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秘书挨在甄总左手边坐下,熊奎看元仲坤对他轻点一下头,他才在元仲坤右手边坐下。

  可我是坐立不安,食不甘味,想走又不好走。我想对座的甄志强也不见得比我好,他眼睛不敢看我,神精恍惚,不时用纸巾擦头上的汗,好几次元仲坤跟他说话,他都伊伊啊啊的答非所问,弄得甄总老是皱眉头责怪他。

  元仲坤始终带着宽容和优雅的笑。我想,这几百万人口的大城市怎么就这么小,偏偏就让我跟甄志强狭路相逢,真是咄咄怪事。

  最后,甄总对元仲坤说:“元总,志强和你小妹快要订婚了,你的婚事怎么样,近期有没有打算订婚呢?”

  甄总说完话,看了我一眼。元仲坤平淡的说:“不急,等以后小妹办完再说。”

  “也好也好,呵呵……”

  我心中有种说不出的难过,极力忍着眼中的酸涩,轻声对元仲坤说:“元哥,我去个洗手间。”便仓皇离去。

  在洗手间我又对着水龙头冲眼睛,觉得眼睛又红了,怕人看见跑到蹲厕里关门调整心情,直到奚小姐进来寻我说:“童小姐,元总让我来催催你,好了没有。”

  0%酷匠¤网首GR发“

  回来的路上坐车里,元仲坤看我有些落魄的样子,轻笑道:“怎么?还舍不得他?”

  我回过神来,瞪大眼睛看着他,突然醒悟:原来元仲坤什么都知道?难道他调查过我?他到底知道我多少?我背后一阵冷,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

  “别这样盯着我,你这样很勾男人的魂,保不住我要做些动作出来。”

  “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我都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私隐的暴露,自尊心的受伤,我像是被裸着站在他面前,既让我恐惧又恼怒。

  “我对自己感兴趣的女人自然好奇,我想了解一个人易如反掌。”

  “什么叫感兴趣?感兴趣您就可以随便去查我的底细?”

  他手搭在我肩上说:“感兴趣就是好奇,能让我好奇的女人不多,难道你不觉得很荣幸?”

  “既然你很想知道,我就干脆跟您介绍自己:童彤,女,二十三岁,大学期间就谈恋爱,毕业后与男友甄志强同居了一年,这一年中又与代课学校的副校长有暧昧关系以至被开除,工作无着落又与男友分手,后来到皇族圣殿健身馆当服务员。此女既无背景又家庭穷困,本人既不纯洁又一无所长……

  “好了,别背书了,该知道的我都知道。”

  元仲坤凑近我耳边小声说:“既然你已不纯洁那就是一定很有经验,我们试试怎么样?”

  我从他身边移开一点,整了整衣装说:“我不纯洁,但我不随便。”他都要跟别人订婚了,还跟我套近乎有意思吗?

  他嘴角又勾起来:“还挺倔。”

  到了别墅后,车停下来,我又看到我们车后那两辆车又跟着停下。他又牵我出来,我说:“我自己回去。您有事就自己去忙。”

  “有事也不比陪你重要。”

  “我不要陪。”

  “我想陪。”

  我有害怕他要留下,不知他会干些什么,男人不可能无事献殷勤。

  他可不管,拽住我的手就拉上台阶,熊奎刚才听了他的小声叮嘱不知又开车去做什么事了。

  “放开我,我自己能上!”我有些恼怒,这个人怎么像粘皮糖一样,只不过救过我一回,借住了他房子,就可以这么无理的纠缠我?

  他的手劲很大,三拽两拽就把我连拉带提的拎上了十层阶梯,他掏钥匙开了门,半拥半抱把我推进门,开灯后就我按在沙发上,他自己也坐在我身边打开电视机。

  “你怎么也有钥匙?”我以为就一把给我的钥匙。

  “这是我的房,有钥匙奇怪吗?”

  “你……”看着他有些痞痞的样子,我噎着了。

  “元哥,我这几天就去找房。我不再麻烦你了行吗?”

  “不行,你租不到。”

  “我要是租到了呢?”

  “你试试。”

  我不再说这个话题,我就不信,诺大个城市就没有一个地方让我容身,我现在手里有些钱了,贵一些的房我也可租得起。租一个算一个月,总好过借住在这里受他摆布。不光我要租房,我还要不懈的找到适合我的工作,我必须要的好好做一个有自尊的人。

  “看你就没吃饱,一下熊奎会打包夜霄来,我再陪你吃一点。”

  他倒是很体贴,刚才那餐满桌的盛宴我都没动几筷子,这下肚子又不争气的咕嘟起来。

  “你的肚子比你真实,饿了就反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