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志强把我抱出了医院,有一辆红色的宾利在等着他。

  离开我,他的确活得相当滋润,何苦再相互拖累?现在他有专用车和专用司机,看那样子就知道日子过得挺美。

  司机问:“三少爷,往哪开?”

  我告知地址后,闭着眼仰在后车坐上,也不再理甄志强。他坐在我边上,他伸手想攥我的手,被我拍开,就这么两人一路无话。

  到了地点,甄志强又要抱我,我把他推开犟着要自己走。可见我走得艰难,他还是伸手把我扶进了房屋,等扶我躺到床上后,打量了一下四周说:“比我们原来那间好,是元仲坤给你租的吧?”

  我没回答,想想那天与甄志强的父亲吃饭,元仲坤带着我去见到他,他肯定会认为我和元仲坤有什么特殊关系,但现在我懒得解释,爱怎么想由他。

  “要我是他,就不是这么小家子气,会让你住在上档次的别墅。”他的话里明显带着醋意。

  我冷笑一声,说:“你没有资格说别人!”

  甄志强坐在床头攥住我的手说:“童彤,我是爱你的!我只是没有办法,你再等我一些时候,只要我能在我爸的公司站稳脚跟,拿到我应有的股份,我会给你一个更好的去处,到时候你要我怎么样我就怎么样!”

  “何必呢?你现在不是过得挺好的?”

  “你听我好好解释,我心里总丢不开你,我和元媛在一起时,老是想着你。真的,在我离开你后那段日子,我真的很痛苦,可我被家里人紧紧盯着,不好去找你。我爸说,只要我和元媛结了婚,就把公司10%的股份给我,到时我们再也不用愁钱花。我现在还是分公司的总经理,我会努力把事做好。你耐心等我,就算是我和她结婚,以后也会和她离婚……”

  “别说了,甄志强,你走吧!我累了!”

  我感觉很疲惫,对他心底的嫌恶升腾起来,他不过是依附家庭生存的寄生虫,也别指望他以后能有多大出息,自己的青春就这么在等待在消磨,还要以伤害另一个女人为代价。

  “要不,我去弄点吃的?你想吃什么我给你买!”

  “你走,我什么都不想吃!”

  “那好吧,有时间我再来看你。”

  他见我脸色不好,也不再多说,从兜里掏了掏又说:“我给你的那张银行卡还在吧?我继续往里打些钱……”

  “那张卡我烧了,钱没取。你从这个门走出去,从此你我两不相欠!赶紧走!”我挣开他的手,翻过身脸朝里,再也不理他。

  甄志强站起来,我感觉到他呆站了一会儿,便走了出来,把门关紧了。

  他走后,我迷迷糊糊不知睡多久有人敲门,我一看窗外,天已经暗下来,快傍晚了。

  这会是谁来?我拖着全身乏累的身体去开门,却见熊奎提着一大包东西站在门口,他的脸依然没一点笑容,把东西递给我说:“童小姐,这是元总让我带给你的。”

  我接过东西说声:“这是什么?”

  “营养品。”

  我打开袋口瞧了瞧,里面有奶粉、阿胶之类的东西,迷惑不解的看着他,元仲坤不就是以为我昨晚喝酒醉倒的,为什么买这类营养品给我?

  “元总交代,让你好好补补身体,多休息几天,那边不会扣你薪水。”

  我张张嘴,不知说什么好,想问又不好问,他不会是知道我打胎了吧?难道他在我身上装了监控,怎么会知道?

  最=W新0章I节T$上*酷)h匠网5●

  熊奎转身走,我在后面说了声:“代我谢谢元总。”他也没再回头。

  我把东西放在桌上,打开来看,营养品还真不少,连燕窝、西洋参、蜂王浆之类的都有,对我来说,这些是十分奢侈的营养品。

  此时,又在有人敲门,我以为是熊奎转回来有什么话要补充。料不到门外站着的元媛,一身像是名媛的打扮,见我愣神,原来视我为情敌的元媛,态度却很好,笑着说:“怎么,不让我进去吗?”

  我笑了笑:“进来吧。”

  “你一定是在想,怎么会是我吧?”元媛边跟着我进来边说。

  我指了指沙发,示意她坐,我想去倒水,她说:“你刚打胎,不用你忙,我不渴。”

  “我渴。”我说,便执拗的去净水机那打了两杯水。自己一杯,然后递给她一杯,我的屋内各种家用设备庭全,我在搬进时就用了,应该是元仲坤让人置办的。

  元媛接过来没喝,放到一边说:“感觉怎么样?身体没大碍吧?”

  见我“嗯”应答了,她笑了笑又说:“你一定奇怪,怎么我会知道对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