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盘算好后,便打电话给文萧珊。

  “你这妞儿搞什么?深更半夜突然打电话,吓死人!不会又是着急借钱吧?”

  “萧珊,你是不是被我借钱借怕了?”

  我心中很不高兴,在文萧珊面前,我似乎就是这么没出息,虽然一直以来不得不求助于她,我宁可让一个人看不起,也不能让认识我的人都看不起,且再怎么样,她虽然爱毒舌,说话不考虑人的感受,但还是真心诚意的帮助我,也不会把我穷困落魄的事到处张扬。

  “哎,怎么这么想我?欢迎骚扰,就怕你除了借钱,就不记得有我这么个师姐。”

  “那明天我就把钱全还你,再不相欠。”

  “这你都生气?别呀,你不借钱我都没机会看到你!”

  “别废话!明晚六点,我在爱丽丝餐厅等你!”我很少用这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