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盘算好后,便打电话给文萧珊。

  “你这妞儿搞什么?深更半夜突然打电话,吓死人!不会又是着急借钱吧?”

  “萧珊,你是不是被我借钱借怕了?”

  我心中很不高兴,在文萧珊面前,我似乎就是这么没出息,虽然一直以来不得不求助于她,我宁可让一个人看不起,也不能让认识我的人都看不起,且再怎么样,她虽然爱毒舌,说话不考虑人的感受,但还是真心诚意的帮助我,也不会把我穷困落魄的事到处张扬。

  “哎,怎么这么想我?欢迎骚扰,就怕你除了借钱,就不记得有我这么个师姐。”

  “那明天我就把钱全还你,再不相欠。”

  “这你都生气?别呀,你不借钱我都没机会看到你!”

  “别废话!明晚六点,我在爱丽丝餐厅等你!”我很少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话,也许兜里有了点钱,说话就有点冲。

  “爱丽丝?”

  “嗯”

  “行啊,妞儿有长进了!”

  那家餐厅算得上高大上,一般人都不去那消费,我总欠她钱,这回不能让她再看低我。

  文萧珊大学时就与我上下铺,比我大不到一岁,可总是喜欢妞儿妞儿的叫我,老在人跟前显示她是大师姐。的确,不论长相高度她都显得比我老成,也许她天生就有些男性性格有保护欲,就认准班级里年龄最小的我比她弱小,我跟她一起时,她可以张扬自己有能耐。

  我说:“明晚见!”十点过了,我也不想跟她啰嗦,怕影响她休息。

  这一晚我没心情上电脑玩游戏,老在想元仲坤对自己的表现,他在健身馆这么庇护我,还借这么好的别墅给我住,一切的关照远远超出了同情,他到底安得什么心?

  隐隐的觉得他对自己是一种致命的诱惑,他很有财很有势且这么帅,是个女人都会动情,可他也是一剂毒药,这种男人不指望他能真心呵护我一辈子,我绝不想再让自己受第二次伤害!这晚我失眠了,断断续续没睡好。

  第二天一早起来,我觉得最重要的事,便是从元仲坤的别墅搬出去,想到他昨晚那眼神中的暧昧,心里总是不安,虽然不得不承认想到陈经理目前还不敢对我怎么样,所以打个电话给露姐,让她帮我请假,理由是今天家里有急事。

  我收拾好自己,想着自己到处去转转,看有没有廉价的出租房,如果没有,再请文萧珊帮忙,她是记者接触的人多,关系也多,也许会帮我找到合适的房子。

  还是先考虑去城中村转一转,市内分几个城区,每个城区靠郊外都有几个城中村,租的房子都比市内便宜近一半,但市内交通还算方便,最远的城中村离皇族圣殿上班的地方不堵车两个多小时。

  我就这么样一个从近到远一个一个城中村去看,最终找到一个离上班地点近一个半小时公车的出租屋,虽然要转三趟公车,房价也比原来的出租房贵些,450元的单间配套,但比我原来租的地方条件稍好一些,只是那里有些荒凉,进市区一条有近三百多米长的窄巷,想来夜晚应该很僻静,出入有些可怕。

  可我想这没什么要紧,要是我一下班六点半就赶回来窝在家里,应该没什么事。我跟房东谈好,今晚我就搬过来住,还预付了一个月的租金,房东是个姓于的胖老头,笑呵呵的接过钱说:“童小姐,这算是订金,你一搬过来得先付三个月的房租和水电费,要不你突然走了,我跟谁要去?”

  “行!”我爽快的说,算起来不过千把来元,比我预算的租金很多。

  我看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多,赶紧转回元仲坤的别墅把东西收拾好,把钥匙留在桌上,写了张字条:“元哥,我找到出租房了,不打扰你了。谢谢!”

  出来时,肉痛的叫了一辆出租车,花了六十元打的费折返回新租房,把自己安顿好,又交了三个月的租金给房东,这回才安下心来了。

  ;A看正版章JB节pE上‘酷匠%M网》D

  想到今晚约文萧珊,还有一个多小时,便换上那条白色的衣裙,打扮了一下朝爱丽丝赶去。

  文萧珊看见我坐在那,仿佛有些不认识一样,看了半晌说:“妞儿,居然穿起华伦天奴了?我还以为自己看走眼了!”

  我笑笑没答话,把装有6千元的信封交给她说:“这是还你的,数一数。”

  她接过信封看了看,又审视我半天说:“老实交代,是不是最近交了男朋友,这裙子是他送的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