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当然当然,童小姐怎么可能欠房租,这些天发财了吧?”

  我真不想理她,但租她的房得给她好脸,便冲她勉强笑笑没说什么,掏钥匙开了门就把门关上了。半个多月不住人,这房里就充满了一股霉味。我打开窗透气,可对面私人养猪场飘来一股浓重的猪潲味,让我不禁作呕,赶紧又把窗关上。

  重新回到这个出租屋,一种熟悉又孤寂的感觉弥漫全身,甄志强也许真不在回来了,想来这个富家公子能和我在这熬了一年,也真难为他了!我的心陡生出少许悲凉。

  生活还得继续过下去,明天我还得去健身馆当服务员。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脱下白色衣裙,换上了破旧的家居服。然后把衣裙用水浸泡,小心的轻揉后晾在卫生间里,等干好收起来。这是我唯一一件品牌衣服,还是留到重要的场合才穿。

  晾好衣裙,我就开始打扫卫生,虽然房子不大,但我爱整洁,每天都把家收拾得干干净净。

  正忙着,听到门口有敲门声。

  “谁啊?”我的脑子里闪过,是不是甄志强回来了?或是房东有什么事要敲门?我这里除这两个人没有谁会来,住着寒舍连文萧珊都不好意思让来,俩人因各忙各事都是打电话或者到夜市里约。

  看%I正版章(节7上酷SI匠网1J

  我心里还是很期望是甄志强,希望他又后悔再来找我,他走时连钥匙都没有带。我匆匆去开门,门外那个人让我惊得心一跳,嘴巴大张。

  “你……你怎么到这来了?”

  “看你像是见了鬼,我有这么可怕?”

  元仲坤嘴角微微一翘,他看我一身破旧的睡衣,脚穿一双廉价的拖鞋,眉头又蹙了下松开了,这表情让像是他在嫌弃我。

  我呆呆的站在那,不知如何是好,自己穿得窝囊,住房又这么寒酸,与眼前这个一身高档行头的男人一点也不相称,我请他进来坐的勇气也没有。

  这个小小的屋子一眼就完全看得清楚,元仲坤只站在门口打量一下,鼻子又皱了皱,像是闻到什么难闻的怪味,说:“再住下去,你下次得的就是肺癌了。”

  自尊心使我心生恼火:嫌的话你就赶紧走,在这又是蹙眉又是皱鼻子的,我又没有请你来!

  但我压抑着没说,只淡淡的说:“元哥危言耸听吧?我住了一年了,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

  我现在明白为什么底层的人会仇富了,自己现在看见这个因显贵而酷拽家伙十分的反感起来,难道他悄悄跟踪我,看到我只不过是个落泊的灰姑娘,因此就借机讽刺我?

  “你不能再住这里,收拾下,跟我走!”

  “为什么要跟你走?”我睁圆水盈盈的杏眼,十分迷茫而惊惧。

  元仲坤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说:“叫你跟就跟!”

  自己能平白无故跟一个男人去吗?天知道他想做什么!尽管他救治过我,但他也不能因此霸道而逼我跟他!

  “我不走!”

  我犟劲上来了:“我哪都不想去!”

  元仲坤忽的脸上有笑模样:“你是不是喜欢跟猪为伍?我总在想怎么称呼你恰当,看来小白猪最合适你。”

  原来,他也闻到了屋对面的猪舍酸臭味,借此进一步了讥讽自己!一下说自己是小鸡哗哗,一下又讽自己小白猪,也许在他心目中,自己就是一个蠢笨的东西,他不过就是凭自己有钱,一时兴趣来了把我当宠物戏弄罢了!

  我心中气闷,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露姐曾劝自己依靠他当保护伞,否则自己再回健身馆时,要是得罪了元仲坤,陈经理和胡嘉一定会加倍欺负我。便忍着气说:“爱叫什么叫什么吧。我就喜欢呆在这!元哥,你忙你的去,不用管我!”

  “你真不走?”

  “不走!”

  元仲坤不再说话,转身便离去,我心里舒了一口气,总算把他打发走了!

  可不到十分钟,又有人敲门,这又会是谁?

  我有些烦燥的喊道:“谁啊?!”要是再是他,我就抵死不开门,说自己已经躺下睡午觉了!

  “我啊,我是李姐。”

  奇怪,还不到交房租的时间,房东有什么事?

  我打开门,只见房东笑模笑样的站门口说:“童小姐,不好意思,你这房我不租了。”

  “不租了?为什么?”

  我心一沉,要是房东不租房给我,可真没地方去了!这市内去哪找这么便宜的房子?一般租房前都预交至少一个季度的租金,我现在哪来的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