客气了,有种敬而远之的感觉。

  人就是这么的奇怪,我也不知道他们是因为什么。或许觉得我有本事把杨珊妮挤走让他们畏惧?或是杨珊妮的那些话,他们并不认为全是酒话?

  虽然一切都如我的愿,我却为此而郁闷,莫名想起一句话:你要是较真,你就输了!

  雷智修没有因杨珊妮离去而对我有什么看法,反而比原来对我更热情,去饭堂吃饭,一定要我坐在饭桌边,让他帮我排队打饭,上课跟我同坐,下课跟我同进同出,给人感觉我们像一对恋人一样,惹得班上的学员时而拿我们开玩笑,可我原来只是借他气气杨珊妮的,现在他的热情反成了我的负担。

  我想跟他说清楚,于是有一次晚饭后,他又约我去散步时,我对他说:“雷智修,我们总走得这么近,大家会误会的。”

  他无所谓的样子:“误会又怎么样?我们孤男寡女,又没碍谁事。难道你不愿意我跟你好?”

  我认真的说:“我们也只是同事,公司也有规定,公司职员之间不准恋爱。”

  他呵呵笑了,说道:“其一,我们走得近,并不代表我们谈恋爱。其二,如果你接受我的追求,我可以随时跳槽到另一公司,或者你辞职,当我的全职太太,我一定有能力养活你!”

  这种态度我有些恼火:“我不是跟你开玩笑,我真不想别人误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雷智修停下来,突然握住我的手,月光下,他热辣辣的眼光凝视着我,我惊了一下,想把手收回,却被他紧紧握住:“我说真的,一点没开玩笑,你有没有想过和我恋爱?”

  我低声命令道:“你捏疼我了,放开!”

  他放开了手说:“回答我!”

  我说:“你应该亲近杨珊妮,我看得出她很在意你!”

  他摇摇头说:“我和她要是真情投意合,早就在一起了!”

  “你们是大学同学,相互很了解。我觉得你们很搬配。”

  “鞋适不适脚,只有自己知道,我和她合不合,只有我们俩人知道。你不懂。”

  我笑笑:“那我也不合适你,至少这一点我知道!”

  我和雷智修相识两个多月,若是有情有义的话,也够谈婚论嫁的,可我却从来没想过我和他发生什么。

  雷智修眼睛里流露出失落说:“是因为元总?你确定他能娶你?”

  我有些惊诧,他怎么会联想到这个?不过想想也觉得正常,那天他是在我的病房里回答元仲坤的问题,还有,杨珊妮因跟我冲突倒了霉,被赶回基层分公司,据说还被降了职。

  “你想多了!我和你的关系亲近与否,和他人无关。”

  “那我在你心中到底是个什么位置,可以说说吗?”

  雷智修向来都给人以温和善意的印象,总是给我非常安全的感觉,就算黑暗里跟他单独走在一起也很放心,觉得他根本不会起色心,而且对他说话也没有压力,好像他从不会生气,也不会因你说错话而瞧你不起。

  我想了想说:“是个很好相处的朋友,是个值得信任的大哥。这次落水,我的命是你救的,冲这一点,我心底感激你!今后我想,如果有一天你需要帮助,我会不惜一切代价还你一次救命恩情。”

  他沉默不语,良久,才意味深长的说:“如果到了那一天,也许我们的关系就此结束,再也不是朋友,所以我也不希望你还这个人情。”

  我想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我只听出了他的些许伤感。

  他又微笑着说:“小童,你真的对我就没有爱,哪怕一点点?”

  “爱当然是有的,那是纯属友爱,你可以升级为我现实中的蓝颜知己,呵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