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有亲戚要住,他们今天就要住进来了。你现在就赶紧搬吧,你半个月的租金我也不要了!”

  我火大了,提高声音说:“你说搬就搬,那你让我住去哪?怎么就不提前打招呼?”

  房东却说:“童小姐,你不能怪我呀,你半个多月都没回来了,我怎么通知你?”

  “刚才你怎么不说?”

  “就算刚才说了跟现在有什么不一样!赶紧搬吧,我亲戚马上就来了!”

  我觉得再说也无益,这房东已经打定主意赶走我了。哎,人一不顺样样事都倒霉,这么想着,也只好回房去收拾东西。

  房内的所有家俱、煤气灶和热水器等大件东西是房东的,为了省钱,我和甄志强用的还是前租户留下来的破风扇和破电脑,这些东西,房东说走时不能带,算是归他。要收拾的不过就是蚊帐被褥,外加一些个人生活用品、衣物和书籍。

  我收拾好停当,肩上背着被子,一边手提着一个大包,算是所有的家当,想来自己还真不知道去哪才好,只能盘算着,在这一带城中村,再找找有没有这样的廉租房。

  最新◇z章节上-n酷K匠,网t

  房东收了我的钥匙,把房门关好,然后脸色诡异的看着我笑说:“童小姐,不是我不想租给你,是有人一次性租三年,还出了月租三倍的大价钱,谁能有钱不嫌?嘻嘻。”

  她得意的哼着“恭喜发财”那腔调不正的粤语歌,打开自己的房门进了家,“砰”的一声把气的发怔的我关在门外。

  这种破房还有人出三倍大价钱,这个人还可能是谁?我不用想就猜出是元仲坤,这人真阴得可以,自己就这么被他玩弄于股掌当中!

  果真,我拐出这栋自建二层楼的大门,就看到元仲坤站在轿车前面悠闲自得的抽烟,见我出来,便冲我的方向喷了一口烟,他那跟班赶紧过来帮我拎东西,我气急了,死死拽着不放,犟着劲说:“不用!”

  可我哪里比得过跟班有劲,跟班只一扯,东西就到他手上,我所有的东西几下子全给弄到后车箱去了。

  元仲坤把烟掐灭,嘴边带着讽刺的笑:“小白猪,想都不用想,你是租不到房的。上车!”

  “你想带我去哪里?”

  “怕我把你卖了?”元仲坤眼睛盯着她上下看看又说:“嗯,你还能值几个钱!”

  “你到底把我带去哪?”他不缺钱,卖自己倒不至于吧,但他可是个精壮的男人,男人当然就会干男人的事,他无事来关心自己,难道他对我就没企图吗?

  就是让我蹲在街头去替人擦鞋,也不愿意做小叁儿当情妇,沦为男人的宠物!在我心中,女人首先是人,必须自食其力,自尊自强!

  “你想多了,给你安排个住处!”

  “为什么你要关心我?”

  “你是我的服务员。”

  “我……那,那胡嘉不也是?”我还是觉得有必要问清楚。

  “我以后只认你!”

  “你,你对你的服务员都这样吗?”

  “不都这样。”

  “为什么只对……”

  “因为你是小白猪!”元仲坤打断我的问话,伸手一把将我拉过来,推我上后座。

  跟班又帮着把门好,上了副驾座,司机把车开动了,我心惶惶然,他真就只给自己安排住这么简单?像现在这样子,他真是把我劫持强了我,我又能怎么样?胳膊又拧得过大腿吗?

  元仲坤坐在我身边不说话,两手交叉着,背靠着座椅很舒服的样子,我也不敢多话,心中颤颤惊:自己不知不觉已经成一只任人宰割的猪,只能祈求上苍保自己安然无事,期望边上这个男人没自己想得这么坏!

  静默一会儿,他问:“你很怕我?除了怕我就没别的?”

  我不知怎么回答,又点头又摇头算是回答。

  “你是小白猪名符其实,对不对?”

  你才是!你是猪头!你是死猪头!

  我咬着唇不说话,但心中恨恨的腹诽他,就他说自己是小猪童,不就是讽自己是蠢货吗?从小到大还没人说过自己蠢,老师同学都觉得她聪明,自己学习成绩一直很优秀,小学中学当过学习委员,大学当过团委校干,待人接物也算是通灵,为什么就偏偏被他戏弄?

  “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你小白猪?”

  他八成有意撩拨她说话,我没好气的说:“不知道!”

  “以后你就知道!”

  司机在前面扑哧一声笑了:“元总,我知道,您生肖属猪。”

  元仲坤绷紧脸说:“开车,有你什么事?”总是僵尸脸的跟班此时也破例的咧了咧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