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暗暗咽了下口水,美食对我是个很大诱惑,因为平时总是吃得很省,所以对于大餐来说,着实就如饥饿流浪狗想着肉骨头一般。可哪有白来之食?他平白无故的一次又一次对我出手这么大方,真不信他没企图。于是我沉默,眼神里隐隐露出担忧。

  他侧过身,看了看我身上穿的是他送我的白色衣裙,满意的点点头:“很衬你人。”

  然后,用手把我垂在前额的头发往边上拨了拨说:“看样子你不高兴?”

  我能高兴吗?困顿的我在现实面前吃尽苦头,颤颤惊惊,像只觅食的兔子一般随时怕被上圈套,活得尤其不自在!

  但我却装出微笑说:“没有不高兴。”

  “这就对了,你笑起来很可爱。”

  车开得全市最豪华的帝都饭店,停下车后,熊奎立即跳下车把门打开,元仲坤下了车,又伸手去牵我下车,熊奎夹着公文包,紧紧跟随我们。

  我才发现车后还跟着两辆轿车,每辆车里的跳下四个彪形大汉,全是黑色职业装,神色都是这么酷冷,不远不近的尾随我俩身后。

  我诧异的看了看,问:“这些人跟着我们干吗?”

  “我的保镖。”

  这阵仗真大,有钱的老板就真不一样,带这么庞大的一群人,怕人谋财害命还是有意显摆?

  门口的保安好像很熟悉元仲坤,立即弓身问候:“元总好!”

  ;看正Sw版/章节K上y酷)k匠网ZK

  一位身装笔挺职业装的年轻女子也站在那,她用手做了请的姿势:“元总,甄总已经到了。”“嗯,奚小姐,辛苦了。”元仲坤也打了个招呼。

  我伴着元仲坤身边走,心里十分紧张,我从来都没跟大老板们吃过饭,他会见客人竟然带上我,不知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直走到一间奢华大包厢,看到里面已经坐着一位六十岁左右的男人,样子看过去像是哪见过。他看到元仲坤,立即站起来,微笑着说:“元总,请坐!”元仲坤也礼貌的笑笑:“让甄总久等了。”“哪里哪里,我也是刚到。”

  熊奎即刻上前把甄总对面的椅子拉出来,让元仲坤落坐,又拉开元仲坤左手边的椅子让我坐下,我有些愣头愣脑的坐下来,惶惶然不知所措。熊奎做完这一切又站在元仲坤身后一米远,而在门口站立的女人,此时也站在了甄总的身后,我猜测她应该是甄总的助理或秘书之类的,虽然长得不是很漂亮,但很气质。

  甄总看到我,眼睛愣神了一下,“这位小姐……怎么称呼?”

  他没有问我在元仲坤身边做什么的,既然能近距离坐他身旁,关系应该不浅,这位城府很深的商人非常的知趣。我既怕又非常想知道,若他问起我是什么身份,元仲坤会怎么回答?不过既然元仲坤敢把我光明正大的带着,自然有应付的办法。

  “童小姐。”

  甄总冲我点点头,微笑道:“元总身边的女人都这么漂亮!年轻就是好。”

  我说:“甄总好!”

  但心中对甄总那句话隐隐的不舒服,元仲坤身边到底有多少个女人?

  此时,我背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让我心一抽紧:“爸爸,不好意思,我有些事耽搁了。”

  “你这孩子就是没时间观念,快向元总道个歉!”

  “对不起,元总!”

  这个人在甄总身边坐下时,我们对望了一眼,甄志强惊得五官都差点变了形,这种惊诧的状态持续不到三十秒,他改成了勉强的笑,冲我点点头。怪不得我觉得甄总面熟,因为甄志强仿佛是他父亲的翻版。好在,只有他的母亲见过我。

  甄总也看到我表情的怪异,他说:“怎么,你们俩认识?”

  我赶紧摇摇头,甄志强跟我同时的表现:“不……不认识。”

  甄总端起酒杯说:“来,我先敬元总一杯!我这个小儿子刚跟我做事,不太成熟,今后我们跟富丽达合作这一块就由负责打理,要是做得不好的地方,请元总多多指教。”

  “甄总客气了,甄三少年轻有为,虎门无犬子,谈不上什么指教了。”

  这顿饭是甄志强父亲甄冠华所请,上了满桌子的菜,都是昂贵的招牌菜,每样都上千甚至上万,就说王款招牌菜佛跳墙就2088元,原料便是鱼翅、鲍鱼、日本花菇、海参、干贝、鸡肉、金华火腿、猪肉和人参等,再说那一款清炖燕窝汤,也是货真价实的燕窝,超过五位数字。

  甄总对他身后的女子说:“奚秘书你坐下一起陪元总,还有熊助理也一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