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这么倔,那地方不适合你住,不愿意住别墅也可以,我会帮你在安全的地方找个住处。”

  “我会付租金的。”

  “嗯。”

  听到他这话,我便放心了,我不想欠他的,欠了我拿什么还?我当然不会出卖自己的身体。

  到了医院,医生进行了检查,除了胳膊上有些抓伤,颈脖的伤只是一小划了下没大碍,我的情绪也安稳下来。

  元仲坤又用车送我到了一处较近娱乐城较近的小区,已经帮我租好了两室一厅带卫生间的套房,比我所租的房子条件好多了,且里面齐全的家俱和电器,还连夜让人把我出租房的东西全搬了过来,并把房东收的三个月房钱退还给我。

  我正担心租金问:“这么好的房子租金很高吧?”

  他说:“每月360元,按月交就行。”

  我吃惊:“那么便宜?”

  “这是政府的廉租房。”

  原来如此!可他真有本事,这也能租上了!报上也做过宣传,过市政府出台过廉租房政策,为安置一批低收下家庭,拿出有限的几百套房做政绩,但很多限制,就光家庭人口这一项要达到三世同堂,人均收入不达到250元的,而我一个人就住二房一厅,价格这么优惠,可见元仲坤与政界关系颇深。

  见我发愣,他轻轻拍了拍我说:“早点休息,明天要是不舒服就先不上班。”

  元仲坤准备告辞,我叫住了他:“元哥,你怎么知道了救我?”

  “我听到你在电话里的声音。”

  原来他早上去射箭,见我不上班,便问了露姐要了我的电话,晚上过别墅时,发现我已经搬走,所以打我的电话,听到我跟歹徒的对话,赶紧报警,亲自还熊奎来营救我。

  我想到自己在电话里那些骗歹徒的话,想起都不好意思,脸有些红了,不知为何我出口解释:“元哥,我……当时情急,为了拖住他们,我乱编的,其实我不是那样的……人。”

  元仲坤嘴角勾起,笑了:“知道。你很机智很勇敢。我喜欢。”

  我心一颤,他真喜欢我?我说:“多谢元哥,这么关照我。”

  他眉宇间的笑很温柔说:“别客气,早点休息!”

  我送他出门口,愣着神看着他的车开走,回到房中,呆坐在床上,脑子里全是他淡淡微笑的脸,沉静幽深的眼,怎么赶也赶不走。

  我这是怎么啦?不会是真爱上他了吧?不行,不能有这种念头,我是谁他是谁?我一再把脑子里的形象驱除,但是他欣长笔直的身影总像是站在我面前。

  神精了吧!我狠狠骂自己,今晚我要上游戏,游戏里可以忘记一切。

  可今天晚上没有见到笑傲江湖,听门里的弟兄们说他昨晚也没来,笑总是神龙不见尾,来上游戏也不过是晚上偶尔出现,我想能够这么凑巧的遇上他,成为他的游戏老婆还真是缘。

  我问草泥马:“笑玩这游戏多久了?”

  “十几年了吧。我进门时他都玩了六七年了。”

  “这么久了!”

  “听他说读初中时就玩这款游戏了,一直都没丢开。”

  我立马想到,十几年前笑读初中,就算玩了十九年,初三也不过十六岁,他算起来最多三十五岁左右,怎么可能有五十岁?他骗人!

  “他玩这么久,怎么现在才跟我结婚?”

  更新`(最快*上酷√匠网

  “呵呵,他不知结了多少次婚,除了第一个,跟后来的游戏老婆最长也就几个月,最短不过半个月离婚。”

  “为什么?”这家伙还挺花心,用钱在网上泡妹妹?

  “他上得少,陪老婆的时间不多,女人上游戏也想找个伴儿玩,最后不都耐不住寂寞跑了。”

  “那你们呢?不是整天蹲游戏上就不找女伴?”

  “我们都是玩PK的,这游戏女人玩的也少,主动想当我老婆的,多半是假女人骗钱骗装备,跟你结完婚要了装备和币子就跑了。”

  我想,我应该不会和笑离婚,除非他不要我或我不再玩游戏了。他是第一个我在游戏上遇到的男人,也是第一个让我在游戏上开心的男人,就冲这一点我也会感激他。

  “他的游戏老婆一个个跑掉,笑有没有难过?好像你说除了第一个又是怎么回事?”

  “呵呵,这是游戏,有什么好难过,最多损失点钱而已。不过,老大倒是很怀念他的第一个游戏老婆。据他说,那个是他的初中同学,跟他一起玩了好几年游戏,后来得白血病死了,也是玩的女医号。所以他老是找女医来替代他原来的老婆。”

  我暗暗的替笑难过,想来初中那个女同学应该是他初恋情人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