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坐在那不知该说什么,为了避免尴尬,我眼睛看向电视,手又紧张的交握在腹前,感觉元仲坤的目光还一直落我身上。电视开着,上面到底播了什么,我根本没看进去。

  他问:“你喜欢财经节目?上证综指收于2230点,沪深两市A股成交额为3127亿元这意味着什么?”

  我对于股票可以说一窍不通,他这么一说,我才发现电视上播的是股票行情,便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说:“不知道。”

  “如果持续疯长,就有可能出现股灾。”他又一次握我的手,调侃道:“不懂看我还好,帅男不好好看,却去看那令你乏味又不懂的东西。”

  我想刚想挣脱手,熊奎买了夜宵回来,元仲坤放开我的手,接过来去打开袋子,拿出两个餐盒,又把勺子递到我手中,我一看是海天馆的云吞,那是市里一家知名餐馆做的。

  他一碗,我也一碗,两人不说话,对坐着吃,在他面前吃东西,我显得还是有些拘谨,看着他不声不响的把云吞一勺一勺的吃下去,我有些发呆。他吃东西的姿势还是这么优雅,腮帮子只是微微动动,修长的手指拿着勺子像是在雕花一样。

  “怎么,不好吃?”

  “不,很好吃。”

  看看他碗里已经吃得差不多了,自己碗里还没多少,我赶紧低头舀云吞,往嘴里就塞,咬都没咬就吞下去。

  “慢点,我不抢。”眼睛里含着笑意,原来他不冷清时的神态是那么温情动人。

  听了这话,我就想笑,差点喷出来,其实他有时说话真的很幽默。

  “吃完了再笑,别噎着。”

  他嘴角一挑,拿了餐纸替我温柔的擦了擦嘴角,我愣了一下,有些受宠若惊,感到一缕温馨在包围着我。很久没有人这么疼我了,甄志强曾经也有过这么个动作,想到这,我心里又一酸。

  我头更低了,极力忍住那酸楚,把碗里的云吞全都吃完了。

  他问:“吃饱了?要不要再买?”

  我忙摆摆手:“谢谢,够了够了!”顺便就起身去收捡桌上的空餐盒。

  他坐在那掏出烟点上,笑模样的抽了一口后,端详我说:“嗯,李纨大约就是这个样子的。”

  在他有些热辣的目光注目下,我浑身不自在的收捡好东西,便要拿着去垃圾桶。

  他说:“放着,一下熊奎会带走。”

  我闻到烟味,止不住轻咳了一声,他又把烟掐了耸耸肩,很绅士的说:“对不起。”

  他对我这么的温柔和体贴,真是喜欢我?我不禁有些动容,可是又想到他的身份,怎么可能看中我!只不过富家公子喜欢猎艳吧?

  “这么晚了,您……还不回家休息吗?”

  “这就是我家,你把我家给占了,还要赶我走?”

  他暧昧的看着我,让我心揪紧了,担心他就这么留下来,我不能这么不明不白成为他的猎物!

  我一硬心肠,一梗脖子说:“那……我今晚去住旅店,明天去找房子搬走。”我想,我兜里已经有钱了,就是去住旅店放些血也认了。

  他站起来,轻笑了下说:“逗你玩,看把你急得。”

  “好好休息,身体才恢复,上班也不用去这么早,那边不敢把你怎么样的。”

  他抚了抚我的头发,像是要凑过嘴唇像是要亲我,我惊惶的闭眼低头,一缩脑袋,他却定住了,没进一步动作。

  “明早九点,等我一起去。”。

  我赶紧说:“谢谢元哥,我自己去好了!”

  他转身出去,站在门外的熊奎进来拿走了我俩吃剩的餐盒,看我一眼便跟着出去,走时把门给关紧了。

  心中一闪念,我飞快跑到二楼,把垂着窗帘掀开一点,悄然往下看,只见元仲坤已经穿过小花园,熊奎为他开车门,还用手护着他头顶,正当他长腿迈进了车后座,要弓身进入车时,转头向上朝我在的方向看了一眼。

  我打了个激灵,赶紧放开帘子缩到一边。我这是干什么?让他看见我在偷瞧他,不知心里会有何感想?要是他再有进一步动作,自己怎么办?

  不行,我得赶紧搬走!这样下去,我都把握不了自己了!甄志强给我的教训还不够深吗?况且这个元二公子感觉远远比甄志强危险多了,谁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要是对我始乱终弃,真是哭都没眼泪。

  我想起了文萧珊,也许她有办法帮我找到租房,而且我手头已经有了五万元,先还清她的6千元借款,再拿出4千租上几个月的房子应该没问题。其他的就可以先帮继母还一部份赌债,继母答应过我,只要我帮她还清十万元赌债,她不会再去赌博,好好守着小弟小妹过生活。

  更新8最&U快7(上◇F酷匠q,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