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仲坤又对我说:“猪表面憨厚,其实很聪明,在所圈养的动物里,猪的智商排第一,比猫狗都聪明。于是它就觉得自己是个人物了,总是安于现状的在猪圈里呆着,听天由命的吃吃睡睡,殊不知被宰的危险离自己越来越近……”

  @/酷匠BW网=正版Uc首发c|

  我可不要当被宰的猪,忍不住说道:“我才不是猪!”

  “不当猪就不要长猪脑子。希望你尽快变得聪明些!”

  老在讲猪,真无聊!他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轿车驶进一家市中心知名的富人小区“华苑天成”,这座小区是市内富豪的别墅聚集地,离皇家圣殿上班只用步行十分钟的距离,就因为方便,皇家圣殿成了附近富豪们的娱乐天地。

  元仲坤的家是不是在这?他不会就这样把自己领进他家吧?

  我正想着,车在一栋二层楼的别墅前停下,元仲坤说:“到了,下车!”

  跟班帮他们把后座门打开,又去帮我搬东西,穿过别墅的小花园,元仲坤把大门打开,引我进门,把钥匙交到我手上,说:“以后你就住在这里,你自己一个人害不害怕?”

  我一看,这楼下面是宽敞的客厅、餐厅、厨房,上面是主卧、副卧和书房,上下加起来至少600多平米,这一套这么豪华漂亮的房子居然给我一个人住?

  见我惊诧,元仲坤又说:“你也不用怕,这里的保安很负责,如果实在怕的话——”他顿了一下,嘴角一勾说:“我可以来陪你。”

  他不是变相想占有我?这得说清楚!便说:“不,不用了!元……哥,租这得花多少钱啊?我可没钱给!”

  元仲坤细眯起眼睛,嘴角稍又勾起:“你要租?打算给我多少?”

  我想了想,这么奢华的房子自己肯定租不起,结巴的说:“我,我就住一两天,只要找到房子我就搬走。要是……实在没有房,我……可不可以和其它人一起合租?”

  “合租?想当二手房东?看来你挺有商业头脑啊。”元仲坤的嘴角更往上翘了一些。

  我觉得他像有嘲讽的意味,赶紧说:“不不不……我只是……”

  “此房概不出租,只是借住给你。小猪童别老打猪主意了!这房内的所有生活用品和衣物你都随便用,还需要什么,可以打这个电话,有人就可以给你送来。”

  跟班及时送上一张名信片,元仲坤拿过来递给了我,上面的名字是熊奎,头衔是富丽达集团总公司总裁助理。

  我禁不住问道“这是谁?”他不是说自己叫元仲坤吗?

  “我就是,童小姐。乐意为你效劳!”

  跟班终于第一次说话了,既然他是总裁助理,那么元仲坤不就是总裁了?虽然我从来不去注意有关商业行情,不关注经济动向,但富丽达这个响当当的名头,我还是知道的,因为本市最大的商业街是冠以富丽达的名称,最大最漂亮的广场也是富丽达,市内最大的商业楼盘也称富丽达……

  报纸也时不时对富丽达做宣传,因为时不时富丽达做慈善,不是损灾就是捐学校,感觉市政府对富丽达十分的器重,富丽达就是市政经济的重要支柱。

  虽然我看出他有钱,可想不到他来头如此之大,自己一不小心就遇到一个这么年轻的亿万富总,我心里忐忑不安,他形象在我面前突然高大起来,这样显贵的名人不知多少名媛淑女理想丈夫,他随便一招手,多少美女愿意投怀送抱,又何必对穷酸落魄的她设套骗色?自己是否太小心眼了,应该是我正巧碰上为他服务,所以他真就可怜自己罢了!

  此时,再说什么话都是多余的,他怎么说自己就怎么做吧!

  我垂下眼帘一副悉听尊便的样子。

  “好,那就这样!”

  他转身便走了,熊奎紧跟着他后面,到了轿车前为他打开后门,然后把手挡着他头上的车门顶,小心翼翼的服侍他坐入车中,才帮他关好门,自己又上了副驾驶座。

  我想,做这个助理也够受的,跟机器人没什么两样,一天跟着老板身后亦步亦趋,凡事都得考虑在老板之前,不管大事小事都得张罗,老板举手投足都牵动他的神精,不能出一点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比起他来,自己这个当服务员的轻松多了。不过,这个助理肯定高薪酬,要不谁愿意干啊?

  因为车窗是关闭的,里面可以看到外面,但外面看不到里面,元仲坤有没有像自己挥手告别不知道,可我却不由自主的举起手向轿车挥了挥表示再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