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仲坤伸手抚了我一下头,像大哥对小妹那样,又轻轻拍了拍我肩膀说:“上次你住院时,做过全身检查,那时候我就知道你有孕了,是甄志强的?”

  我低着头默认了。他又说:“你和甄志强不会有结果,他没有能力保护你。”

  见我不说话,他收回手,把西服的扣子解开,脱下西服,只剩白色的衬衣。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心里担心他有进一步的动作。

  “开下空调好吗?”

  原来他觉得热,我紧张的心放下一点,赶紧站起来去拿摇控器开了空调。

  他说:“就25度,太凉你受不了。”

  我把空调按到25度,他又解开领带,继续解衬衣的第一颗扣子,我心情又紧张起来,抓住摇控器呆站在那睁眼看他,眼里满是警惕,他要真对我做什么,也许我也能接受,可我不希望这样。

  他解开了第二扣子停住手,看到我那样子,侧了下脸说:“你喜欢站?”

  我又赶紧坐下,离他的距离有二尺远,坐到了沙发的边上,心里既不想让他走,又怕他亲昵。

  “陈经理被辞了。”

  “辞了?”我有些惊讶,想到元氏是皇族圣殿的大股东,他要辞陈经理应该有话语权,难道他是因为我?

  “嗯。你觉得谁做经理合适?”他居然征求我的意见,看了这个健身馆的事还是他说了算。

  我想到露姐,这个忙正好帮上,便大胆的说:“露姐来这工作时间最长,各方面情况熟悉,做经理应该很合适。”

  他点点头,嘴角一勾:“还真合适!”

  我见他首肯了,心中高兴,能帮上露姐也算还了她人情,再说今后去健身馆上班,也再不用看陈经理那样装模作样的脸,胡嘉也不敢再倚仗他在背后捣鬼。

  他伸手把我拉近说:“都快墩地下了,怕我吃了你?”

  我闻到他身上一股淡淡的麝香味,感觉很舒服,莫名的身体了某种异样。

  他扶住我的肩膀,眼睛像一潭深水,波澜不惊的看着我,浓浓的剑眉十分的好看,我又有些迷离起来,不禁怔怔的看着他。

  “你还太嫩,叶露比陈经理还有心机,是她让人把你给撞了。让你滑了胎。”他轻声的在我耳边说。

  我惊得站起来,大声说:“不可能,一定是元媛!她不想让我怀上甄志强的孩子!她自己都不否认!”

  “我妹她是知其一,不知其二,她以为叶露是我的人,还以为是我指使的。我们兄妹二人感情相对来说还可以,因此她也不想说破。而叶露之所以这么做,是想向我表功。她太想得到经理这个职位了。那个撞你的就是她的表哥。”

  这一系列的事情,弄得我完全懵掉,我一直信任的露姐是个心机婊,为了上位如此的不择手段。

  “这是真的?”

  “你以为?是不是认为我把事推到她身上,为我妹洗白?或者是我的作为?”

  我双手捂耳,脑子纷乱,太复杂!太可怕了!我觉得自己像是掉入了陷井,无力自拔。我现在还能相信谁?元仲坤的话我也不敢信了!社会的真实就这么残酷,就这么的尔虞我诈。

  许久,我说:“您也是不是想让我滑胎?”

  “我是不喜欢你有别人的孩子,但我也不想你受伤害。”

  我抬起头,眼泪汪汪的看向他:“元哥,我希望不是你害的。其实我也在矛盾,孩子就算生出来也无力抚养他……”

  他轻揽过我说:“别再想了,你往后还有更好的生活。”

  我感觉靠在他的怀里很舒服,此时的我真需要一个靠山。

  “健身馆不是你呆的地方,我送你去培训三个月,然后出来跟着我做事,嗯?”

  我心里有了一份希望,跟着他做事应该不错,可不知做什么?我带着疑问看着他。他修长的手指轻轻将我仍挂在腮帮上的泪试去,声音低沉而温柔:“你张梨花带雨的脸真是让人着迷!”

  “听话,这几个月多用心学,在总部当我秘书助理应该胜任,薪水比现在涨一倍,年底还有业绩奖。你学文的,有文字功底,你英语也过六级,当文秘也算是对口。”

  啊!我终于学有所用了!去富丽达总部当总裁的秘书助理,算是个高级白领啊!

  “元哥,谢谢你!”我衷心的说。

  “记住,总部工作不同于健身馆,那里需要实力!”

  ~+酷0W匠.网!首A发D

  “我一定努力!”

  他拿起西服要离开,对我微微一笑:“嗯,后天就让人送你去培训。”

  我盯着他背后,鼓足勇气问:“元哥,陈经理被辞是因为我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