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悲哀,爱情是存在于梦幻中,现实是残酷的,我不会学薛宝荔,对于我来说,虽然爱情受了挫,但爱在我心中仍是圣洁高尚的,我还不老,我期望还会有一天,真正恒久的爱情会降临我身上!不知为何,元仲坤那双沉静幽深的眼睛又浮现在我脑海中,我摇摇头尽力去驱逐,可我真希望这双眼睛一直在看我。

  薛宝荔向要我告别时,是坐着宝马走的,短短一个月就开上了宝马,她的开车技术还不是很熟练,还笑嘻嘻的说,这车她才开了第三回,驾照是老魏走后门给她弄来的,还说要送我回家。

  我当即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我才不会拿命来赌,便说:“你开车小心点!”

  “呵呵,怕什么?这车有保险!”

  看她那大咧咧的样子我也笑了:“关键是人得保险!”

  她坐上车冲我一摆手:“下次再约啊!”便歪七扭八的开着走了。

  晚上再上游戏没见到笑傲江湖,没来及与他话别,有点小遗憾,因担心去培训就没时间上电脑玩游戏,但我相信他不会因此认为我跑了。想着明天就要开始新的生活,心里有期待,也很兴奋。

  大早我就收拾好自己,约好八点半,熊奎开车来送我去培训,一路上他冷着脸开车,一句话也没有,好像天生就这副没有笑神精的模样。

  我有些话想问他,看他那样子又不好启齿,漫长的沉默后,我终究还是问出来:“熊助理,元哥还去健身馆射箭吗?”

  “去。”他只简洁的说一个字。

  “多久去一次?”

  ,酷匠p网x永久{免费|看y小}M说◎

  “一样。”他多一个字都没有,说多了会烂嘴巴?我心下很不满。

  “那,是谁接待他?”

  “没注意。”

  “你……你不是整天跟着他的,怎么会不注意?”

  他不回答,我很失望。我有点怀念招待元仲坤的那些时日,想和他坐在一起吃早餐的情景,回味着他和我的所交谈的所有的话。不知替代我的是否仍是胡嘉,若是这样,这回没有我碍事,她应该高兴坏了吧?我发现自己心中藏着的全是醋意。

  “元哥除了射箭外,还有什么其它爱好?他除了去健身馆,餐饮馆,他还去不去洗浴馆、娱乐馆?”

  皇族圣殿的娱乐馆有舞厅,也有专门的男女招待陪舞,男的陪阔太太,女的陪阔老板,当然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去的,一般是有舞蹈基础,很多是从艺术学院出来的大学生,身材脸蛋都没得说。

  “去。”熊奎仍是简单的一个字。

  他一个去字就让我心中难过好久,是啊,像他那样的人哪有不去的,富家公子有钱有势,都是风月场上的花花公子,尤其像他那样身份的,大把多女人仰慕追逐,他身边到底有没有别的女人?可心里有一个声音为他辩护,作为总裁要应酬各种人物,他就算是去也是因工作需要吧?

  我很想知道元仲坤对我是不是特例,又问:“元哥以前有没有像指派我那样,送人去培训过?”

  “有。”

  “多不多?”

  “不清楚。”这爱理不理的回答,让我恨得咬牙,真想照他脑袋狠拍一巴掌,这号人怎么这么僵硬,说出来就会死啊!

  “童小姐,请下车。”

  我从他嘴里什么都没套出来,就到地方了。

  培训部设在郊外,规模有一所普通中学大小,是富丽达专门培训员工的机构,有食堂和住宿。针对不同岗位人员的短期免费封闭培训,而我们这个班是高级文秘班,每期三十人,来学习的人员有高层指派的,有招录的,都要相当过硬的大学文凭和至少三年工作经验。

  我们学习的科目有商务英语、商务谈判、社交礼仪、秘书职责、合同起草与相关法律条文等等对口培训,通过这短期的对口速成,迅速担当总部和各分部的秘书及助理工作。

  每天上下午都排得满满的课程,晚上就自由活动,培训部里有图书馆、棋牌室、录相厅。每两个人一个带卫生间宿舍,宿舍里每人都各自有自己的书桌和电脑,还有电视空调,饭堂所供应的一日三餐也经济实惠,比起上大学的条件好得多。

  富丽达就富丽达,连培训机构也这么上档次。

  跟我同宿舍的叫杨珊妮,比我大三岁。她眼睛透着机敏,人长得很高挑,肩膀较宽,一副结实的骨架,在女人堆里一站,可谓模特身材,只是显得过于高大,我目测她至少有一米七,她是某名牌大学毕业的,进公司已经三年了,原在下面分公司下面小项目经理。

  她对我有些冷淡,像是不太看得起人的样子,也许入学时,在公示的学员册上看到我没有任何资历,又是普通大学毕业生的缘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